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13章 听她的话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凌乐乐不知道靳司夜为什么要生气,可能是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他还没有消气吧。

    想到这里,凌乐乐更加不敢惹他了,靳司夜扔了垃圾回到家,凌乐乐赶紧端了一杯水走过来,递给他:“靳总,你工作一天了,肯定累九六了吧,先喝杯水,我这就去给你做晚饭。”

    男人幽眸扫过来,接了水端过去,却沉声开口:“你刚才叫我什么?”

    凌乐乐美眸眨大了一些:“靳……靳总啊!”

    他是她的老板,她理应喊的恭敬一些。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换一个。”男人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故意为难她。

    “那……靳先生?”凌乐乐摸了摸鼻子,试探着开口喊他。

    “不行。”男人眸底露出一丝的烦闷。

    “靳老板?靳大叔……哦,不对,靳大哥。”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沉了,这个女人是故意在挑战他的极限吗?

    “靳司夜,你可真难侍候,不就是一个称谓嘛,叫什么都行啊。”凌乐乐本就不是一个低声下气的主儿,这会儿,她也来脾气了。

    “既然你觉的叫什么都行,那你叫一句老公来听听。”男人眸底也染了一抹讥嘲,随后,他的一句话,让凌乐乐瞬间炸毛。

    “喂,靳司夜,你能不能别占我便宜啊,我叫你大爷好吗?但绝对不叫你老公,叫你祖宗吧,我欠你的。”凌乐乐立即生气不己,这个男人真的有些过份了。

    “昨天晚上,我好歹救了你一次,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点?”男人高大的身躯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嗓音染着复杂的情绪。

    “我……我打算送你一件礼物,表示感谢。”凌乐乐当然不会忘了这份恩情,欠债是一码事,但昨天他救命之恩,凌乐乐还是要回报他的。

    “什么礼物?”男人脚步一顿,眸色变深,仔细去看,会发现男人眸底有一丝的期待。

    “我正想问问你,你喜欢什么礼物啊?我手上没多少钱,贵重的送不了,只能送点实用的。”凌乐乐口袋羞涩,只能提前跟他打声招呼,免得他落差太大了。

    靳司夜见她眸光闪动着,虽然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但她却还是愿意送他礼物作为报答,证明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妄恩负义。

    “送我一条领带吧,不论贵重,只要是你送的就行。”靳司夜伸手扯开了他现在的领结,取下,扔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径直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凌乐乐转身跟在他的身后,一起来到了厨房的门口,正要说话,就看到男人熟练的打开冰箱,挑选着今晚的食材,她一愣。

    “靳司夜,晚饭你来做啊?”凌乐乐突然忘记刚才要说的话了,只是有些羞愧的干笑了两声。

    “嗯!”男人并不觉的,他忙了一天工作后还要赶回来给她做晚饭,是一件很烦闷的事情,相反的,这个女人成了他回家的一种期待。

    “你这样,我真的很羞愧,明义上是你的保姆,还拿着你给的高薪,可事实上,我什么都不会做,还总给你惹麻烦,有时候,我自己都很嫌弃自己。”凌乐乐不由的靠在门旁自嘲。

    “别这么说你自己,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你不是有演戏的天赋吗?不是谁都能做一个合格的厨师的,你只需要把你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这世界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男人见她一脸郁闷的自嘲,立即开口安慰了她。

    “可我觉的,你就很完美啊,承认自己的仇人是个优秀完美的人,对我来说,真的挺讽刺的,可你就是这样的人。”凌乐乐忍不住的抬头望着他,声音更显低落。

    “呵,我没你想的那么完美。”靳司夜也自嘲一笑。

    凌乐乐眼神暗然下去,低头绞动着自己的衣摆,喃喃道:“要是我们不是仇人关系,而是朋友就好了。”

    “你说什么?”男人一时没听清,她说的太小声了。

    凌乐乐像是被吓了一跳,俏脸窘成了红色,支吾着摇头:“没……没什么,你做晚饭吧,我去把衣服给洗了。”

    靳司夜看着她逃走的身影,忍不住摇头叹笑。

    偷来的美好时光,那种感觉会加倍的好,靳司夜此刻就有这种感觉,看着凌乐乐在自己的身边,时而天真,时而恼怒,有时候故作心计,有时候又心无城府,他看到了她每一面,却又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凌乐乐跑到阳台上去,旁边放着昨天晚上两个人换下的衣服。

    她把一些可以机洗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内,剩下的需要手洗。

    靳司夜的衣服都是很昂贵的,凌乐乐怕机洗会弄坏,只能手洗了。

    突然,她看到他黑色西裤内掉落了一条灰色的短裤,凌乐乐大脑轰的一声巨响,其实,之前相处的一段时间,靳司夜每次洗了澡后,都会把贴身的短裤洗干净凉晒的,可昨天晚上因为太晚的缘故,他忘记洗了,藏在他西裤里面。

    凌乐乐弯腰捡了起来,忍不住叹气,算了,她也没有什么洁僻,不就是洗条短裤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一个小时后,靳司夜已经把晚饭做好了,三菜一汤,卖相很好,味道也诱人。

    凌乐乐看着男人洗干净了手,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白衬衣和西裤,挽着半截衣袖,满身清贵气质,明明是拿钢笔的手,可如今却愿意为她下厨做一桌美味,凌乐乐始终觉的,自己好像欠他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明天晚上,林芷盈生日,你希望我去吗?”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男人突然开口问她。

    凌乐乐扒了一口饭,还没来得及吞下,就听到他问这句话,她差点没呛住。

    “这是你的事情,你问我作什么?”凌乐乐觉的很奇怪,靳司夜是独立的个体,他想做什么,是他自己的事情啊。

    “上次你跟她发生过冲突,她打伤了你,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的话,我就不去了。”靳司夜随意找了个理由。

    “我当然不希望你去了,气死她。”凌乐乐小声嘟嚷,暗暗咬牙。

    “好,那我找个借口推了。”靳司夜听清楚她的话了,便直接回答。

    凌乐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