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99章 理直气壮的吃醋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轻悦特意等朱莉离开后,才走出公司大厅的,她心情还是有些郁闷的,也说不出来哪郁闷,可能是因为朱莉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象欺骗了她的好意吧,事实上,她很精明,很懂得人际关系,连她都自叹不如。

    白轻九六悦回到家,已经六点半了,她现在开车回家,也长了个心眼,不过,她还是发现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一直在跟着她,她是绕了好几个圈,才将对方甩开的,回到家的时候,心还在卟嗵乱跳。

    她推门进了客厅,以为两个小家伙会开心的扑过来迎接她,却发现,只有桥叔在准备晚饭,看到她回来,笑着打招呼:“少爷很早就回来了,在楼上陪两个孩子玩耍呢。”

    “好的,我上去看看。”白轻悦微笑点头,进房间放下手提包,洗了个手,她就上楼去了。

    在楼上,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面,纪冥西竟然在给女儿当牛做马,小家伙坐在他的后背处,两只小手抱紧了他 健腰,乐呵呵的发出驾驾驾的声音。

    白轻悦伸手抚额,假装没看到这一幕,这是有多宠女儿,才会愿意给她当牛做马啊。

    “妈咪回来啦。”白轩轩眼尖,立即开心的喊了起来。

    纪冥西正背对着门口,听到儿子的声音,他健躯一震,立即小心翼翼的把女儿从后背放下,然后转身,恢复了他一惯的清贵气场,慵懒的朝她走过来:“这么晚回来啊?又加班了?”

    白轻悦摇摇头:“没有,我发现有辆车跟着我,我想甩脱他,所以才晚回来的。”

    “难怪刚才秦寒给我打电话,说你把他安排的车子人甩了,看不出来,你还观察还挺仔细的。”纪冥西微笑赞赏她。

    “什么?”白轻悦俏脸一怒,气呼呼的瞪着他:“那辆车是你安排的?怎么不早点说?”

    “我以为你发现不了。”纪冥西懒洋洋的笑答。

    “害的我逃命一般的跑回来,过份。”白轻悦想到刚才的惊吓,到现在还余惊未消,没想到是纪冥西安排的车辆,她能不气吗?

    男人伸手,在她俏丽的脸蛋上捏了捏:“好啦,别气,生气很容易老的。”

    白轻悦不理他,将他的手推开,不让他捏。

    “轻悦,你今天中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男人脸色突然一凝,声音压的低沉了几许。

    白轻悦正在气头上,突然听到他这样一问,她立即心跳加速了一下。

    “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白轻悦坦然回答。

    “再想想。”男人俊美的脸色更加严肃。

    白轻悦眨了眨眼睛,还真的认真去想了,最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美眸睁大:“纪冥西,你不会派人盯稍我吧。”

    “谁让你请那个男人吃饭的,你都还没请过我吃饭。”纪冥西倾身在她的耳边,咬牙切齿,满脸妒夫表情。

    白轻悦见他竟然真的吃醋了,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安慰式的开口:“如果你想让我请你吃饭,那明天中午,我请你吧。”

    “为什么请他?”纪冥西俊脸彻底的黑透了,他真的很不爽。

    “因为他帮了我的忙,我有位表妹想进公司工作,正好他去人事部打了个招呼,我不是单独请他一个人的,我表妹也在场。”白轻悦赶紧解释清楚,怕他会误会加深。

    “以后不能再请异性吃饭了,我会不高兴。”纪冥西立即提醒她一句。

    白轻悦真是服了他,吃醋都能吃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放心,没有下次了。”白轻悦说出这句哄慰他的话时,连她自己都震惊了,天啊,她为什么要哄他,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她变的这么没有自我了吗?

    男人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低沉着嗓音说道:“明天中午,找个机会偷溜出来,请我吃饭。”

    “啊?你来真的啊?”白轻悦终于笑出声来了。

    “你以为我生气是假的?”男人又是悦了,长臂将她往怀里一搂,薄唇落在她的额头处:“白轻悦,你记住,惹我不快的下场,可不好玩。”

    白轻悦听着他这霸气的宣言,浑身一抖,这个男人霸道起来,怎么带着孩子气?

    “爹地,妈咪,羞羞脸,不要脸。”突然,白闪闪跑过来,一只小手在脸蛋处点了点,说出的话,让白轻悦和纪冥西同时往后各退一步,分开了紧贴的距离。

    “闪闪,你知道什么叫羞羞脸吗?”纪冥西蹲下身来,无语的问女儿。

    “不知道。”小家伙老实回答。

    纪冥西满额黑线,女儿这天真无知的样子,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大清早,凌乐乐就打算坐公交车去学校了,却直接被一车黑色的轿车挡住了去路,车窗打下来,露出了靳司夜那张冷魅的俊脸,他淡淡开口:“上车,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也顺路。”凌乐乐倔强的不想受他恩惠。

    “你不怕有色狼在公交车上乱来?”靳司夜看了一眼她今天的穿着,牛仔裙不过膝,上面还是一件紧身t恤,勾勒出她娇美的身段,这种情况,如果有哪个男人站在她的身边,还能不见色起意?

    凌乐乐头皮一麻,想到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有个老男人用身体来撞她的后背,她就立即打开了他的车门,坐了进去。

    “麻烦你了。”凌乐乐是个识时务的女孩子。

    “以后你去学校,我都送你,下午派个司机过来接你。”靳司夜低着声音开口。

    “不用了,我下午还是挤公交车吧,你要顺路还好,专门派司机来接我就太破费了。”凌乐乐觉的这样的好,有些过头了,她不敢接受。

    “如果你怕欠我人情,我给你把费用算出来,你以后照数还我就行,你们艺术学校的学生,个个家庭条件都不错,如果你每天是挤公交车过去,你就不怕你的同学会笑话你?”靳司夜皱着眉头,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是怕会欠他人情罢了。

    凌乐乐突然沉默了,靳司夜说的就是事实,学校就是一个微型的社会,有时候,比社会还更现实,更复杂,因为缩小的空间,一些小事也会被放大。

    “那好,麻烦你算出一笔帐来,我到时候一起还给你。”凌乐乐思索了一番后,答应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