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85章 爱而不得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靳司夜原本还想暗中偷看一下凌乐乐,没想到,竟然会被纪冥西给撞见了,他顿时觉的有些丢脸,仿佛不为人知的心思,被强行暴晒在阳光下了。

    “纪总就别说笑了,你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白轻悦吗?”靳司夜可不九六好骗,他看了看挂在纪冥西胸前的那只单反相机,一语道破他的心思。纪冥西礼貌不失尴尬的一笑:“看来,我们目的是一样的,没错,我就是来偷拍她的。”

    “她们朝这边过来了。”靳司夜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那两个女人一人牵着一个孩子,朝这边走来,他立即压低了帽沿,不想被发现。

    纪冥西立即也背过身去,他倒不是怕被白轻悦发现,只是不想让两个小家伙发现他,免得说他这个当爹地的不够意思,不正大光明的陪他们玩。

    白轻悦和凌乐乐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们的身上,这里人太多了,小孩子也多,如果不牵住他们的小手,很容易走散的,自然就没发现旁边站着两抹高大的身影是何人了。

    等到她们过去了,靳司夜神色变了变,盯着那两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小家伙问纪冥西:“怎么会有两个小孩子跟在她们身边,你知道是谁家的吗?”

    纪冥西差点没忍住想骄傲的告诉他,那是自己的。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毕竟,他还不想暴露两个小家伙的身份,就连白轻悦也叮嘱过了,让她和孩子在外面相处的时候,尽量不要叫妈咪,可以叫姐姐这个称呼。

    “好像是白轻悦带过来的吧,可能是她亲人的。”纪冥西假装不知情的说道。

    靳司夜拧紧了眉宇,转头看着凌乐乐抱着那名小男孩,小男孩的两只小手臂紧紧的圈着她的颈脖,小脸埋在她的肩膀处,那股子亲热劲儿,简直要让靳司夜一头扎进醋坛子里去了,酸死了。

    不过,虽然酸的不行,但靳司夜还是看得出来,凌乐乐很喜欢孩子的,别人的小孩子,她都能如此温柔以待,如果是她自己的呢?她肯定会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

    纪冥西指了指不远处的抽烟区:“想不想来一根烟解闷?”

    靳司夜点了点头,两个人站在抽烟区,背对着人群,点燃了一根香烟。“你怎么会跟踪到这里来?你跟凌乐乐关系有进一步发展了吗?”

    “你看出什么了?”靳司夜对纪冥西的了解,其实并不算多,两个人曾经在国外的一次重要培训班上度过了为期三个月的培训课程,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挺年轻的,二十三岁左右,整个班三十多号人物,全部都是中年往上,只有他和纪冥西的年纪是最小的,所以他们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最后变成了朋友。

    偶尔间会有联系,两年前也有过合作,但交没有真正很深入的去了解过对方的性情,可能都是想做雄狮的男人,哪怕没真正了解过,也能嗅到同类的气息,近而觉的对方跟自己属于同一种物种,不需要多了解,也能产生共鸣。

    “我看出一个男人在追求一个女人,而且,是很狂热的那一种。”纪冥西吐出一个青色的烟圈,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靳司夜:“……”

    都说纪冥西眼光毒辣,还真是不假,他昨天才刚和凌乐乐表白,今天就被纪冥西一眼看出来了。

    “你早就猜到了?”靳司夜有些郁闷。

    “别小看了男人对男人的了解,当初我开口求你放她一马的时候,你答应的太爽快了,后来我听白轻悦说,你直接去找她了,这还不够明显吗?”纪冥西耸耸肩膀,有些得意。

    “我跟你不一样,你追求白轻悦,毫无阻碍,我追求她,就像隔着刀山火海,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打动她的心。”靳司夜突然间,很羡慕纪冥西,他和白轻悦之间就是两个互生好感的正常恋人,相互之间的吸引,能够让他们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他和凌乐乐却不可能这么轻易在一起,凌乐乐会一直排斥他的。

    “爱情这种东西,谁能说的清呢?说不定人家女孩子的心里早就有你了,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于。”纪冥西一直觉的爱情是一种有魔力的东西,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就比如他,以前根本不把爱情当一回事,觉的可有可无,有则锦上添花,无也无所谓,但遇到白轻悦后,他才发现,一定要有,必要有,没有,那就是要命的事情。

    靳司夜目光落在他脸上,突然间,觉的纪冥西看待这件事情的态庆很坚定,让人也觉的有了信念的力量。

    “我很感激你,让我迈出了第一步,如果不是那天你给我打电话,促使我去找她,只怕到现在,我还只能躲在暗处,远远的看她几眼。”靳司夜开口感谢,这件事情,在纪冥西看来,是一件很小的事,不值得说谢谢,可对于靳司夜来说,这就像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至关重要。

    “既然有勇气迈出第一步,那肯定能好好走第二步的,加油,我看好你。”纪冥西说完,摁来了烟蒂,要继续去拍他的小可爱了。

    “纪冥西……”靳司夜见他要走,语气有些急促的喊他。

    纪冥西顿住脚步,转过头看着他:“还有事?”

    “你能不能替我保密,不要让她知道我来过这里。”靳司夜俊脸胀的通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恳求。

    纪冥西点点头:“放心吧,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靳司夜看着纪冥西消失地方向,他却突然不敢继续往前走去了。

    即然知道她是跟白轻悦一起出来玩的,那么,他也该放心了吧。

    白轻悦和凌乐乐已经坐在一辆月亮船上面了,跟随着船身的摆动,发出了受惊又开心的笑声。

    纪冥西靠在旁边的一根柱子处,想到靳司夜爱的如此克制隐忍,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才真是苦。

    他很庆幸,白轻悦的心已经往他身上靠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