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69章 他未来的妻子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病了,凌乐乐的脑子里崩出四个字:自作自受。

    她看了一眼窗外,天色黑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她只好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凌晨三点多。

    以前常听大人说,要是发热了,就多喝热水,能排汗,凌乐乐现九六在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穿上拖鞋,凌乐乐推门走了出来,她不敢开灯,怕吵醒了靳司夜。

    他白天工作很忙,需要好的睡眠,这一点,凌乐乐还是不会去打扰他的。

    以前觉的有些人能成功,一定是受了上天的眷顾,直到她跟着靳司夜去公司,亲眼目睹他每天的工作量有多重,她才突然明白,成功不是靠运气,而是自律和努力,至少,靳司夜教给了她一些人生经验,努力的人,才有可能被好运气眷顾。

    “碰!”凌乐乐在去拿杯子的时候,不小心的撞到了餐椅,发出了一声重响,吓的她本能的捂住耳朵。

    可很快,她又觉的自己这种行为很可笑,掩耳盗铃。

    倒了一大杯的热水,凌乐乐就原地站着,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水很烫,凌乐乐喝的有些难受,但她还是一口气喝了一杯水,几乎要喝吐了。

    “喝这么多水干什么?那么渴啊。”就在凌乐乐决定再灌一杯热水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男人刚惺忪慵懒的询问。

    凌乐乐有些自责,看样子,刚才撞了椅子的声响,还是把他给吵醒了。

    “抱歉,吵到你睡觉了。”凌乐乐说话,有气无力,因为,她现在真的很难受。

    “怎么了?声音听着没精神。”男人皱了皱眉宇,敏锐的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没事,就是想喝点水。”凌乐乐说着,又弯腰去积水。

    突然,男人长腿几步迈了过来,在她弯腰的时候,他直接就伸手贴到了她的额头处。

    “你……要干嘛?”凌乐乐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的水差点都倒出来了。

    男人不知是气还是叹,在黑暗中盯着她:“感冒了?”

    “就只是着了凉,喝杯水,睡一觉就会没事的。”凌乐乐拿出了逞强的本事,就算是生病了,她也不想麻烦他,反正天一亮,她就下去买药吃,不担误病情。

    “你在发烧,知道吗?傻瓜。”男人直接点出她的柔弱,转身就去找药了。

    凌乐乐原本伪装的坚强,在听到他最后那一句轻骂时,她浑身一颤。

    这种感觉……为什么让她想到了爸爸和爷爷在世时的情形,那个时候自己有点头痛脑热的,他们总是第一时间送自己去医院,她七岁了,爷爷和爸爸都坚持要背着她走路,让她脚不沾地。

    脆弱,就这样被这个男人轻易的勾了起来,原来,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坚强过, 一直以来,都在假装。

    灯,突然间亮了,把凌乐乐红红的眼眶给映出来,她瞬间像是躲在黑暗中的影子似的,慌张的想要逃开。

    靳司夜手里拿着体温计,还有一些感冒药,站在她的面前,那双睡醒后的双眸,依旧沉幽难测,直直的锁着她。

    “怎么像个孩子似的,不过是感冒了,竟还哭了。”靳司夜根本不知道她的内心经历着怎样的苍海桑田,只当她是因为难受而哭。

    凌乐乐不作解释,就让他误以为自己是个没有自制力的孩子吧。

    “量一下吧。”靳司夜把体温计递给她。

    凌乐乐默默的拿过来量着,客厅里的气氛十分的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你把药给我吧,你回去睡觉。”凌乐乐朝他伸出了小手。

    靳司夜薄唇轻扯了一下:“我得看着你吃,免得你吃错药了。”

    凌乐乐瞬间无语,真把她当三岁小孩子了?连药也能吃错?她识字的好嘛。

    虽然心有不服,可凌乐乐没有反抗,体温计拿出来,看了一眼,三十八度八,已经算高热了。

    “这是退烧的药,这是感冒冲剂,我帮你冲好,你先吃退热药吧。”男人说着,起身,拿了一个杯子去给她冲药了。

    凌乐乐看着这个男人大晚上不睡觉,还给自己弄药吃,她突然觉的靳司夜真的算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了。

    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女人有幸能够嫁给他,被他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那肯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凌乐乐想过所有的女人,但唯一不敢想的,就是自己。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和靳司夜会有结果,她心里还是恨着他的,虽然这恨意,渐渐淡了。

    靳司夜端着一杯药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听话的吃了退烧药,他把药递给她:“自己身体不好,以后就别淋雨了,感冒可大可小,别太不当回事。”

    凌乐乐被他训着,一语不敢发,只点点头。

    喝了药,凌乐乐低着脑袋跟他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转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

    靳司夜看着她关上房门,忍不住的摇头叹气。

    这个女人是真傻还是装傻,他都宠她到这个份上了,她知不知道他的心意?

    也许,她真的不知道吧,靳司夜自嘲,虽然他嘴上不说一句喜欢的字眼,但他却在每一件事情上都透露出了这种信息,如果她装傻,他也认了,他原本就没求回报,只求她在身边就行了。

    凌乐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脑子有些乱。

    可能是刚才自己的那个想法影响到她了。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着,靳司夜要娶哪个女人回家,跟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她在这里伤感什么?

    等到他真的交了女朋友,自己就得从这里搬走,说不定保姆工作也干不长久了,她真的要另谋出路了。

    而目前唯一的机会,就是回学校努力读书,为将来的事业做好准备。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心也安定了不少,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

    只是,凌乐乐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境里,靳司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胸前戴着一个花束,上面写着新朗两个字,他转身朝她走过来,越走越近,越来越近…

    “啊!”凌乐乐被这个梦惊醒,她一摸自己的嘴角……破天荒的,流口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