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66章 不许她卑微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凌乐乐用力的甩甩头发,现在不是想这个事的时间,等她有钱了,等爸爸出来了,凌家还是那个凌家,她是她,靳司夜是靳司夜,全无瓜葛了。

    她现在就把靳司夜当成一个跳板,让她跳的更高更远,跳出这悲惨的命运,编织一个全新的人生。

    下午,天空不作美,临近下班时,暴雨倾盆,很多职员被困在一楼大厅里。

    凌乐乐看到这天气,也郁闷不己,可她焦急着钱用啊,靳司夜说会借一万给她的,她这两天得找个机会去跟那律师谈谈爸爸是否有减刑的可能性,这事很重要。

    就要凌乐乐觉的靳司夜可能不会准点下班了,她做好了继续玩乐的准备。

    可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座机响了,她接了起来,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刚开完会,你替我拿外套到会议室来找我。”

    凌乐乐一听他这是要准点下班的节奏,乐呵呵的跑到他办公室去,拿了他的一件马甲和西装外套就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有几个女职员正靠在走廊处闲聊,看到凌乐乐,她们投过来很鄙视的眼神。

    凌乐乐之前来上班时,有人问她做什么工作的,她一不小心就说了自己是靳司夜的保姆,这职业,太埋汰人了,大家看她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感觉她这个保姆不仅仅只是做做家务什么的,可能还有一些别的特殊服务。

    毕竟,谁家的保姆能长的这么水灵漂亮,而且一天到晚啥事不干,就做在办公室里吃喝玩乐啊。

    凌乐乐一开始没觉的自己的工作低人一等,直到所有的看她的目光都带着颜色时,她顿时明白了,原来,保姆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职业。

    后来,她想通了,人都还分三六九等呢,更何况是职业,很多人嘴上说职业不分贵贱,尊重每一个劳动者,可事实上呢,也只是嘴上说说而于。

    凌乐乐很有自知之明,刚来两天,她还想着能在公司扩交一下人际关系,现在她没这天真想法了,由其是女人看她时写满了妒忌的眼神,以及男人看她时那色心的样子,她顿悟了“何为人生”。

    会议室,凌乐乐走过去的时候,有个女人也很焦急的推门出来,可能是没发现凌乐乐,对方用力推门时,门正好就打在凌乐乐的手臂处,凌乐乐一个踉跄往前,差点摔了。

    “怎么搞的?走路不长眼睛啊。”对方是位部门负责人,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手里的资料因为凌乐乐掉落了几张,她立即生气的骂了起来。

    凌乐乐也知道自己影响到对方走路了,她弯腰去捡那几张资料。

    她要捡最后一张的时候,一双擦地锃亮的名贵皮鞋,正好就站在她手边处。

    “谁让你捡的,起来。”靳司夜绷着的声线,带着一抹命令。

    凌乐乐这才顺着皮鞋往上看,看到了它的主人,靳司夜。

    那名女主管刚才还盛气凌人,这会儿赶紧弯腰去捡那资料,娇媚的陪笑:“靳总,你这位小保姆走路也太快了吧,都撞了我的资料。”

    凌乐乐听到对方竟然说自己撞的,她美眸瞬间一气,明明是对方突然推开门,撞了她。

    “她有名子,叫凌乐乐,你都说了,她是我的保姆,除了我,谁也不准使唤她。”靳司夜的声音不算响亮,但足够让在场所有人听清楚,并且铭记在心。

    “是是是,是我不好,我的错,凌小姐,麻烦你了。”那名女主管吓的头皮发麻,赶紧从凌乐乐手里取回了资料,转身就走了。

    靳司夜在公司从来没有维护过谁,再漂亮的女下属犯了错,他也会凶人,可偏偏这个凌乐乐,好像是个另外,靳司夜对她看似不冷不热的,可若是谁动了这个女人,他的脸色就会非常难看,维护姿态明显。

    凌乐乐看着眼前男人沉郁的脸色,她不知道谁惹了他,应该不是自己吧。

    靳司夜沉着脸色往前走去,他的助手赶紧从凌乐乐的手里把他的外套接了过去,凌乐乐硬着头皮,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走进了他的专属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有些僵沉。

    “以后在公司,谁让你做事都别理,记住了吗?”靳司夜看到她刚才很殷勤的去弯腰捡资料,那画面,莫名的让他恼火。

    “哦!”凌乐乐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在他影响中,这个女人曾经是骄傲的,何时变的如此卑微?

    靳司夜内心不痛快,可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黑着脸色,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今天,他要开车。

    凌乐乐迟疑了一下,打开后车座的门……

    “把我当成你的司机了吗?到副驾驶来。”

    男人不悦的声音又响起,凌乐乐手一僵,赶紧绕到副驾驶坐好。

    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开玩笑的说道:“听说男人的副驾驶不能随便坐的,这里一般都是他的女朋友或者妻子的位置。”

    靳司夜侧眸看她一眼,呵,这个女人还挺有警觉性的。

    “怎么?你怕了?我现在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妻子,没有跟你争抢这个位置。”男人说着,启动了轿车,灯光一亮,伴随着霸气的声响,轿车驶出了他的专属车位。

    凌乐乐干笑了两声:“现在是没有,但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了,缘份这种东西很微妙的,可能等一下我们去取钱的时候,你就会碰到你喜欢的女人。”

    “你想像力真丰富,不写可惜了。”靳司夜对她的话无示无语。

    “我写不了,我情感不够丰富。”凌乐乐还很认真的回答一句。

    “看出来了。”男人毫不客气的回答。

    凌乐乐:“……”

    真是不会聊天,好不容易制造的话题,被他聊死了。

    黑色的轿车驶出地下停车场,骤雨如疾,打在车窗上,响声一片。

    男人专注认真的开着车,身后有一辆黑色轿车紧紧跟随,是他的保镖和助手。

    “下这么大的雨啊,要不,我们明天再去银行取钱吧。”凌乐乐看了眼窗外,低喃着说道。

    男人却冷不丁的答她:“你不是说我会在银行遇到喜欢的女人吗?这么好的机会,我不要放过。”

    凌乐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