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65章 腹黑如他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靳司夜看着眼前被自己吓坏的女人,眸色深了几许,刚才他是真的没忍住想吻她,看着她唇红齿白的样子,想偿偿她的气息,和想像中的一样,清甜如酒,令人心醉。

    凌乐乐咬牙切齿,恨的不行,她觉的自己被耍了。九六

    “你没那么好心送我去上学,就不要给我希望,说到底,你就是想捉弄我,靳司夜,我还以为你良心是好的,没想到是黑的,坏的。”被狠狠的吻了一次,凌乐乐就学乖了,不敢指望着这个男人会对自己有多好,她还是现实一点吧,不付出点什么,谁会真心对你好呢?又不是亲爹亲娘。

    靳司夜见她气的俏脸青白,他叹了口气:“那你准备一下,明天去上学吧。”

    “啊?”凌乐乐还以为这事就要闹黄了呢,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又给了她希望,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扯了扯自己的耳朵:“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什么了?”

    靳司夜看到她这可爱又迷糊的样子,忍不住失声一笑:“我要送你去上学。”

    “你不会又拿我寻开心吧,这次……你什么条件啊?”凌乐乐不会天真到以为他真的毫无条件的要对自己好。

    “刚才我吻了你,这就是条件。”男人眸色沉沉的看着她说道。

    凌乐乐惊诧不己,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唇片:“你吻了我,就答应送我去上学了?”

    “嗯。”男人简而有力的点了一下头。

    凌乐乐美眸睁大,久久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刚才骂了靳司夜,还骂的很难听,骂他没良心,可现在又算怎么回事?

    “凌乐乐,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虽然我一锅端了你们凌家,但这是上辈子的恩怨,扯不到你的身上,你是无辜的。”男人薄唇抿了一下,随后,说出来的话,刺痛了凌乐乐的心。

    “你说这话有什么意思?我凌家已经完了,我爷爷走了,我爸爸进去了,你说我是无辜的?你可真会说话啊,可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安慰,我从小受他们的教诲,关怀,他们欠你的,我会还的。”凌乐乐眼眶一热,泪水打起了转,背过身去,不去看男人那僵沉的脸色。

    “你现在只欠了我的钱,不欠别的。”靳司夜看着她纤弱的身子在轻颤,他心脏一震,明明很想伸手去安慰一下她的,可手脚都像是冻住了,没有勇气伸过去。

    “我不是一个不担当的人,你放心,欠你的钱,我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你送我去学表演,你不会亏本的,因为,我如果有机会在娱乐圈发展,我肯定会很快就把钱还给你,我还会给你一分的利息。”凌乐乐用手背胡乱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转过身来,又是一副很有自知之明的样子,青春又透着女孩子的倔犟骄傲。

    听到钱,靳司夜莫名的烦躁,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令他不安似的。

    “好,如果这是你选择的一条路,那我会帮你走下去的,只要你不后悔。”靳司夜最终还是没办法断了她的梦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做不了那个无情的自己,反而变的多情了。

    说不定,自己的帮助,在她看来都像是陷阱,是有条件的,而不会觉的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帮助。

    “我没资格后悔。”凌乐乐自嘲一笑:“我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多赚点钱,赚很多的钱,等我爸十年后出来,我要给他养老。”

    “你很孝顺。”靳司夜在这个女孩子闪亮的眼睛里,看到了她那至诚至善的灵魂,毫不做作,就像最纯净的泉水似的。

    凌乐乐被他这样称赞,突然萎了一下:“别人要这样赞我,我会很高兴,可你不行,你这样说,让我觉的自己很无能,你就是那个亲手毁了我家庭的恶魔,可我现在……还要讨好你,我凌乐乐这辈子已经失败了。”

    看到她自暴自弃的样子,靳司夜说不出什么滋味,但绝不好受。

    “你爸爸可以减刑,只要他在牢里好好改造。”靳司夜沉默了良久,突然开口。

    “真的吗?”凌乐乐立即朝他走了过去,一双眼睛充满了希望和光亮,刚才他还是她眼中的坏人,如今,她却又主动的靠了过来。

    靳司夜看着她这纯真可爱的样子,真的很想再一次拥住她,强吻。

    男人目光有些贪恋的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随后,他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答她:“这件事情,你可以找你爸爸之前的那名律师咨询。”

    凌乐乐立即来了劲,可随后,她又沮丧的跨下肩膀:“我没钱请律师,而且,我知道那名律师收费很贵,好像光是咨询费都是上千块了。”

    男人伸手推门的动作一顿,好吧,他是不是该好人做到底?

    帮她?

    凌乐乐两只小手紧张拘谨的捏着自己的衣角,一双眸子闪烁着光芒,望着男人停下的背影,厚着脸皮开口:“我现在手里没钱,你能不能借点给我啊?”

    靳司夜其实一点也不气恼,相反的,他此刻内心像爆开了一束烟火,让他的心情变的阳光灿烂。

    很好,这个女人又问他借钱了。

    “要借多少?”男人放开门把锁,转身,慵懒的靠在门墙处,目光看似随意的扫过来,但实际上,每一次目光与她对视,他都是格外珍惜的。

    “一万,先借一万,我也不知道那名律师要怎么收费。”凌乐乐竖起一根手指头,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现在没有现金,下了班,我们去银行,我取现给你。”男人倒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她,不过,却是需要等下班以后。

    “好,谢谢。”凌乐乐此刻的心情,复杂又难受,她恨自己,恨自己怎么有勇气又问靳司夜借钱,天啊,想像扇自己两耳光。

    死没用的。

    靳司夜看到她好像又开始自责了,薄唇莫名的上扬,虽然觉的她这样子有点可怜,可看在他的眼里,那绝对是可爱的。

    凌乐乐想到爸爸有减刑的可能,她就莫名的开心,可如果爸爸知道她现在在靳司夜的手底下工作,爸爸会不会很生气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