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57章 她不愿意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李义仁?”纪冥西磨着牙根,冷笑:“没听过这号人物。”

    白轻悦气愤道:“我觉的他像是惯犯了,这样明目张胆的占便宜,还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你别放过他,不然,只怕会有更多的女孩子被伤害。”

    “放心九六,我会教他重新做人的。”纪冥西眸底寒光闪过,敢占白轻悦便宜的男人,他是零忍容的,一个不放过。

    “你教训他一次就行,可别真的闹出人命啊。”白轻悦又开始担心他会教训过头了。

    “不会的,我还是守法的公民。”纪冥西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那语气瞬间就温柔了下来。

    白轻悦点点头,随即转移了一个话题:“你朋友等到了他的女朋友吗?”

    “等到了,但好像闹的很不愉快,陆诗棠找了个男人来演戏,但那个男人看到对手是厉盛权给吓跑了。”季枭寒简单的说了事件的过程。

    “啊,那岂不是很尴尬?”白轻悦不由的替那位陆小姐捏了一把汗。

    “是挺尴尬的。”纪冥西轻笑一声:“别担心,我朋友肯定会重新再追求她的。”

    “女人被伤害过一次,是很难再信任男人的,由其是他们还是仇家,你朋友这情关,难过了。”白轻悦轻叹一声,女人还是最了解女人心思的。“你不也被我伤过吗?可你现在原谅了我,甚至喜欢上我了,这也证明,爱情还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境的,金诚所至,金石为开嘛。”纪冥西对好友却是充满了自信。

    “好吧,你这话也有道理。”白轻悦无言以对,毕竟这个世间,有很多事情不是绝对的。

    黑夜下,一辆轿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车里的男人,拿着一个望远镜,正在观察着前方下车的那个漂亮的女人。

    陆诗棠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回来的,她站在陆家被卖的别墅门前,心中五味杂陈。

    这里承载着她从小到大的记忆,可如今,她却连门扇门都进不去了。

    陆诗棠的内心,像是被人挖空了一块,空荡荡的,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她像一个迷失了回家路涂的小孩,看着自己以前住的家,发呆。

    就在陆诗棠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天空开始下雨了。

    陆诗棠有些不敢置信,这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周边没有躲雨的地方,陆诗棠身上还窗着今天的那套礼服,她皱着眉儿,最后,她跑到了别墅门口,那里有小片屋檐,可以遮雨。

    雨势蒙蒙,她像是被困在这个小世界里,无处可去。

    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强烈的车灯,仿佛能将这雨幕撕裂了似的,由远而近,迅速的驶过来,最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门前。

    陆诗棠正在感伤,突然看到有辆车停在面前,她惊了一跳,染了雨气的美眸睁大,就看到有个男人撑了一把黑色的伞,从车上走下,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来。

    漆黑的光线下,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但那熟悉的气息,令陆诗棠想逃离。

    高大挺拔的身躯,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伞下渐渐露出了一张俊美深沉的男性面孔,正是刚从宴会上离开的厉盛权。

    他撑着伞,站在她的面前,把她惊慌无措的表情收进眸底。

    陆诗棠看到他,双手环胸,转开了脸去,一副此生不与相见的绝坚表情。

    “小诗,你现在住哪?”厉盛权仍然习惯的喊她这个名子,又顺口又顺心,让他觉的仿佛跟她还有不可明说的关系似的。

    “不劳洛总关心,我自有去处。”陆诗棠像只倔犟的小猫似的,称号变的冷漠了,连声音都不染一丝的情意。

    “这雨可能要下一夜,这附近没有车子过来,你打算在这里站一晚上?”男人低笑了一声,那语气,格外的宠溺。

    “我说了,不关你的事。”陆诗棠此刻心乱如麻,这个男人,她又恨……又爱。

    厉盛权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门牌,随后,他淡淡笑起来:“你现在可是站在我家的门口,怎么不关我的事?”

    “你家?”陆诗棠漂亮的眸子,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碎裂。

    厉盛权点点头:“是的,我家。”

    说完,厉盛权就从旁边的秘密锁上输入了一窜数字,啪哒一声。

    大门打开了,厉盛权伸手推开:“小诗,你瞧,我们还是有缘份的,你不知不觉间,又回到我家来了。”

    “混蛋!”陆诗棠此刻气的要命,要不是身高不够,她真的很想揪住这个男人的衣襟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可事实上,她真的这么做了,她两只纤细的手,紧紧的揪着男人的衣襟,隔着衣料,能感受到男人结实的胸膛,就在不久前,她还躺在他的臂弯深处,安然的度过每一次的夜晚。

    厉盛权低眸,看着男人揪紧自己的衣襟,如果不是她的力气带着怒火,他甚至会觉的,她像以前那般扑进自己的怀里。

    “不想进去看看吗?”男人没有将她两只越矩的小手推开,只是低沉着嗓音问她。

    陆诗棠的内心在挣扎着,她当然想,那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她做梦都还想再进去看一遍。

    可是……

    “为什么要买下这里?”陆诗棠无力的松开了小手,一双美眸充满怨气的瞪着他,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你说呢?”男人只优雅的理了理被她弄皱的衣襟,声线依然染着笑意。陆诗棠更是气到咬牙:“我要跟你断绝一切的关系,厉盛权,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你说过,我们的过去已经一笔色销了。”

    男人深色的眸底,闪过一抹浓重的失落感。

    “我还以为这两年的相爱,足够支撑我们重新开始,看来,是我想多了。”男人自嘲。

    雨水刷下来,陆诗棠身上的裙摆已经湿了,她的长发和脸蛋都染着淡淡的水雾,她咬住下唇。

    “你真可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陆诗棠还是没办法原谅他。

    “因为我爱你啊。”男人抬眸,目光锁着她欲泣的表情:“小诗,我没办法骗自己的心,我只能接受他,如果你还愿意跟我去过那种与世无争的生活,我现在就陪你去。”

    “啪!”一个巴掌响在他的俊脸上。

    “我不愿意。”陆诗棠咬牙切齿的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