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53章 不配合演戏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中年导演把白轻悦当成单纯无知,刚走出学校的大学生了,之前有好几次就是装醉得逞了,所以,他以为这次只要自己事后给足了钱,她肯定不会声张的,料定了钱能搞定一切,他有恃无恐的扑过来,想抱白轻悦。

    “九六滚开!”白轻悦可不是初出社会的无知少女,她不接受这样的耻辱,她直接使用了防狼第一招,狠狠抬起脚,对着男人毫无防备的下面用力一踹。

    中年导演发出了一声惨叫声,更加气急败坏,火上浇油般的想要抓住白轻悦,白轻悦弯腰一躲,用手里的手提包往他脑袋上一砸,男人本来就有些醉了,加上身材变型,反映不够敏捷,被白轻悦这样一砸,他又往前摔倒下去。

    “小贱人。”中年导演没得逞,气的脸都绿了。

    白轻悦看到这个油腻的男人,十分不耻的骂了一句:“败类!”

    骂完,她就夺门而出,幸好这会儿没有别的女孩子回来,白轻悦虚惊一场,却还是感到恶心反胃,这类人渣想假借醉酒来占女孩子的便宜,等到事发被抓,他还可以拿喝醉酒来当理由为自己开脱。

    白轻悦真想把刚才他的丑态录下来,在网络上进行暴光,千万不要让无辜的女孩子再受他欺骗了。

    可惜,她现在也不敢再回更衣室,这件事情,她只能去找纪冥西帮忙了。

    相信纪冥西肯定有办法治治这个社会败类。

    白轻悦走出酒店,就拦了一车出租车,在出租车后面,秦寒开着车,跟随在她的车后面,一路护送她安全到家。

    纪冥西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拿了他的面具戴好,这才悠然回到宴会大厅。

    厉盛权是今天的男主角,前来给他祝贺的人很多,放眼望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商业体,今天过来的人,个个都带着目的性,有讨好的,有好奇的,更有混脸熟的。

    纪冥西一出场,就有不少的女佳宾,朝他投来魅惑的眼神。

    纪冥西视若无睹,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女人,对别的女人失去了追求的乐趣,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从心到身,把白轻悦给征服了。

    大厅气氛热闹,可是厉盛权却心不在焉,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宴会大厅的入口处。

    她今天会来吗?

    已经好多天没有她的消息了,厉盛权急的快要疯掉了。

    突然…他手臂被自己的妹妹用力的推了一下:“哥,快看,嫂子来了。”

    厉朵朵也帮着大哥在盯着门口,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没想到,真的看到了陆诗棠的身影,但令她惊愣的是,陆诗棠不是一个人来的,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过来的。

    “啊?”厉朵朵一脸不敢置信,嫂子移情别恋啦?

    厉盛权猛的转过身,幽沉的双眸,牢牢的锁在了刚踏进门的那个女人。

    陆诗棠穿着一条冰蓝色的鱼尾裙,修身的裙装,完美的包裹着她纤美的身段,一头齐腰的长发,没有任何的修饰品,只是柔顺的垂坠在她的身后,在腰迹的位置处,发尾卷曲了一圈,让她这柔美的风情,更多了妩媚感。

    陆诗棠很美,在她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全校公认的校花人选,她的美属于倾国倾城的,不是那种第二眼美人,而是第一眼的惊艳。

    她身材比例也非常好,陆家当年还是名门,对她从小就狠砸钱,让她学礼仪,舞蹈,形体,所以才会有今天天然去修饰的美丽。

    “哥,那个男人是谁?”厉朵朵见大哥的眼睛都看直了,她顿时也急了,抓住大哥的手臂用力的摇晃:“嫂子怎么能挽着他的手臂呢?太亲密了。”

    陆诗棠一来,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陆家和厉家可是世仇,陆诗棠的爷爷陷害了厉盛权的爷爷,这件事情,当年闹的很大,所以,陆家的人敢来厉家大少爷的生日宴上,简直就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啊。

    厉盛权只觉的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掐着他的喉间,令他呼吸有些滞息。

    纪冥西也看到了这一幕,幽眸一眯,担忧的看向好友。

    陆诗棠直接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走到了厉盛权的面前。

    她神情看上去很平静,眸底也没有了涛天的怒恨,她只是望着厉盛权的眼睛,淡淡开口道:“我要订婚了。”

    厉盛权原本觉的呼吸困难,听到她的话后,他感觉那只无形的手直接拿刀捅碎了他的心,他俊脸由惊变怒,最后,眸光里跳跃着火光。

    铁一样的手臂伸了过去,霸道的想要将属于自己的女人夺回来。

    可惜,陆诗棠仿佛料到他会这样做似的,她立即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抓握,声音清冷了起来:“厉少,请自重。”

    厉盛权眸色一痛,伸出的手臂就这样僵在半空,最后握成拳收了回来。

    厉朵朵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又惊又心疼大哥。

    完了,大哥已经不单单是失恋这么简单了,陆诗棠要跟别人结婚了?

    “小诗!”男人声色有些干哑。

    陆诗棠身边的那个男人显然很紧张,额头都有些冒汗了,他想逃,因为,他就是一个收了钱过来演戏的人,此刻,厉盛权目光像来自地狱一般冰冷,让他感觉像被一把刀在追杀。

    “住口,不许你这么叫我。”陆诗棠美丽的脸上,终于闪过怒气。

    厉盛权目光一暗,可仍然不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

    “陆小姐……我……我先走一步,你的钱,我不要了,抱歉。”陆诗棠身边的男人直接吓到腿软了,他没料到陆诗棠的前男友竟然会是厉盛权,所以,这戏是没法演下去了,他宁愿不要那笔尾款,也得先逃命要紧。

    陆诗棠已经看出身边男人的恐惧了,她倒是没有为难他,只是放开了他,让他逃。

    那个男人脸色慌张的转身往外跑去。

    厉盛权无视周围人的围观,只哑着嗓音提醒她:“你的未婚夫跑了,你要跟谁订婚?”

    四周的人更觉的这是一场好戏了,看的很是有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