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48章 愿意陪你冒险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静静的反映,让气氛一下子变的死寂,白温楠的目光盯着女儿惊疑不定的脸色,良久,他仿佛找到了某种突破点似的,僵着的身体往沙发上一靠,发出了一种近乎胜利的笑声:“女儿啊,你可真是说到点子上了,爸爸就在寻求一个反弹的契机,可一直都找不到。”

    白静静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爸爸这得意之色从何而来:“爸,你不会傻到要拿白轻悦去威胁纪冥西吧,这个男人,我们惹不起的,爸,要我说,我们就把公司抛了,尽量别欠债,余生,我会给你养老的。”

    “你让我像公园里那些老头子一样,吃饱饭没事干打打拳,下下棋?”白温楠立即一脸怒气,仿佛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有多耻辱似的。

    白静静无奈的想说什么,却发现,根本说不出什么来。

    爸爸年纪大了,野心却半点不减当年,他还做着东山再起的春秋大梦呢。

    “打打拳能锻练身体,下棋能修身养性,哪不好了?”白静静最后还是反驳一句。

    “得了吧,我可不想浪费时间搞这些破事,我还得再争取一把,公司不能倒,我更要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统统都眼红。”白温楠气势很足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手点着门外,骂着那些曾经冷言冷语嘲讽过他的人。

    白静静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从小到大,她也看透了爸爸争强好胜的性格了。

    “好,你打算怎么做?”白静静最终冷静下来,问他。

    白温楠冷笑起来:“我要找纪音兰跟我合作。”

    “你当人家是傻子吗?纪音兰虽然没有接管公司,可她现在是纪氏集团财务监管人,你找她合作,不怕她反吃了你?”白静静忍不住嘲笑一声,爸爸想法太天真了吧。

    “如果你知道纪音兰有多恨纪冥西,那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放心吧,女儿,爸爸有分寸的,纪冥西帮白轻悦那小贱人打压我们,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我白温楠。”白温楠有着十足的把握,他觉的纪音兰会跟他合作的。

    “爸,你自己想清楚了再行动吧,我可不想下一次见你,是来给你收尸的。”白静静现在不再气盛轻狂了,她收敛了性子,变的成熟多了。

    “你咒我呢,怎么回事,我可是你老子。”白温楠看着女儿转身离去,他一脸不满的说道。

    次日清晨,白轻悦来到办公室,九点多,纪音兰来了,今天的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装,气势半点不减。

    “你明天去把头发做一下吧,你这样直发显的没女人味。”纪音兰可能是太闲了,总在白轻悦身上挑毛病,总觉的白轻悦要想吸引纪冥西,还得再妩媚一些,再完美一些。

    白轻悦拽过自己的长发看了看:“我觉的挺好的,这样显的清纯一些。”

    “不行,你不是初出学校的大学生了,早过了卖弄清纯的年纪,听我的,下午就去做个波浪卷发,晚上有重要的宴会,纪冥西会到场。”纪音兰仍然坚持要求她。

    白轻悦内心暗暗惊了一下:“什么性质的宴会啊?”

    “厉氏大少爷的生日宴会!”纪音兰勾起了唇角,笑的意味不明。

    白轻悦更是吃惊,厉氏大少爷?

    难道是厉盛权吗?他今天过生日?

    “我能去吗?我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啊?”白轻悦故作忐忑的问道。

    纪音兰眸子眯了眯:“这个,我会安排的,我可能会让你作为服务生进去,你只管让自己外表漂亮一些,别的事情,不必担心。”

    白轻悦没想到纪音兰给她安排了这样的出场方式,她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权谋大戏啊,就不知道她在这部戏中,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会不会很快的就变成炮灰了。

    白轻悦为了不让纪音兰怀疑自己的动机,她吃了午饭,就在附近的一家知名品牌连锁店做了一个发形,乌黑的长发染了淡淡的棕灰色,直发也烫成了大波浪卷发,整个人从气质到外形,都好像因为这个发型给改变了。

    白轻悦有些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自己,因为,好陌生。

    但不得不佩服纪音兰的眼光,这样改变后的自己,的确变的与众不同了。

    白轻悦做好了发型,就回公司,途中,她接了一个电话,是纪冥西打过来的。

    “今天晚上,纪音兰有没有给你做什么安排?”男人的音质低沉,犹如磁石一般好听。

    “你猜到什么了吗?”白轻悦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晚上要去参加厉盛权的生日宴会,原本是想带你过去的,可又怕你已经做了安排,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男人嗓音中染着笑意,一副老狐狸的语调,打趣问她。

    白轻悦原本还想把这件事当成惊喜告诉他的,可没想到他竟然猜到了,她顿时显的无趣:“你怎么知道我会去的?”

    “纪音兰不会放过任何让你跟我邂逅的机会,不是吗?”男人饶有自信的说道。

    “你可真是神人,没错,她的确提了你今晚的行程,她说会给我安排机会进去见你的。”白轻悦自嘲起来,她真的不能低估这个男人洞察人心的能耐了。

    “好,那我晚上在宴会现场等你,轻悦,不知道为什么,我觉的我们好像在恋爱了。”男人嗓音蓦然变的低哑诱人。

    白轻悦心跳微微加快,其实,她也享受着这份不为人知的甜蜜。

    由其是别人猜测着她和纪冥西的关系时,她会觉的,这份感情像是被人扔了蜂蜜进去,甜的浓度太高了,竟会令人觉的像是一场美梦。

    “你想多了,我们没有在恋爱,而是在冒险。”白轻悦故意反驳他。

    “你愿意陪我冒险,不就说明了你心里有我了吗?”男人擢穿她的心思。

    白轻悦声音都变的娇柔又嗔怨了:“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只是看在你是孩子们父亲的份上,再加上之前我欠了你人情,我得还你。”

    男人在那端沉默了两秒,随后,像是失望了:“喔!”

    只是在还他人情?

    这个女人非要把事情分的清楚明了吗?

    真不可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