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45章 两种意义的礼物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轻悦转身就要往更衣室走去,手臂突然被杰克抓住:“白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放手,我没误会,你的眼睛要再看,我就报警了。”白轻悦可不傻,刚才她在练习弯腰的时候,这个杰克就一直在旁边别有九六用心的盯着她微倾的胸口看,别当她是傻子,现在他又让自己去主动勾引他,呵,占她便宜,还想让她主动送上门,当她是傻子啊。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可是专业……”

    “专业的骗子,色狼,我懂。”白轻悦用力一甩手,大步往更衣室走去了。

    旁边的形体老师看直了眼,随后,也白了一眼杰克,转身离开。

    白轻悦换了衣服出来,直接打电话给纪音兰:“我不想来上课了,如果你觉的我达不到你利想中的样子,你要不换个人来吧。”

    纪音兰立即好奇的问她:“怎么了?上课不开心吗?”

    “没什么,我就是不想再来了。”白轻悦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纪音兰盯着被挂的电话,不由的冷嘲:“还挺有脾气的,行吧,既然我找上了你,就看你自由发挥了。”

    白轻悦提早回了家,下午的课程,她上的还是挺郁闷的,她决定,以后纪音兰如果再给她整这些事情,她可以直接拒绝,即不收她好意,将来告知真象,也少一丝愧疚。

    纪冥西六点多就回来了,他现在每天把自己的工作,压缩在了白天,晚上,除非很重要的应酬和会议,一般他都尽可能的早点回家。

    他刚到家门口,秦寒就递过来一个ipad,上面正紧急的插播了一则现场新闻,有一辆车撞飞出栏杆,滚落在山坡下面,车体损毁严重,车上三人,有两人晕迷,一人受伤,正急速送去医院救治。

    纪冥西目光冰冷无温,将ipad扔在旁边的位置上,大掌捏紧:“纪音兰每天都派人跟踪我,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肯定想撑握你每天的动向,或者,她想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有违犯家规的事情,她一定会收集起来,最后到老爷子面前告你一状。”秦寒也对纪音兰这种小人行径感到不耻,不能正当光明的对抗,只在背后耍这些阴险手段,太不要脸了。

    “如果这件事情死了人,那就变成我的证据了,你去医院那边盯着,如果这三个人,哪怕有一个人死了,你都给我记录下来,我倒是想看看,纪音兰还敢不敢继续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纪冥西说完,就推门下车。

    秦寒也跟着下了车,应声:“好的,二少爷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盯着的。”

    这次意外车祸,其实是纪冥西的人制造了一次险阱导致的,对方跟踪本就心虚,一时没能发现路况,就冲出护栏了。

    纪冥西阴沉着脸色,往电梯走去。

    等到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将所有的心事藏至心底,不让人发现。

    白轻悦和两个小家伙主动的替他打开了门,纪冥西有些意外。

    “爹地,我在楼上看到你的车子啦。”白闪闪立即笑嘻嘻的说道。

    纪冥西心头一暖,蹲下高贵的身躯,摸摸女儿细柔的小头发:“闪闪这么关心爹地啊,爹地真开心。”

    “爹地,今天老师让我们做了一个礼物要送给你们,我跟哥哥都做了哦,你快来看看。”一只嫩嫩的小手抓住他一根手指,用劲了力气拽着他往客厅走去。

    纪冥西目光在身边女人的脸上停留了两秒,白轻悦目光不敢与之对视,因为,不用看,也知道男人眸底那暗含的情意,就像两团灼灼的烈火,会烫伤人的心。

    纪冥西见她害羞的样子,心情瞬间大好,跟着女儿来到了沙发旁边。

    小家伙立即就从她的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盒子:“爹地,你快打开看看呀,这是我做的哦。”

    纪冥西还是第一次收到女儿的礼物,他感动又开心,一边拆包装一边问女儿:“闪闪,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帽子!”白闪闪趴在旁边,笑眯眯的答道。

    “哦,是什么颜色的啊?”纪冥西仍然一片感动。

    “绿色的!”小家伙立即大声回答。

    “噗!”旁边某个女人爆发出了一种忍无可忍的笑意。

    纪冥西拆包装的动作瞬间一停,一张俊脸胀的通红,难于置信的看着女儿:“为什么送绿色的帽子给爹地?明明有那么多种颜色。”

    小家伙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嘟了嘟小嘴巴:“可我就是喜欢绿色的呀,别的颜色小朋友都选了,就没有人选绿色的,我不想跟他们的一样。”

    纪冥西忍不住伸手抚额,天啊,他急需速效救心丸。

    白轻悦已经忍不住了,她赶紧转身往楼梯上走去:“你们聊,我上去洗个澡。”

    刚走到楼上,白轻悦终于可以笑出声来了,纪冥西这么精明沉稳的男人,还是会被女儿的天真给打败的,哼,让他以后还要不要装深沉了。旁边白轩轩耸耸肩膀:“放心吧,爹地,妈咪肯定不会给你带绿色帽子的。”

    纪冥西好不容易免强说服自己女儿仍然是一片真心,可当听到儿子的话时,他有一种想抽他的冲动。

    “轩轩,谁跟你说帽子的颜色代表什么意思的?”男人一脸严肃的表情询问儿子。

    小家伙摊手:“电视上都演过了啊,妈咪要是喜欢别的叔叔了,爹地头上就会绿油油的。”

    “谁让你天天看电视的?”纪冥西忍不住想教育儿子。

    白轩轩嘟起小嘴:“爹地凶我干什么呀,我可没做错什么。”

    纪冥西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该凶儿子,他只好放缓了语气:“轩轩,妹妹都送我礼物了,你送我什么啊?”

    “我是儿子,我要送的礼物是给妈咪的。”小家伙也从书包拿出一个包装盒子。

    纪冥西幽眸一眯,赶紧伸手拿过来要拆:“你送妈咪的也是帽子?”

    “不是呀,我送妈咪的是皇冠,我希望妈咪在家里当女王。”小家伙一本正经的解释,把某男气的脸都要变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