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43章 攀上高枝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最终,靳司夜的脾气也没能发作,因为,他一抬头,就看到女孩子半湿着长发,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也染着水气,眼睛像被洗涤过似的,好似最干净的清泉,藏着一个色彩斑斓的小世界,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

    凌乐乐九六见男人失神的盯着自己看,她以为是不是自己的脸上沾了什么,下意识的伸手去擦了擦自己的脸蛋。

    “去睡觉!”靳司夜艰难的将目光垂下后,故意用最清冷的声音命令她。凌乐乐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又这么阴阳怪气,便嗯了一声,转身进房间了,习惯性的把房门的暗锁打下来。

    靳司夜放在桌面上的手指,忍不住的握成了拳,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变成一头野兽一样,盯着自己的猎物,而且,还是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

    一夜掀过,清晨来临。

    温暖的阳光,纯正的照耀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

    早上的空气,都是格外的清新的,白轻悦被闹钟吵醒了,她赶紧伸手摸到手机,关上闹钟,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妈咪,今天放假吗?”身后传来女儿梦呓般的声音。

    白轻悦忍不住弯唇轻笑,弯腰,在女儿柔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轻柔的答:“今天不放,过两天就放假了。”

    小家伙显然不乐意,用小脚丫踢开了身上的小被子,翻个身,去抱住了哥哥。

    白轩轩倒是没什么反映,任由妹妹将一只小脚丫搭在他的身上。

    白轻悦看着这两个糯糯的小人儿,强行打了鸡血,让自己变的活力起来。

    白轻悦开着车,往公司总部去了,在她车子后头,跟着纪冥西的车队,不远不近的跟着,跟了一路。

    白轻悦知道纪冥西是故意跟着她的,他明明有很多次机会超车,可偏偏却放慢了速度,配合着她的车速前行。

    这个男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白轻悦是真的看不透了。

    她能感受到的是他一点一点占据了她的内心,现在,她的整个生活,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围着他转,仿佛,他变成了她的整个世界似的。

    可事实,就是如此,她逃不开他了,也没骨气再逃开。

    到达公司,白轻悦从电梯上去,来到了办公室。

    纪音兰还没有过来,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面,就打算到茶水间倒杯茶喝。

    还没走进去,白轻悦就听到里面热火朝天的闲聊。

    而毫无意外的是,她变成了话题中心的女主角。

    纪氏集团虽然庞大,可每天的八卦并不多,更何况,白轻悦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一跃成为了纪音兰身边的红人,也难怪大家都看她不顺眼,她这种存在,本身就是会遭人非议的。

    白轻悦明白,自己突然高升,会令很多人不快,毕竟,纪音兰身边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打进去,她身边几名助理和助手,都是她从国外带回来的,在公司里,总是冷眼看人,白轻悦是唯一一个内招过去的,人事部有人知道她待遇堪比一个部门的经理,那还不够叫人眼红吗?

    “咳!”白轻悦故意提醒一下她们,背后说人坏话,真是一件有失道德的事情。

    看到白轻悦,一群人立即闭嘴,拿了水杯,各回各岗位了。

    白轻悦还是有些烦闷的,因为,她听到刚才那些人说,她肯定是靠裙带关系上来的,可问题是,纪音兰是个女人啊,哪来的裙带关系?真是太扯了。

    白轻悦今天穿着的衣服,正是纪音兰昨天给她买的一套大牌新品,价格在十多万往上,很快的,就被人看出来了,大家又十分的震讶。

    果然攀上高枝就是不一样了,连衣品都跟着提升了这么一大截。

    纪音兰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今天可能不过来了,让她先自由发挥。

    白轻悦看到自由发挥四个字就想笑,她真不是一个会来事的人,要她怎么发挥呢?

    中午,纪冥西约了厉盛权一起吃午饭,有段时间没见了,厉盛权清瘦了不少,但气质未变,仍然保留着他纪家大少爷的清贵优雅。

    “还没找到她吗?”纪冥西忍不住关心他。

    “没有,她故意躲着不见我,人海茫茫,想找到她,谈何容易?”厉盛权仰头一口气喝光了所有的酒,俊美的脸上布满了迷茫之色。

    “你别着急,你们肯定是有缘份的,你觉的陆诗棠恢复了记忆后,是否还记得你们这两年的相爱时光?”纪冥西好奇的问他。

    “她肯定记得,如果她忘记了,她又会像以前那样不惧生死的跑过来找我,她一定很痛苦吧,她竟然和自己最恨的人,过了一段夫妻般的生活。”厉盛权心碎了,他真的想赶紧找回她,哪怕是道歉,或者任她打骂一顿,也好过无声无息的消失。

    “你对陆诗棠应该最了解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纪冥西拧紧了眉宇,看到好友这般痛苦难受,他的心情也很不好受。

    “了解她又怎么样?她此刻性格肯定会大变的,说不定再见,她会捅我一刀,拽着我跟她一起下地狱。”厉盛权自嘲的笑起来,很悲观。

    纪冥西知道好友经历着人生中一大劫难,情劫。

    “你想开一些,说不定陆诗棠已经爱上你了,爱一个人,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她一定会原谅你的,因为,你曾经那么真挚的爱过她。”纪冥西安慰着他。

    “但愿如你所说的吧。”厉盛权只能免强让自己不去想最坏的结果。

    “你死而复生这件事情,打算怎么处理?外界谣言很多,说你故意假死,只为引你叔叔夺权,相信你叔叔应该会非常的生气吧。”纪冥西沉声问他。

    ”我叔叔的确非常生气,他觉的我城府太深了,不过,最两年,他的确小动作频频,我手里的证据就足够证明他的野心了,但念在是亲族关系,我还是不想闹的太难看了,我们厉家本就名声在外,如果再闹一出,别人会觉的我们厉家的人都是狼心狗肺,毫无一点亲情观念的人。“厉盛权忍不住自嘲起来。

    “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反正我根本不会在乎的。”纪冥西不以为然的撇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