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39章 这算表白吗?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轻悦竖尖了耳朵,听着纪音兰的话,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纪冥西的事情,从纪音兰的嘴里说出来,他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纪音兰的声音,仍然带着一种咬牙的感觉:“你说的对,他这个人不好相处,而且,他不仅九六冷漠,还非常的冷血残暴。”

    白轻悦听到残暴两个字,心头狂跳了一下。

    她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两个字和纪冥西联系在一起,在她眼中,纪冥西顶多就是冷漠了一些,并没有真的伤害过谁。

    “大小姐,那他即然这么危险,我要是骗了他,他会不会要我的命啊。”白轻悦把胆小怕事四个字,现演的淋漓尽致。

    纪音兰又一脸嫌弃的盯着她:“你放心,我们纪家家规森严,纪冥西是绝对不敢杀你的,在我们纪家,如果犯了法,那就等于打入黑名单,我爷爷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败类存在的。”

    白轻悦暗暗心惊,没想到,纪家的家规竟然这么严苛,难怪能够培养出如此优秀的下一代,真正的贵族,其实是很有自律性的,绝对不会像爆发户那样,有了钱,就放弃自我,放开底线,享乐至上。

    “是吗?那万一要是纪冥西找我算帐,你可得帮我啊。”白轻悦干笑了两声。

    “放心吧,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肯定会救你的。”纪音兰勾起一抹笑。

    白轻悦只觉的后背发凉,感觉纪音兰这是在诓她呢。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装傻了,一脸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大小姐,那我就放心了。”

    纪音兰见白轻悦这么好摆弄,她这才继续刚才说的话:“纪冥西的母亲,是个很贪婪的女人,她表面上对我和我哥很好,可实际上,一直在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儿子变得优秀,取得我爷爷的信任,我哥的眼睛……就是被他弄瞎的,这个狠毒的混蛋。”

    纪音兰说到这里,她没忍住情绪,眼眶有些湿润。

    白轻悦越听越心惊,感觉像是在窥视别人的秘密,她吓的赶紧摇手:“大小姐,要不,你还是别说了吧,我不想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照你说的话去做,如果成功,那我们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我只能感到抱歉。”

    纪音兰忍下心中怨气,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到达了购物中心,白轻悦跟在纪音兰的身后,逛了有十几家店面,买了有十多套的衣服,最后,纪音兰带她走进了一家礼服店。

    “大小姐,你给我买的够多了,别买了吧,我们回去。”白轻悦还是有些心虚的,所以才想劝纪音兰离开。

    纪音兰却淡声道:“再挑三件礼服就走了。”

    白轻悦心中叹气,纪音兰这是要在她的身上下血本啊,万一最后她知道她是演戏骗她的,她会不会恨死她?

    白轻悦一时之间,竟然有些难过,她发现,纪音兰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女人,甚至,她看上去就是修养极佳的大小姐,只是因为仇恨,让她和纪冥西水火不容。

    “这三件礼服,你去试一下!”纪音兰亲自挑,挑完就让白轻悦试穿。

    白轻悦只好一件一件试了,纪音兰挺满意的。

    “不错,很漂亮,过两天,公司会有一个庆功宴,到时候,你记得穿这件蓝色的礼服过来。”纪音兰直接要求道。

    “这蓝色礼服会不会太低胸了?后背还是露着的。”白轻悦难免羞赫,这礼服她穿着,只觉的后背一片清凉。

    “白轻悦,你还真是根木头啊,你难道不知道要迎合纪冥西的所好,他才会关注到你吗?蓝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而你这件礼服,露的恰到好处,必须穿这件过来。”纪音兰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让计划更加胜利。

    白轻悦只能点头答应了。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离开的时候,纪音兰这才开口问她。

    白轻悦赶紧摇摇头:“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

    “那行吧,明天开始,你上班穿戴,必须花费点心思,虽然你天生丽质,可如果再化个妆容,一定会更好看的。”纪音兰说完,就坐着她的车子扬长而去了。

    白轻悦看了看时间,都快六点半了,她赶紧拦了一辆车,朝着家赶去。大包小包的提回了家,给她开门的纪冥西,眸色有些深。

    “买了这么多?纪音兰这是有多恨我?”纪冥西冷笑一声。

    白轻悦放下东西,两只手都有些痛了,她抬眸,眸底溢满了担忧之色。“纪冥西,你跟她的仇恨,有没有第二种办法解决啊?”白轻悦关心的问。

    纪冥西温柔的伸手理了理她耳侧凌乱长发:“争权夺利,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游戏,不是我想喊停就能停下来的,纪音兰不把我的位置夺回去,她这辈子都不会甘心。”

    “我能感觉到,她真的恨透你了。”白轻悦叹气。

    “让她恨吧,只有优秀的人,才遭人恨,证明我是个很优秀的人。”纪冥西还有心情开个玩笑。

    白轻悦忍不住瞪他一眼:“那你这个优秀的人,可得提高警惕,不要受伤了。”

    男人听到她说这种气话,非但不恼,反而开心,长臂伸过来,正好把刚进门的白轩悦壁咚在门墙处,他附身,眸底含着笑意:“轻悦,你越来越关心我了,如果我哪天受伤了,你会不会为我哭?”

    白轻悦见他还有心情说这种玩笑话,立即生气的将他推开:“纪冥西,你能别咒你自己吗?”

    纪冥西往后退了两步,笑意更浓烈了:“我不是在咒自己,我只是想知道你有多关心我。”

    白轻悦立即回过头瞪着他:“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出事,哪怕是一件小事,也不要,你每天都得好好的回来,不要让我和孩子们担心。”

    纪冥西眸色一滞,突然有一种想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白轻悦转身要上楼,却突然发现背后撞过来一抹结实的身躯,下一秒,男人将她紧紧抱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