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17章 备受打击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在等候红绿灯的时候,一辆灰蓝双色的跑车从凌乐乐的眼前一闪而过,很快的消失在了远处的车流之中,她眸色狠狠一震,内心深处,像被无形的手狠打了一拳,闷闷的,有些疼。

    “凌乐乐,走了!”绿灯亮了,所有九六行人已经往对面走去,只有凌乐乐还傻站着,像丢魂了似的,靳司夜立即伸手握住她的手臂,强行将她带着往前走去。

    靳司夜身形高大,五官俊美,浑身散发出尊贵不凡的气质,旁边几个女孩子早就惊艳的看愣了,随即,她们朝凌乐乐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这么帅的男人,果然都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

    靳司夜几乎是强扯着凌乐乐过了这段红绿灯的。

    “靳司夜,我不想吃饭了。”凌乐乐的内心,有些崩溃,她突然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像一个失魂的人,迷失了方向。

    靳司夜没想到她竟然会中途变卦,立即不悦的皱了眉宇,高大身躯几步追到她,抓住她的手臂强问:“又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凌乐乐是真的心情不太好,刚才她恍惚间,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车内,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两个人有说有笑,她的心情能好吗?

    靳司夜当然不知道她在这短短的两分钟之内经历了什么打击,他忍不住气笑:“你心情哪不好了?”

    “你能不能别管我,给我一个小时,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求你了。”凌乐乐此刻真的只想一个人待着,满脑子都是过往的回忆。

    其实,她难受,不是因为未婚夫有新欢,她只是又联想到了凌家的没落,她内心痛苦,靳司夜又是罪魁祸首,她怎么能做到和他待在一起呢?

    “有什么不开心,也等吃了饭再说好吗?”靳司夜皱了皱眉头,低着声说道。

    “我不想跟你吃饭,我甚至不想跟你住在一起,靳司夜,不要以为你可怜我,对我好,就能抹去我对你的恨意,我办不到,我就是恨你,就是恨你把我家搞跨了,现在你还让我向你摇尾乞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凌乐乐一时悲伤难过,有些失去理智的朝他吼了起来,下一秒,她转身就要跑,却没料到旁边有根柱子,她没跑两步,就狠撞过去。

    满天的星辰在她的眼前闪烁着,凌乐乐气急败心再加上这狠狠一撞,直接撞昏过去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分秒之间,靳司夜想要救她都来不及,最终,只来得及接住她软下去的身子,看着她额头处扩散的红肿,他又气又好笑,就连逃都逃不掉,还指望着能远离他吗?

    他绝不答应。

    凌乐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是靳司夜的家。

    “嘶……”她感觉额头处传来隐隐的疼痛,她痛呼起来。

    “别乱动!”突然,卧室门外走进一抹高大的身躯,他的手里竟然拿着两个鸡蛋。

    “你想干什么?”凌乐乐惊心的揪住了被子,一脸怒气的瞪着男人问。

    靳司夜淡淡道:“你额头肿了,我给你拿热鸡蛋敷一下,难散血。”

    凌乐乐立即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完了,她这算不算是面目全非了?

    靳司夜见她没反抗也没说话,便拿鸡蛋在她额头处印烫着。

    凌乐乐完全傻掉了似的,一双眸子毫无焦距的盯着前方,感觉人生充满了绝望。

    “你刚才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吗?”靳司夜低着声问。

    凌乐乐僵直的眸光这才闪了闪:“我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话了,我失忆了。”

    靳司夜听了,忍不住的气笑一声:“撞一下就失忆了,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我儿子……”

    凌乐乐气呼呼的占他便宜,可把靳司夜给气黑了脸色。

    “凌乐乐,你这张嘴巴真欠。”靳司夜早就了解凌乐乐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了,可没想到她连这种失礼的话都说得出来。

    凌乐乐见他黑了脸,这才撇了一下嘴角;“你现在这样子,很像是在侍候我嘛,我哪有说错。”

    靳司夜真是败给她了,只好抿着薄唇,不想跟她说话,可手上动作一刻没停。

    也不知道是不是凌乐乐这张脸真的太美了,哪怕又红又肿还被撕破两条痕迹,可这仍然无损她的美丽,嫣红的是唇,清澈的是眼,挺俏的小鼻子,标准的瓜子小脸。

    靳司夜此刻离她很近,这么近距离,依旧看不到她脸上天生的瑕疵,仿若婴儿般的肌肤零毛孔,细腻嫩滑,触手难忘。

    “你真的不愿意给我工作吗?”靳司夜把第二枚鸡蛋印到她的红肿处,一边揉按着一边低沉询问。

    凌乐乐心头一咯噔,眸底闪过一抹苦色,她刚才说的都是气话,这会儿该怎么圆回来?

    “我不愿意,但我想要这份工作,如果你觉的我没有诚意,你可以让我离开。”凌乐乐在不违背意愿的情况下,说出了实话。

    “你继续留下来吧,最几天你已经替我把家收拾的越来越好了。”靳司夜淡淡说道。

    凌乐乐愣了一下,看来,自己的劳动成果,他是看在眼里的,她几乎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抹洗过一遍了。

    凌乐乐美眸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垂了下去。

    “靳司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能忍受我这样作死下去?”凌乐乐自己都讨厌这样的自己,没有原则,没有底线,没有自我。

    靳司夜目光深邃的望着她的脸蛋,隐藏在内心的那些话,让他一个字也不敢说出来。

    “我并不想毁掉你的人生,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快速还钱的机会,等到我们两不相欠的时候,我可能就不让你继续作下去了。”靳司夜随便找了个借口。

    “那么多人欠着你的钱,你为什么只对我宽容?”凌乐乐知道靳司夜很有钱,欠他钱的肯定不止她一个,可他却对她特殊了。

    “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那天在大学城演讲的时候,你上台送了我一束花吧,我觉的你是个心善的女孩子,两千万债务对你来说,也许是天文数字了,如果我不格外开恩,你什么时候才能无债一身轻?”靳司夜耸耸肩膀,还是不小心的透露了一些自己的心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