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08章 他心疼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轻悦没料到儿子竟然会怀疑是纪冥西欺负了她,她感动之余又觉的好笑。

    见男人朝自己递来了求救的目光,她只好轻笑的看着儿子说道:“轩轩,你误会了,你爹地没有欺负我,只是妈咪的伤口裂开了,他要帮我换药。”

    白轻悦说着,就转过身让儿子看看。

    “妈咪,你的后背怎么出血啦?”白轩轩一看见,小心脏就吓住了。

    纪冥西知道儿子是关心则乱,只好伸手摸摸儿子的脑袋,温柔道:“别担心,我现在就给她换药重新包扎,你带着妹妹在这里玩。”

    “哦!”白轩轩听了妈咪的话,这才没有继续误会纪冥西。

    纪冥西却心里很堵,他忍不住蹲下身来,与儿子平视着,低柔说道:“儿子,你以后不要再怀疑我了好吗?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欺负你妈咪的,不仅如此,我还会保护她,照顾她,不让她受别人的欺负。”

    白轩轩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下一秒,他立即扑过来,在纪冥西的俊脸上亲了一口:“爹地,我爱你。”

    小家伙亲完就跑,不过,他扔下的那句话,却让纪冥西堵闷的心情瞬间大好起来。

    白轻悦在旁边看着父子之间的好戏,忍不住的轻笑起来:“儿子真的很关心我。”

    “是啊,看出来了。”纪冥西俊脸一片无可奈何:“他什么时候才能为我着想一下啊,好歹也是我亲生的。”

    白轻悦见这个男人竟然吃醋,立即安慰他:“放心吧,儿子肯定关心你的,只是他嘴上不说而于。”

    “可我更喜欢他说出来,我就想听他说。”纪冥西很孩子气的回答。

    白轻悦瞬间无语了。

    “走吧!”纪冥西看到她衬衣上扩散的血际,心脏都揪紧了,虽然伤的不是他的身体,可是伤在她的身上,他更加心疼。

    白轻悦跟着他下了楼,纪冥西去找了医药箱过来,让她到卧室等他。

    白轻悦进了卧室,看到他平常睡的那张灰蓝色的床,她的心咯噔一跳,莫名的有些羞涩。

    纪冥西进来的时候,看到她呆站在床边,他伸手把门给关上了。

    “还愣着干什么?把上衣脱下来。”纪冥西低着嗓音开口。

    白轻悦还想衿持一下,可想到自己需要他的帮助,只好默默的伸手去解衣扣。

    纪冥西幽眸渐渐变的深沉起来,目光像一条直线似的,落在她一点一点解开的衣扣上面。

    若隐若现之间,他仿佛感受到了那一份的柔软,一如五年前他的放肆,身体莫名一热,竟然起了该死的反映。

    白轻悦美眸轻抬,男人像是受了某种惊吓,立即错开了视线,盯着旁边的墙壁,假装没有再看她,可内心深处,却有一头野兽在叫嚣着,想要挣脱多年的束缚。

    白轻悦动作虽然很缓慢,可她还是把上衣给脱下了,不过,只脱下一半,背对着她,轻咬着唇片,小声道:“你……能不能轻点,我怕疼。”原本还能克制的那股原始热欲,听到她这可怜的恳求,又差一点要失控了,纪冥西的嗓音一下子就暗哑下去:“放心,我会温柔一点的。”

    白轻悦浑身轻轻颤了一下,她让他轻点,可没让他温柔啊。

    他是不是误会了她什么?

    “你到床上坐下来,站着我不好处理你的伤口。”纪冥西见她僵着身子站着不动,立即低声要求她。

    白轻悦坐到了床沿处,就感觉到男人带着温度的手指,在她的后背肌肤上烫过,她忍不住的轻颤了两下,男人手指瞬间停住。

    耳边传来他关切的询问:“怎么了?”

    白轻悦立即摇摇头:“没事,你继续。”

    男人这才拿了小剪刀将她后背的纱布给剪开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扯到她的伤口,她明显的僵了一下,紧接着,她放在床单上的一只小手,骤然紧紧的捏住了那个床单,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男人目光不经意的看到她用力捏住床单的小手,脑海里又开始浮现出了五年前的画面,她也是因为疼抓床了身下的床单,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纪冥西莫名觉的难受,如果五年前,没有把她放走,是不是这会儿他已经享受到一切该享受的东西了。

    轻轻的将她的伤口揭开,纪冥西眸色一僵,一抹狠戾从他的眸底闪过,他痛恨的捏了捏拳头,真的很想将陈金良狠揍一顿,他竟然用刀尖将她的伤口刺的这么深,皮肉都翻开了,光是看着就触目心惊。

    白轻悦并没有看到自己的伤口,只是听医生说,没伤到骨头,但伤口挺深的,需要好好治疗,缝了两针,虽然打了麻药,可白轻悦仍然浑身冰凉,这会儿没麻药了,她更冷的发抖。

    “伤口裂开了一些,你不许再乱动了。”男人的嗓音都是暗哑的,像是在忍着受种的难受,他动作放的无比轻柔。

    “好!”白轻悦当然得乖乖听话了,她也不敢拿性命开玩笑。

    纪冥西拿消了毒的棉布轻轻的将她伤口的血迹擦掉,紧接着,又拿了纱布替她将伤口包扎起来,白轻悦疼的直咬唇,眼眶都有些红了。

    纪冥西心疼,却也只能狠心替她包扎,终于,这一切结束了,白轻悦咬的唇片都泛白了,捏着床单的手指一松,床单皱了一片。

    纪冥西也早就没有了胡思乱想的心思了,替她把衬衣轻轻的扯了上去。白轻悦额头都冒了一层的冷汗,她赶紧低头把扣子扣好了,转过身,就看到纪冥西目光幽深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我不好,陈金良原本要杀的人是我,你却做了我的替代品。”男人突然低下头,对她道歉。

    白轻悦俏脸写满了惊愕,随即,她自嘲道:“我也有错,起因是我,陈金良也恨我,只是,他想借我为人质来杀你,可我却不想让他那么做。”

    “傻瓜!”纪冥西今天中午就读懂了她眼底的心意,她竟然还想着保护他,他纪冥西是谁?岂会要一个女人的保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