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203章 可以为她不要命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纪冥西,你诓我?”刚才好不容易被安抚好的陈金良,突然听到纪音兰的话,他气了个半死,立即恨恨的低吼起来。

    纪冥西心脏一滞,额头青天筋都快要爆跳起来了,他冷冷的转身盯住了纪音兰,随后,他下了一道九六命令:“把这个女人拖到会议室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让她出来。”

    纪音兰原本以为在公司,谁也动不了她,可没想到,纪冥西竟然要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把她关进会议室,而且,他刚才对她的称呼也变了,不是叫她大姐,而是这个女人……

    “你们谁敢?”纪音兰立即拿出气势想要震慑那些人。

    “动手!”纪冥西此刻脸色阴沉沉一片,他冷冷的再次下达了命令。

    秦寒立即打了一个手势,几名保卫迅速的架住了纪音兰往最近的一个会议室走去了。

    这一幕,又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惊呆了,纪总竟然用了如此粗暴的方式对待纪家大小姐,他不会真的失去理智了吧?

    陈金良原本以为纪冥西骗了他,正想拿刀去捅白轻悦的后背,却没想到纪冥西直接让人把纪音兰给关起来了,他动作又是一停。

    纪冥西再一次的转身望着陈金良:“这个公司,我说了算,我答应你的事情,一件都不会食言。”

    陈金良被纪冥西眸底的光芒折服,他这才发现,一个有魄力的男人,竟然会让人对他产生如此强大的敬畏之意。

    “好,我相信你,纪冥西,你要是敢玩我,我一定还会再来的。”陈金良终于信服了,他其实也怕的要命,毕竟从小到大也算老实人,除了感情混乱,也没别的胆子干了这种坏事。

    陈金良松开了手,白轻悦被他勒的快要断气了,大脑一片的空白,她双腿虚软的几乎走不了路,后背灰色的套装已经染出一片血红。

    “把她送去医院包扎。”纪冥西看到白轻悦这种虚弱的状态,恨不能上前将把她住,亲自送医院去,可他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抱她,去表示出亲密感。

    陈金良看着自己的人质被冲过来的两名女保卫给带走了,他突然觉的心底一空,一种恐惧感,瞬间缠住了他。

    他抬头去看站在他面前的纪冥西,刚才还有温度的双眸,此刻仿佛能将人冻住,陈金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纪……纪总,你要跟我怎么谈?”陈金良咽了一口口水,强行拿出勇气来开口问他。

    纪冥西目光像在看死物一样的盯着他,这让陈金良后背冷意直冒。

    “陈金良,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你更惨的人,你知道吗?他们穿不暖,吃不饱,随时有可能饿死病死冻死,如果我愿意分享我的财富,我捐出去,那叫慈善,是积德的,可我不会施舍给一个杀人犯,因为,他不值得我的可怜,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怎么谈?我说了算,我现在只想告诉你,等待你的不是高薪职位,而是把牢底坐穿。”纪冥西的声音并不算响亮,可四周死一样的寂静,他低沉又冰冷的声音在回荡着,让在场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纪冥西……你竟然言而无信。”陈金良愤怒的睁圆了眼睛,手里的水果刀指着纪冥西:“你就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恶魔,还谈什么慈善,你只会带人上绝路,哈哈,我真蠢,竟然还相信你会放过我。”

    “陈金良,你走到今天,也许就是因为你蠢吧,又或者是你贪欲太重,贪钱贪权还贪美色,你有妻子有孩子,还跟公司女职员搞在一起,你想过你妻儿的感受吗?”纪冥西冷笑质问他。

    陈金良胀的脸红脖子粗,他之前没敢想,现在不得不想,正是因为他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所以才冒了这次的险,可最后,他却失败了。

    “纪冥西,你别在这里拿至高的道德来绑架我,我就不相信你结婚了,你就不会对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说出拒绝的话,说不定,你会比我还乱来。”陈金良立即反唇相讥,他觉的男人都是这个德性的,得不到的总会想要。

    纪冥西薄唇闪过一抹冷笑:“我纪冥西在此发誓,我如果找到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我绝对不会背叛她,不会让我的孩子对我失望。”

    旁边一群女人哗的一声,都难于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仿佛纪冥西的这个誓言是说给她们听的,一个个激动的不行,虽然大家都知道誓言很假,从男人的口中说出来,更叫人不敢相信,可纪冥西的每一个字,都给人一种信服的力量。

    “哈哈哈,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可笑的话,我们都是男人,男人脑子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这些话,你就拿去骗那些无知的女人吧,等到他们上了你的床,你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将她们踢开的,这就是男人的本性。”陈金良立即笑的更加猖狂,觉的这世界上没有像纪冥西这样不乱来的男人。

    旁边的秦寒已经非常愤怒了,立即开口道:“陈金良,警察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你想好说词了吗?”

    陈金良吓的脸色惨白,立即往后退了去,手里的水果刀也在挥动着,吓唬着纪冥西:“不要抓我,放我走,不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我死在你公司,你休想脱得了干系。”

    “跳啊,不过是赔笔钱送你去安葬。”纪冥西冷冷的开口。

    陈金良没想到纪冥西竟然不阻拦他,他不由的往下看了一眼,从这里看下去,下面的车子就跟纸盒子一样小,他的双腿一个抖颤,哪里还敢继续往后退去。

    “这么高的楼摔下去,会变成一摊乱肉,只怕连个全尸都没有,既然你这么不要脸,那正好可以混一个面目全非。”纪冥西低头,习惯性的转了一下大拇指处的玉扳指,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仿佛是他勇气的来源,每当遇事,他都会有这个习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