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97章 有人又吃醋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白轻悦明知道这个男人的话有一半是骗人的,可她为什么还是感动了?“这手链太贵重了, 我不能要。”白轻悦本能的拒绝了。

    “我送出去的东西,不会收回来的,你如果不要,我就把他扔到垃圾桶里去。”纪冥西九六这是强行要送出去了。

    白轻悦听到他说这种气话,不由的笑起来:“我不能天天花你的钱,我不要不是因为我不喜欢,我只是觉的……要不起,你供我们母子三人吃住,我的工作也是你安排的,我每天都在接受你的好处,如果还让你继续为我破费,我心里过不去。”

    纪冥西听到这样说,这才好受了许多,他却还是绷着表情说道:“我欠你的,岂是这些钱财能迷补的?你只管心安理得享受这一切,这是你应得的。”

    “没有什么是我应得的。”白轻悦立即轻声争论。

    “有,我的东西,就是你应得的。”纪冥西的理由更加的坚定。

    白轻悦俏脸泛起一抹桃粉,她又羞又急,却又争不过这个男人。

    白闪闪站在两个人的身边,仰起小脑袋,一双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可她知道爹地妈咪这是要吵架的节奏了。

    “爹地,妈咪,你们不要吵了,我害怕。”白闪闪一颗小心灵立即就慌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儿从她的小脸上滚落下来,她用手背抹着眼泪一边哭着说道。

    白轻悦和纪冥西听到女儿突然被吓哭了,皆是一惊,赶紧要蹲下去安慰女儿,却由于动作太同步了,两个人的额头又撞了一下。

    “呃……”白轻悦立即伸手捂住撞痛的地方,男人也窘了一下,低声关切:“没事吧。”

    白轻悦莫名觉的好笑,摇摇头,转身快速往卧室走去,手心里却紧紧的捏着男人送的那个盒子,算了,不要白不要,她不跟他争了。

    纪冥西赶紧把吓哭的女儿抱了起来,薄唇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温柔的安抚:“闪闪,别哭了,爹地不是跟妈咪吵架,我们只是在商量事情。”

    “真的吗?”白闪闪眨眨眼睛,泪珠儿又滚下来。

    “当然是真的,爹地向你保证,不会跟你妈咪吵架的。”纪冥西看着女儿这吓坏的样子,突然自责,早知道这样就能吓住女儿,他刚才就不跟白轻悦争论了。

    白轻悦换了一件家居服走出来,看到女儿被哄好了,她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却不再是以前的担惊受怕,悲伤沉重,反而有一种温暖在心间流淌着,有了这个男人的存在,她母子三人好像也没有流浪的惊慌感,而是有了一个可以栖息的家园。

    靳司夜的顶层豪华公寓内,他刚从公司回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推门进来,就发现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股烧焦的味道,吓的他赶紧往厨房跑去,连鞋子都来不及换下来。

    “凌乐乐!”他大喊着冲了进去。

    “别……别进来,我在做晚饭呢。”里面传来女人呛咳着的声音。

    靳司夜赶紧把抽烟机打开,在烟雾之中,看到了凌乐乐惊慌失措的脸蛋。

    “抱歉,我忘记打开抽烟机了。”凌乐乐一脸懊恼的表情。

    靳司夜看着她在锅里翻炒的菜,早就焦的的不能看了,更别说吃进嘴里去,那绝对就是毒药。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别做饭,等我回来,你这样很容易把我房子点燃的。”靳司夜看着她脸上都沾着灰灰的东西,叹了口气,声音染着一抹怒色。

    幸好他今天提前下班回来了,如果他还像往常一样十点回来,真怕这个女人玩火自焚了,那他良心得多痛。

    凌乐乐一副做错事的表情,乖巧的挨着他的训,小声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吓唬你的,我只是想做好我的本份工作。”

    “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们出去吃。”靳司夜还想再教训她,却看到她像孩子似的认错脸,哪里还舍得再骂她,只好缓了语气,淡淡开口。

    “好!”凌乐乐立即转身往卧室走去,她浑身都是油烟气息,真的得好好洗个澡才行了。

    靳司夜忍不住双手插腰,站在厨房内,看着被弄的一团乱的厨房,他只好认命的收拾了起来。

    突然,他看到旁边放着一只白色的手机,这是凌乐乐落下的。

    靳司夜伸手想把它拿开,突然,一条短信亮了起来。

    靳司夜本不该去看的,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屏幕上瞟去。

    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我愿意出价两百万买你的第一次,如果你答应,马上联系我。

    靳司夜只不过是瞟一眼,可却没想到竟然让他看到了这么肮脏的字眼。这个女人在跟别的男人做交易?

    靳司夜的心,就像被千刀万剐了似的,瞬间痛到麻痹。

    他大掌死死的捏紧了她的手机,恨不能直接将手机给捏扁了去。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跟这些混蛋做这种无耻的交易?

    为了钱,她真的可以什么都出卖吗?哪怕是她的身体?

    靳司夜气到肺疼,他直接将手里的抹布狠狠的扔下,转身大步的朝着凌乐乐的房间走去。

    凌乐乐正在洗澡,水声哗然,玻璃门映出淡淡的一个纤细的身影。

    靳司夜大掌紧捏成了拳,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道玻璃门,他无法相像,这个女人如果真的答应了那些混蛋的交易,这个时候,是不是她连衣服都不会穿,就出来见那些男人。

    凌乐乐洗了澡,就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了,只是,她刚一出来,就吓的她又躲回了浴室里,她记得刚才明明把门关上了的啊,为什么靳司夜会在她的房间里?

    “我要换衣服,你出去。”凌乐乐有些生气了,不请自来,这就是靳司夜对待小保姆的尊重?

    “你在跟什么男人做交易?”靳司夜俊脸沉郁如铁,声色严厉的质问。

    凌乐乐愣住,皱着眉头答他:“你说什么交易啊,我听不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