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84章 裴一漫的下场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裴一漫这个时候出去办事了,没在办公室,不过,她很快的就接到了人事部的电话,通知她明天下班之前写好辞逞。

    裴一漫正在跟一个重要的客户喝茶聊着天,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就是睛天霹雳,把她直接惊呆了,她急急的撇下客户赶回了公司。

    她觉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恶作剧。

    她急匆匆的推开了陈金良的办公室,就看到陈金良摊坐在办公椅上,一脸木然。

    “怎么回事?人事部通知我写辞职单,为什么?谁有权力这么做?”裴一漫一进来,就咄咄逼人的质问陈金良。

    回答她的是陈金良手里的一踏资料,直接甩到她的脸上,身上,紧接着是男人发飙的声音:“就是你这个贱人,你毁了我,你彻底的把我给毁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还要逼我离婚吗?你还会想要嫁给我吗?”

    “陈金良,你什么意思?”裴一漫的内心,恐惧在扩散,她瞳孔睁大,愤怒的质问。

    “什么意思?我们都得滚蛋,我们的事,自认为天衣无缝,可纪冥西的手里却有多达一百张我们偷情的照片,我脸都丢光了,我的人生彻底的玩完了,我没有了工作,我什么都没有了。”陈金良愤怒的大吼起来,脸红脖子粗。

    “什么?这怎么回事?纪总怎么会管我们的事情?”裴一漫终于偿到了什么叫害怕,她脸色惨白如雪,往后退了一步。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公司有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更何况,我们还是偷情,这种名不正方不顺的事情,我早就跟你说了,适可而止,你呢?一次一次的给我打电话,一次次约我,你就是想毁了我。”陈金良这会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裴一漫,因为,他觉的这一切错误的开始,都是裴一漫主动引起的。

    裴一漫脸色胀的通红,她真的看透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自私自利,遇事推脱的劣质品行。

    “陈金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睡我的吗?我打电话给你,你可以不接,我叫你来酒店,你可以不来,这会儿怎么就怪我了?明明就是你自制力不够,还怪我骚啊?”裴一漫这会儿也直接跟他撕破脸来大吵起来了,她也很委屈,她也丢了颜面丢了工作。

    “我不知道为什么纪冥西要突然找上我们,这肯定有原因的。”陈金良黑着脸,在办公室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一时大脑凌乱。

    裴一漫却冷哼一声:“我觉的肯定是白轻悦那个贱人干的好事,你不是说她认识秦寒吗?说不定她就是让秦寒鼓动纪冥西过来的,一定是的,这该死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狠毒阴险,我倒是小看她了。”

    陈金良浑身一冷,这才找到了原因,他恨恨一拳垂打在桌面上:“今天纪冥西在会议室里见过白轻悦了,没错,一定是白轻悦说了什么,纪冥西才会把我们给辞了,我找她去。”

    “我跟你一起去。”裴一漫这会儿已经没空恨陈金良了,他们现在都处在同一种处境之中,当然要同仇敌忾了。

    白轻悦正坐在办公桌上,但她却无心工作,因为,她还在想着刚才纪冥西冷酷的样子。

    “白轻悦,你到底跟纪总胡说了些什么?”陈金良走过来,一掌狠拍在她的桌面上,目光怨恨的盯着白轻悦质问。

    裴一漫也愤怒的吼她:“你是不是在纪总面前说我们的坏话了?你真是阴险歹毒,竟然玩这种恶心的手段。”

    白轻悦没料到陈金良竟然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但事实上,这的确跟她有点关系。

    “陈总,我什么都没说。”白轻悦实话实说,她和纪冥西只聊了几句就聊一些无关的话题了。

    “呵,你是不是跟秦寒有一腿?纪总说我们破坏了公司的规定,你们呢?你们也算是办公室恋情吧,我们要丢饭碗,你们也保不住吧。”陈金良冷笑讥讽。

    白轻悦表情一愕,不知是气还是觉的可笑,她立即严着表情说道:“你们误会了,我跟秦助手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认识而于。”

    陈金良还想再说什么,程静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不再惧畏陈金良,双手环在胸前,冷嘲道:“怎么,你们的关系被上面查出来了,就想让一个小姑娘来担责任?你们脸可真大啊。”

    裴一漫看到程静,就两眼喷火,立即恨声盯着她问:“不是她,就是你在背后搞鬼,我看你是恨不能赶紧坐上陈总的位置吧,所以就玩阴的,把我们两个赶走,你好上位。”

    “随便你们要怎么说,总之,你们马上就要离开公司了,公司的事情,好像跟你们没关系了吧。”程静冷笑起来。

    裴一漫身边几个忠实粉听到这句话,脸色皆都惊慌难看。

    如果裴一漫要离开公司,那她们肯定也留不得了。

    “你们等着,我不会就这样甘休的。”裴一漫见围过来的同事越来越多,这场面越来越可笑了,她还是丢不起这个脸,转身就走了,陈金良也羞愧不己,也快步的回他办公室去了。

    白轻悦暗呼了一口气,回过头感激的看了一眼程静。

    程静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别怕,他们不敢怎么样的,开除他们是纪总的意思,跟我们没关系。”

    “可他们好像觉的是我们害了他们的。”白轻悦苦笑起来。

    “如果他们没破坏公司规矩,我们就算想害,也找不到机会啊,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他们的身上。”程静笑起来。

    白轻悦觉的有道理。

    当天下午,陈金良和裴一漫就各自收拾好了东西,从自己的办公室离开了,所有人都看好戏的看着他们,觉的这真是对公司的人上了一堂深刻的教育课,公司的规矩不是摆设,还是不要轻易去触碰,否则,不管职位高低,都有扫地出门的危险。

    白轻悦下了班,打算回家,刚走到车子旁边,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的车子硬生生的比别人矮了一截,她仔细一看,才发现四个轮子竟然都被人放了气,她大脑顿时一炸,谁干的?

    真是太不道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