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83章 再也翻不了身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裴一漫能力挺好,就是心胸太狭窄了,不容他人,这一点性格上的欠缺,导致她无法在事业上走的更长远,如果没有人提醒她去改变,只怕她就算换下一个工作,也绝对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的。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九六工作,对了,记得把表情整理一下,不然,你出去,人家会觉的我们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纪冥西看着她俏红的脸蛋,突然觉的逗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白轻悦气呼呼的瞪他一眼:“都怪你。”

    纪冥西耸耸肩膀,温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好,怪我,我不对,下次不敢了。”

    白轻悦才不相信他的话,下次他还敢,还会变本加厉。

    “对了……”就在白轻悦把面具还给他,推门要出去的时候,男人突然又开了口。

    白轻悦回眸望着他,就听到男人俊脸染着邪气:“晚上有空吗?”

    “干嘛?”白轻悦一脸认真的问。

    “一起睡觉。”男人说完这句话,自己先笑出声来。

    白轻悦俏脸彻底的被他给羞红了,羞恼的瞪他:“你真无聊。”

    白轻悦直接打开门就走出去了,一张羞红的脸,引起了门外一群人的猜测。

    纪冥西笑的有失他高贵冷静的形象了,他赶紧把面具带了回去,这个时候,秦寒走了进来,看到纪冥西眸底还残余笑意,他不由的心想,二少爷这次来的挺值的,看样子,早上会议带给他的阴郁,已经因为白小姐而消失不见了。

    “少爷,接下来要怎么做?”秦寒低声请示他。

    “把陈金良叫进来。”纪冥西的表情管理是非常专业的,在面对外人的情况下,他可以迅速冷静下来。

    陈金良听到纪冥西点了自己的名,他赶紧满脸微笑的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了纪冥西的面前。

    财富是可以压人的,至少,已近中年的陈金良在年轻的纪冥西面前,他的气势就短了一截,并且,他紧张不安到不敢去看他面具下那双深沉的眼睛,害怕会被他洞察到内心的想法。

    “你跟裴一漫是什么关系?”纪冥西不说废话,直接问。

    陈金良吓的后背一僵,冷汗冒的更快了,他紧张的搓着手,干笑着答:“纪总,我跟她就是上下属的关系。”

    “是吗?”纪冥西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旁边站着的秦寒直接从他手里提着的公文包里扔出了一堆照片。

    陈金良看到那些照片上的内容时,吓的他浑身一颤,冷意直冒,紧张的差一点瘫倒,急声解释道:“纪总,我可以解释,其实,是裴一漫主动来勾引我的,我真的没想对她做什么。”

    “他勾引你,你上勾了,就这么简单的事,何必解释?”纪冥西冷笑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修长白晰的手指在办公桌上轻弹游走,优雅又尊贵,却又带着不近人情的狠:“公司的规矩,你确定有看过?”

    “纪总,是我不对,我犯规了,我不该跟女下属不清不楚的,请你再给我一闪机会,我一定改正,我绝对不会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陈金良这会儿吓的腿都发抖,冷汗急急而下,满脸都是知错的表情。

    “你要怎么改正?你觉的我会给你机会吗?你们造成的印象,抹黑了公司的形象,谁还敢放心大胆的在公司上班?一个没有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只会令那些有才华的人退避三舍。”纪冥西声线并不响亮,但却充满了威慑力,吓的陈金良手指开始发抖,他仿佛末日来临一般,看不到一丝希望。

    直到这一刻,他才突然想到自己已经步入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爱美花钱的老婆,孩子光学费一年就好几万,老人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可他却即将面临失业的危险,这份焦虑和恐惧,让他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惶恐不安的恳求道:“纪总,我真的知错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我会勤勤恳恳的工作,我会把公司的名誉和业绩摆在第一位,我立即就把裴一漫开除,我保证跟她不会有任何的往来。”

    “明天下班之前,把你们两个人的辞呈递过来,如果你还想留有尊严的话,你现在就起来,我不是神明,不值你这一跪,我只是一个商人,以利益为重,你该跪的是你的父母。”纪冥西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半点情面都不留。

    秦寒走过来,对着已经惊呆失魂的陈金良说道:“公司最后一条规定,麻烦再好好读一读,我们对泄密者,绝不留情。”

    陈金良吓的脸色惨白,抬头,却只能看到秦寒跟随纪冥西离去的身影。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陈金良吓坏了,他从地上快速的爬了起来,还想跑出去向纪冥西求情。

    此刻纪冥西正好走到进办公室的大门口了,陈金良已经不顾颜面的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再向他求情。

    秦寒却大步往前走了一步,将他直接挡开了。

    “纪总,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犯这种弱智的错误,我在这一行干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才有今天,你不能说炒就炒我,请你不要这么冷酷无情,我还有孩子要缴,还有老人要抚养……”

    纪冥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听着他的话,他却不为所动,只淡漠着声线问他:“这世界上谁没有要抚养的人,谁不是上有父母下有孩子,机会只有一次,我不好好争取,那只能把这机会让出去,给更有能力的人。”

    纪冥西的话,犀利如刀,扎进了陈金良的内心,他整个人又呆掉了。

    白轻悦从办公室快步的跑出来,跟随着一众同事看着这一刻的热闹。

    她看到了纪冥西的冷酷,她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说实话,她觉的陈金良可怜,但又不值得同情。

    秦寒目光盯着陈金良,冷声道:“让开。”

    陈金良浑身一僵,赶紧让开了路,纪冥西一行人,快步离去。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仿佛死一样的寂静,大家都不敢置信,平日里总是摆威严的陈总,竟然也有这么低声下气的时候,有些人觉的痛快,有些人觉的活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