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82章 为她扫清障碍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秦寒所念的名子,都是办公室里的男同胞,只有她一个是女同事。

    很快的,全办公室的女性都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盯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新人运气会这么好,简直就像开挂了似的,好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在她的身上,就连面见纪总这种小概率事件,也能轮到她。

    白轻悦也受宠若惊,当然,她又觉的这像是纪冥西故意找她过去说话的。

    在公司,以一种合理的方式见她,为什么有点像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剧情?

    白轻悦公式化的答应了一声,秦寒倒是挺会演的,他半点没表现出他和白轻悦认识的样子。

    三名男同事过去了,几分钟后就回来了,终于轮到白轻悦了,白轻悦莫名紧张了起来。

    好奇怪,在家里见到纪冥西,她根本没这种紧张感,为什么在公司,她却像一个菜鸟要去见老板似的,手心都在冒汗呢?

    白轻悦走出走廊,来到会议室,发现会议室门口站着一排人,全是公司部门的负责人,她一下子更紧张了。

    “白轻悦,进去好好回答纪总的提问,不要慌,不要乱,记住啊,一定要好好回答,不要乱说话让纪总不高兴。”陈金良从来没有此刻这么重视下属,他压低了声音对白轻悦提醒着,可他又是不安的,怕白轻悦会说点什么,让他身败名裂。

    白轻悦点着头,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诺大的会议室,纪冥西很随意的将一把椅子拽出来,摆在落地窗前,而他侧慵懒的靠坐着,跷着二郎腿,借着修长有力的腿在轻转着那把椅子,他脸上的金色狐狸面具,仿佛公报人魂魄似的,令他看上去岂止神密,简直就是蛊惑人心。

    白轻悦还从来没见他这样俊美的令人心神恍惚过,她又有一种冲动,想过去把他的面具摘下来,想看到他面具下那张更有亲和力的俊脸。

    “发什么呆?不想过来吗?”纪冥西将椅子转过来,面对着她,藏在面具的那双眼睛,直勾勾又放肆不堪的盯着她打量着。

    这个女人又不听话了,依旧穿着她那仅有的几套职业装,没什么质感,显的寒酸廉价,可偏偏,她的身材却又好的令人着迷,由其是她上身那几乎要撑爆的衬衣,尺码傲人,吸引着男人的目光,无法移开。

    纪冥西也就只有在面具的掩饰下,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欣赏着。

    白轻悦双手绞在身前,轻步的朝他走了过来,声音带着一抹讶异:“你怎么来了?”

    “你猜?”男人邪气的薄唇上扬着。

    白轻悦顿时勾起了紧张不安感,她干笑了一声:“我怎么猜得到?”

    “你难道就不猜一下,我是专程为你而来的吗?”男人声线低沉撩人,显的不那么正经,可又惑人心跳,让人心底发慌。

    白轻悦呼吸瞬间就不顺畅了,俏脸也泛了点点的桃红,她更加尴尬了几分:“纪冥西,现在是上班时间,不是你耍流氓的时候,你还是忙正事吧,我先走了。”

    刚才还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一听到她要走,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大身躯一闪,长腿几步就迈到她的面前,挡了她的去路。

    “这就要走了?”男人的声线,染着几许的失落感。

    白轻悦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他,却发现,透过面具,她无法看清楚他的真实表情,她忍不住手痒,抬起来,将他脸上那个面具用了点力气扯开了。

    “正合我意。”男人薄唇笑意加深,下一秒,他就捧住了白轻悦的小脸,薄唇轻狂吻了下去。

    白轻悦手里抓住他的面具,另一只手也被他大手挡在他的胸前,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她的唇被男人封住了,一吻至深,方得甘休。

    白轻悦的呼吸都要被男人给夺去了,她俏脸又红又热,终于气恼的用了力气将男人给推开了,呼吸已经不稳,眼神慌乱急闪着:“纪冥西,你别这样行吗?”

    纪冥西满足的抿了抿薄唇:“别怕,这里没有外人。”

    白轻悦听了他这句话,更加要被气死了,难道没外人,他就可以这样非礼她?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我以为你会喜欢。”男人见她生气了,俊脸突然显的委屈了起来。

    白轻悦简直要哭笑不得了,她哪里喜欢了?她…就算喜欢,也不能天天来吧。

    纪冥西见她不反驳,心底有了答案,便又靠近了她三分,薄唇染着笑意:“听说你在办公室被人欺负了,我特意赶来求你的。”

    白轻悦眸子一亮,抬起与他对视着:“你怎么知道我被欺负了?”

    “被人打了脸,还不敢反抗的那个人,难道不是你?”男人说话之间,手指已经温柔的在她的脸蛋处轻轻的触摸着。

    白轻悦内心一惊,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她挨大的是左脸啊?

    “我没想让你来帮我。”白轻悦羞赫的低下头去,如果她接受了男人的帮助,会显的她无能还仗势欺人。

    “可我不想再让你受委屈了,敢打你的人,我会双倍奉还。”纪冥西眼神突然变的像凶神恶煞似的冷酷,声音也冷的泛起了寒意。

    白轻悦浑身一抖,忍不住的问他:“裴一漫的脸,是你找人打的?”

    纪冥西冷哼一声:“我没要她的命就算好了。”

    “你别伤人。”白轻悦吓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还真的怕他会冲动之下,真的要了人家的性命,那可是违法的大事件。

    纪冥西低眸,看着女孩子那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他微微怔愕。

    除了他的母亲,好像没有谁会关心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这个女人这是要管着他了吗?

    很好,他就欠缺一个敢管他的人。

    “如果你不希望我伤人,我不伤人,但我有别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纪冥西又笑了,他一笑,那张脸就有祸国秧民的潜质,能够让人心动到灵魂发颤。

    白轻悦总算是安心了几分:“裴一漫只是喜欢公报私仇,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不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