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74章 绝不放过白家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睡觉,我累了!”顾瑞泽是喝了酒的,这会儿,他完全的释放自己后,就觉的心里和身体都空虚之极,他只想安静的睡一觉,睡梦中,才能有机会和那个令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在一起。

    乔金雅看着身边男人侧过身去,背对着她,几秒就呼呼睡着了。

    她却睡意全无,她躺着,瞪着天花板,在心底恨恨的想着刚才那个女人的名子。

    轻悦?

    是谁?

    乔金雅只知道顾瑞泽有个妻子叫白兰兰,但因为犯了法,被抓进去坐牢了,却还不知道顾瑞泽竟然还爱着一个叫轻悦的女人。

    女人都是善妒的,更何况,乔金雅还是奔着顾家少奶奶身份去的。

    她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阻挡她前进的女人,所以,她一定要知道这个叫轻悦的女人是谁。

    乔金雅见顾瑞泽睡着了,她胆大妄为的伸手拿了他的手机,随后,她抓了顾再泽的一只手,用他的拇指把手机解锁了,轻步的往浴室走去。

    乔金雅本来就是一个心思精明的女人,她觉的顾瑞泽的手机里,肯定有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

    乔金雅先是察看了短消息和相册,短消息倒是有不少女人给顾瑞泽发一些暧昧不明的短信,有的顾瑞泽会回复几句,有的则是被他无视了。乔金雅看到这些不要脸的女人,气的她真想删了这些短信,可她又不能这样做,她不想让顾瑞泽知道她看了他手机。

    最后,她在通话记录中,找到了一个叫白轻悦的女人。

    乔金雅快速的把白轻悦的联系方式给记下了,这才将手机轻轻放回到床头柜上。

    只要有了白轻悦的联系方式,乔金雅一定会见到她的。

    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能耐,让顾瑞泽对她如此动情难忘。

    清晨来临,天气突然降温了,夏天快要过去,初秋来了。

    白轻悦给两个小家伙多填了一件衣服。

    纪冥西昨天晚上还是厚着脸皮挤到白轻悦身边去睡的,不过,他却还算规矩,没有对白轻悦做过份的事情,这只是白轻悦清醒后的认知,在她熟睡中,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做了多少坏事,她又怎么会有记忆呢?白轻悦昨天晚上带病看资料到深夜十二点多,此刻睡眠严重不足,可她还得早起去公司。

    “这么敬业啊?”纪冥西发现白轻悦好像非常重视这份工作,不由皱眉。白轻悦快速的喝了口牛奶,抬头看了一眼纪冥西:“我上司很重用我,我不能让她失望。”

    “就算重用你,你也要注意身体。”纪冥西轻声责备她。

    白轻悦笑了一声:“我没事了,感冒已经快好了。”

    纪冥西却笑不出来,看着她转身下楼的背影,心里莫名有些空落。

    中午时分,纪冥西接到了警方那边来电,白轻悦母亲还是没有消息,已经扩大了打捞的海域,可仍然一无所获,他们在请示纪冥西是否还有打捞下去的必要性。

    “感谢警方的认真负责,既然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这件事情我自己再想办法吧,不麻烦你们了,谢谢。”纪冥西客气的感激了几声,挂了电话。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目眺远处那栋蓝色的大楼,此刻,白轻悦就在那栋楼里工作。

    他真的不愿意把这么残酷的事实告诉她,她最近明显休息的更好些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噩梦连连,泪湿枕套,他知道,她一直在努力的调整自己,不轻易泄露出她的悲伤,她这么坚强,他真的不想再让她哭泣。可这是她母亲的最终结果,他如果忍不着不说,对她会是更大的伤害。纪冥西拿出手机,翻到她的电话,拨通。

    “喂!”女人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我!”男人低着声说。

    “我知道,我存了你的名子。”白轻悦有些羞。

    纪冥西沉默了两秒后,开口说道:“刚才警方给我打了电话,目前打捞已经十多天了,区域一直在扩大,可仍然没有你母亲的消息。”

    他的声音尽量的放轻柔了,可他还是听到了对方女人急促的呼吸声。

    “还是没找到吗?”这个消息对白轻悦来说,简直就是绝望。

    “抱歉,我承诺会找到她的,可是…”纪冥西嗓音一梗,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能安慰她。

    白轻悦用力的吸紧了一口气,忍住想痛哭的冲动,哽咽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其实,我早就该接受这个结果的,只是我一直自欺欺人,以为只要没有找到妈妈,她说不定就还活着,是我给自己太大的希望了。”

    “白轻悦!”男人突然心疼的轻唤着她的名子。

    “我没事,我先挂了,还是要谢谢你,不要再找了。”白轻悦知道纪冥西为了找妈妈动用了关心和金钱,他为自己做的够多了,她真的不敢也不能再麻烦他。

    “轻悦。”男人突然有些急促的低唤了她一声:“你节哀。”

    白轻悦原本还想挂了电话的动作,因为他的声音,又停住了,她忍了许久的泪水,凶涌而下。

    “谢谢,我没事。”白轻悦还是快速的将手机挂断了,她从办公桌站了起来,低头快步的朝着电梯的方向跑了去。

    她走进电梯,猛戳着顶层的数字,幸好这会儿电梯里没人,不然,她真怕自己失控的样子会吓坏别人。

    顶层,凉风呼呼吹着,白轻悦只觉的脸上的泪,瞬间就被吹冷了,她呆呆的站在无人的扶拦前,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脑海里全是妈妈在世时对她说的话,她的音容笑貌就像照片,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

    “妈,对不起。”白轻悦痛苦的捏着拳头,虽然罪人已伏法,可却无法消去她内心的恨怨。

    她不明白,人命在金钱的面前,真的就不堪一击吗?

    那些罪恶的人,他们就不怕会有报应吗?还是他们觉的,妈妈的死无足轻重,不会影响到他们继续发财?

    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白温楠的,她要让他偿偿绝望的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