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73章 又一个替代品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纪冥西被女儿这句话问的有些蒙圈,俊美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呆样。

    “有没有嘛,告诉我嘛。”白闪闪两只嫩嫩的小手捧住了爹地的脸颊,不让他看向别处,只能看着她。

    白轻悦在厨房里面就听到了父女两个人的对话九六,她不由的停下手里的动作,往厨房门口走了几步,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纪冥西是如何回答女儿这个问题的。

    纪冥西被女儿的胖嘟嘟的小手捧着,他哭笑不得,只好亲亲女儿的脸蛋,温柔的告诉她:“有啊,在爹地的心里,还有个宝贝。”

    “是哥哥吗?”白闪闪的小奶音立即响了起来,她一猜就是哥哥了。

    “除了哥哥,还有一个。”纪冥西笑着答她。

    白闪闪小脸蛋立即蒙住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爹地:“我和哥哥不是爹地唯一的宝贝吗?”

    纪冥西原本只是逗逗女儿的,却没想到,她一双大眼睛竟然泪汪汪的,他吓了一大跳,女儿这是动真格的?

    “闪闪别哭,爹地告诉你就是了。”纪冥西慌的手忙脚乱,赶紧伸出手指去擦女儿眼角掉下的泪珠儿。

    “谁呀?”小家伙扁着小嘴巴,非常想知道。

    躲地厨房门旁的白轻悦,一颗心也莫名的高悬着,纪冥西还有一个宝贝?

    这一瞬间,为什么她的心里这么酸?像是谁不小心倒了半坛子的醋进去。

    “是你妈咪。”纪冥西终于在女儿滚出第二行泪水的时候,给出了答案。小家伙一愣,眼泪都忘记眨下来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爹地。

    “是妈咪吗?”小家伙反映过来后,立即伸出小短手紧紧的抱住了纪冥西的脖子,都是眼泪鼻涕的小脸蛋往男人颈部擦了去:“爱爹地,爱爹地。”

    纪冥西被女儿这小狗属性给逗的笑个不停,他从来没想到女儿竟然还有这么粘人的模样,可爱极了。

    而此刻站在厨房门旁的白轻悦,已经呆成了木雕。

    她万万没想到,纪冥西的答案会是自己,她不知是惊是喜,但嘴角却忍不住的往上扬了起来。

    刚才倒进去醋,也被人换成了蜜,甜成一片了。

    纪冥西抱着女儿就往厨房走过来,白轻悦吓的赶紧回到洗菜盆边上,弯着腰,假装在洗菜。

    “妈咪,爹地说他还有个宝贝,就是你哦,你开心吗?”就在白轻悦以为这个话题可以终止的时候,没想到女儿一张大嘴巴,立即将这个话题重新点燃。

    纪冥西和白轻悦皆是一怔,下一秒,都觉的气氛尴尬不己。

    “咳……闪闪,去找哥哥玩,我帮妈咪做晚饭。”纪冥西轻咳一声,掩饰着俊脸上的不自然,把女儿支开,是怕这个小家伙又说什么令人尴尬的话。

    白闪闪心满意足的,一蹦一跳去找哥哥玩了。

    女儿一走,白轻悦就觉的厨房都变的狭窄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人身材太过高大,占据了空间。

    “你怎么还跟女儿开这种玩笑?她是个小孩子,根本不懂什么的。”白轻悦只好出声,化解这份沉闷感。

    纪冥西站在她的身侧,一双眸子望着她认真洗菜的样子,听了她的话,他嗓音低沉的响了起来:“谁说这是玩笑话?”

    白轻悦后背一僵,更加不敢抬起头去看他。

    “你出去吧,我要炒菜了,这里油烟味重。”白轻悦只觉的呼吸有些滞闷,必须让这个男人从这里离开,不然,她都没办法好好煮菜了。

    纪冥西却不走,反而懒洋洋的靠在了旁边的墙壁处,薄唇勾起笑意:“怎么?你害羞了?”

    白轻悦的心思被他一语道破,她忍不住有些羞恼的回头看他一眼:“我才没有。”

    “那为什么害怕跟我单独在一起?”纪冥西挑了挑眉宇,语气染着笑意。“我没有啊。”白轻悦失口否认。

    “那我就站在这里,看你做饭。”男人嗓音蓦然低沉,带着一抹坚定。

    白轻悦呼吸一叉,真是拿他没办法。

    “你爱看就看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厨艺值得你偷学的。”白轻悦逞强的说。

    纪冥西见她声音都闷闷的,忍不住失声笑了一下,随后,他长腿往前一步,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今天中午,我帮了你,你好像还没对我说谢谢。”男人声音突然随着他的附身,响在她的耳侧,磁性又好听,还带着勾人的气息。

    白轻悦心跳猛的快了起来,一双美眸惊乱无措的闪动着,紧着气息说道:“谢谢!”

    “现在才说,不觉的迟了吗?我要讨利息。”男人说完,手指轻轻挑起了她的下巴,薄唇立即印了下来。

    白轻悦浑身一震,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男人那温热的唇片。

    “别这样!”白轻悦心慌之极,用了力气去推他。

    幸好,纪冥西也没打算在这里耍无赖,她一推,他就顺势往后倒退两步:“以后有事,找我帮忙,不收利息了。”

    白轻悦听了他的话,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这个男人好像总有办法搅乱她的心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男性魅力吗?也许吧,她看别的男人好像从来不会这么惊慌,可偏偏纪冥西一靠近,她浑身哪儿都不对劲了,期待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连她自己都感到凌乱。

    高档的酒店卧室内,顾瑞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喘着重气,女人像一条蛇似的缠着他的身躯不肯放,声音叫的非常专业,令男人连魂都要酥掉了。

    “轻悦!”男人抱紧了她,狠狠的喊着一个名子,仿佛这一刻他的魂魄是因为那个女人而颤抖的。

    乔金雅正无比满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子,从身上的男人嘴里喊了出来,她脑子瞬间一炸,也忘记演戏了,一双眼睛难于置信的睁大,再睁大。

    “瑞泽,你刚才喊谁的名子?为什么不是我的?”乔金雅是女人,而且还是非常霸道自我的女人,她以为自己有能力给顾瑞泽极致的快乐,他应该也会对她的身体格外的迷恋的。

    可她好像高估了自己,顾瑞泽竟然抱着她,喊了别的女人的名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