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34章 不准再喝酒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纪冥西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刻,他俊脸胀的有些通红,只是看到她衬衣扣子被绷开了,就在脑海里补了无数个画面,他为自己的无耻感到震惊。

    纪冥西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只能艰难的将目光转向窗外,甚至,他还把车窗给打开了,让窗外的凉风灌进来,指望着能将他身体里的火焰消下去一些。

    可事实上,无事于补,他的身体就像被人施了魔法似的,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冷却下去。

    白轻悦抬起了手臂,贴在了自己滚烫的额头处,还发出了细碎的低吟声,因为,头开始疼了。

    女人这细碎的低喃声,令男人身体更加的紧绷成弦了,侧头看向她,她难道不知道喝醉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竟然还敢如此作践自己的身体。

    纪冥西不由的倾身过去,附在她的耳边低沉着问:“难受吗?”

    白轻悦闭紧双眼,无力的点了点头:“嗯,有没有醒酒的药,能不能帮我买一点。”

    “好,我让你去买。”纪冥西倒是心疼她了,立即对司机交代了一声,让他找一家药店门口停下,让他去买点药。

    纪冥西直接伸手将白轻悦往怀里搂了过来:“靠着我睡会儿吧。”

    白轻悦起初是挣扎过了的,可后来,她发现男人的怀里的确更舒适,她的脑袋也不需要摇晃不定,她便迷糊的说了一句谢谢,就枕在了他的臂弯里。

    纪冥西借着窗外路灯的光亮,终于可以放肆的打量怀里的女人了。

    她紧皱着眉儿,俏脸有些难受,可就算是这样,也丝毫不形象她的美丽。

    相反的,她闭着眼睛,抿着嘴角的样子,像个孩子似的可爱俏皮。

    纪冥西的手指,下意识的去勾挑了一下她打开的那颗扣子,就看了一眼。

    还真是自找罪受啊。

    五年前那件事情,一直钉在他的心头上,就算想忘记都很做不到。

    让他每次午夜梦回,都要细细回味一遍。

    纪冥西不记得因为那一次,自己动手了多少回。

    白轻悦完全的睡死过去了,根本不知道此刻自己在男人的眼中是一副怎样的光景,更不知道,自己仅仅绷开了一颗衣扣,就能令男人为之疯狂。

    一家药店门前,停了车,司机大哥去买了醒酒的药,轿车继续往家里驶去。

    这会儿,纪冥西突然觉的不应该让白轻悦以这种不清醒的样子去面对孩子,万一吓着他们,或者让他们担心了怎么办?

    纪冥西立即让司机调了车头,去了他一个私人公寓的方向。

    纪冥西在这座城市有多少置业,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懒得去数了,他只是让所有旗下房地产开发的楼盘,为自己留一处最高的复式数作为他的私人公寓,而且都是统一装修风格,有时候就连里面的家具摆设都挑的一模一样的,因为他就是这么传统专一的男人。

    专一认真,是他对自己的定义,也是他对待工作和人生的一种态度。

    就近的一家高档的住宅公寓地下停车场,纪冥西拿了药,就直接抱着白轻悦进了电梯,保镖大哥全程帮忙,直到顶层。

    纪冥西用了指纹解开了大门的锁,走进去,这是一套复式楼,上下两层占地面具近六百多个平米,视野开阔,装修却偏冷系,颜色只有黑白灰三种,连家具也都是这种冷色调的,里面只有男人一个人的生活痕迹,没有任何女人的气息。

    可此刻,纪冥西却带了一个女人进来,而且,还直接把她放到了他那张三米的大床上去了。

    “这是哪?”白轻悦虽然醉了,可她仍然感觉的到男人带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大脑仅有的一些意识迅速回笼,痛苦又难受的支撑起了半个身子,有些不安的问。

    “我家!”男人只回了两个字,就转身出去了,他去倒了一杯水,然后返回了卧室里。

    白轻悦听到是他家,又跌躺回床上去了,她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用力的去敲打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这种状态,太没有安全感了,太颓废了。

    “别打了。”男人放下水杯,大掌伸过来,捉住她的手腕:“下次不许再喝酒,谁要敢让你喝,你让他来找我。”

    明知道这个女人此刻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可男人真的生气了,俊脸黑沉沉的,恨不能将灌她酒的那个人碎尸万段,拿去喂狗。

    “妈……别走。”就在男人抓住她手腕的时候,女人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甩开他的手的同时,又反手抓住了他的手指,抓的紧紧的。

    男人还来不及欢喜,就听她伤心的喃喃着她的母亲,眼角的泪,瞬间就滑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哭着道歉,却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

    纪冥西俊脸一片惊愕,她在向谁道歉,她的母亲吗?

    “妈,对不起。”白轻悦眼角的泪掉的更凶了,拉紧了他的手指,贴向她的脸颊。

    纪冥西这会儿想甩开她,又鬼迷心窃般的任由她贴过去,哪怕替代一下她母亲的角色,只要能够令她好受一些,他也完全不在乎了。

    白轻悦哭着哭着,又睡着了,手里的力气一点点削弱,最后,彻底的松开了他的手指。

    纪冥西莫名的觉的失落,手指不由的伸过去,将她绷开的那粒扣子,轻轻的扣了回去。

    “我会让白温楠下地狱的,你放心。”他附下身来,在她耳边低喃着。

    白轻悦却没有回应,依旧闭着双眸,睡的很沉。

    男人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此刻已经快九点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去,所以,不能再等了,纪冥西伸手将睡着的女人捞入怀中。

    “嗯!”白轻悦浓密的长睫颤动着,睁开,一片迷离若迭之色。

    “醒酒的药。”男人低沉着说。

    白轻悦立即张开了唇,要去吃了手里拿的那粒药,粉润的唇片碰触到他略粗砺的指腹,男人神经一颤,就看到她一口含着了那粒药,却因为没有水的缘故,仿佛有些艰难咽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