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132章 职场风波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裴副总要请客啊,那我们当然要赏脸了。”

    “对啊,裴副总可是出了名的大方,我们今晚有口福了。”

    裴一漫见不少人响应自己的号召,她立即得意的说道:“希望我们的新成员不要缺席哦。”

    白轻悦收拾东西的手瞬间一僵,裴一漫这句话,是针对她的吗?

    “轻悦,你可一定要去啊,上次你没收她的礼物,她就不高兴了,你今晚多敬她两杯酒,说不定这个坎就过去了,以后大家还能愉快共事。”旁边一个女职员心底不错,见有这个办法缓解关系,她赶紧对白轻悦说道。

    白轻悦还真的不太想去揍这个热闹,先不说她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她酒量也不行,而且,她也是真的怕裴一漫又借机整她。

    “我考虑一下!”白轻悦微笑着点了点头。

    “还考虑什么啊,想融入一个公司,就得积极的跟上司搞好关系,裴副总是个爽快人,她这是给你机会向她道歉和好啊,你别犯傻了。”女同事替她感到焦急,觉的她必须得去。

    白轻悦当然知道自己做为新人,这个时候就得好好表现,积极参与,这才是融入到一个集体最好的证明。

    “好,我会去的。”白轻悦仔细一考虑,决定还是去吃这顿饭。

    她拿出手机,手指快速的打了一行字,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很快的,她的手机就响了,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传来:“谁请你吃饭?”

    “我们上司。”白轻悦还真怕他不高兴,只好恳求道:“能不能请你再带带孩子们,我会尽快回去的。”

    “只请你?”男人略显不悦。

    “当然不是,是我们整个办公室的人。”白轻悦赶紧回答。

    纪冥西皱了皱眉宇:“你好像很重视这份工作。”

    白轻悦愣住,随后答道:“这是我第一份工作。”

    “好,年轻人有激情有梦想是好事,既然你要吃饭,你就去吧,孩子们你不要担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正好,我也要借机跟他们亲近亲近。”男人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她不能准时回家,他还是有些失落感的,但她这么认真对待工作的态度,他还是要支持鼓励的。

    白轻悦美眸微愕,听完他的话,她的心头就像吹入了一阵清风,温温凉凉的,让这盛夏都变的清凉几分。

    “好,我早点回去。”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温软了几许。

    “嗯,如果喝了酒,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记住,不准找别的男人送。”男人霸道的要求过后,就挂了电话。

    白轻悦下意识的扬了唇角,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笑了。

    白轻悦最后还是坐了公司的车,去了裴一漫订好的餐厅,这是一家集餐厅和休闲一体的会所,这里有娱乐项目,有主题餐厅,裴一漫订了一个大包厢,两桌。

    白轻悦和三个新人坐在一起,程静没有来,是因为她去了总部开会,当然,裴一漫就是因为她不在,才提议请吃饭,好孤立白轻悦的。

    白轻悦绷紧了心弦,时刻关注着裴一漫的举动,幸好,裴一漫并没有特别提她的名子,只是点单,拿了不少的酒水过来。

    她旁边两个新人非常机灵的第一杯就去敬裴一漫了,裴一漫拿出上司的派头,跟她们喝了一杯,白轻悦也不想现的另类,她也拿了一杯酒,走到裴一漫的面前,语带客气的说道:“裴副总,谢谢你的关照,我敬你一杯。”

    裴一漫立即就收了刚才的笑容,淡淡的说道:“白轻悦,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别误会,只是,我这个人喜欢讲规矩,你得照我的规矩来,才能在我手底下混的人模人样的,知道吗?”

    四周刚才还热闹的气氛,因为裴一漫的话,瞬间变的鸦雀无声,大家目光盯着某处,竖着耳朵去听裴一漫训话。

    白轻悦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裴副总宽宏大量,做为一名新人,我有不对之处,还请裴副总多多提点。”

    裴一漫在心底冷笑,这个白轻悦场面话倒是说的好听,却始终没有倒向她这一边,反而继续支持她的死对头程静,今晚不整她一次,她是不长记性的。

    “你喝三杯酒,让我看到你的诚意,我不是一个不能容人的上司。”裴一漫立即笑了起来,那语调听上去,白轻悦喝了三杯酒,她就放下这段恩怨了。

    白轻悦表情略僵,让她喝一杯,都有些免强了,更别说让她喝三杯,她真的怕自己会醉倒在这里。

    “裴副总,我恐怕不胜酒力。”白轻悦并不想逞能,她只想量力而行。

    “呵,这么说来,你是没有诚意啊。”裴一漫立即露出一声讥笑,一脸的不爽。

    旁边有女同事立即谴责白轻悦:“轻悦,不是我要说你,裴副总都发话了,你竟然还不赶紧倒酒,真的没什么诚意。”

    “就是啊,出来混的,谁还不得学会喝酒啊,三杯是基本诚意了。”

    “我看她就是不想喝。”

    四周谴责她的声音此起彼伏,白轻悦满脑子都是闹轰轰的,全部都是攻击她的声音,她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来错地方了。

    “白轻悦,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裴一漫冷笑一声,已经失去了耐性。

    “怎么会呢,既然裴副总说了,我当然要喝。”白轻悦只好硬着头皮打破这僵局了,她终于明白职场的规则了,印象中,爸爸经常半夜醉酒而归,那个时候她年纪小,觉的爸爸是喜欢喝酒才喝的那么醉,可现在她突然能理解爸爸当初对她说的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白轻悦虽然想特立独行,可她做不到,因为她不像纪冥西那样,坐在金字塔的顶端,没有谁敢要求他喝酒。

    旁边有同事已经拿了酒瓶过来,白轻悦皱着眉头,喝下第一杯的时候,她就觉的嗓子像是被灼烧似的疼,胃部也翻江倒海般,她难受的捂住了胸口,第二杯已经倒满了。

    “喝喝喝!”旁边的同事跟着起哄了,大家都在替她数着杯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