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99章 要闹崩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你妻子被人告了,你赶紧到我家来商量解决的办法。”白温楠语气不善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兰兰想到顾瑞泽一直不接她电话这事就很窝火,这个男人简直太没责任心了,娶她回去,竟不是宠爱她,反而想着法子九六折磨她,当初她真是瞎眼了,竟然挑来挑去,挑了顾瑞泽这个花心大萝卜。

    顾瑞泽不知情况之下,还是开车来到了白家,只是,他今天却很反常的带着一个口罩。

    白兰兰看到他,委屈忧伤的泪水就往下掉,顾瑞泽皱了眉。

    “你脸怎么了?”白温楠直接问他。

    “没事。”顾瑞泽当然不好意思说实话,男人被揍,是很丢脸的。

    白温楠立即生气的将白兰兰被抓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顾瑞泽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他有些恼火的瞪着白兰兰:“你竟然闯到人家公司去打人?你脑子没坏掉吧。”

    “你还有脸来说我,我为什么会去找她算帐,还不都是因为你吗?顾瑞泽,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过了,你想跟我离婚是不是?”白兰兰立即扑过去,拉住顾瑞泽的手臂,放声的大哭起来,越哭越伤心。

    顾瑞泽的脸色更黑了,他没想到自己送花的事情,竟然会被自己的老丈人录下来了,他又羞又恼,竟也觉的无地自容。

    “顾瑞泽,你当初娶我女儿的时候,向我承诺过,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的,你自己说的誓言被狗吃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女儿?”康雅然此刻也十分的气怒,觉的自己的女儿太可怜了,竟然遇到这样花心不负责任的男人。

    顾瑞泽见对方这样责怪他,他也满心怒怨,黑着脸说道:“我爸妈一直很想抱孙子,可她肚子一点反映都没有,再说了,当年是她主动来勾搭我的,如果不是她主动送上门,我也不可能会娶她为妻,我该娶的人是白轻悦,可你们却设计让她丢失了清白,逼迫着我不得不娶你们的女儿,这笔帐,又要怎么算?”

    “顾瑞泽,你胡说什么?”白兰兰面如死灰的瞪着他,这会儿,她算是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了,没想到,他一直对当年陷害白轻悦的事耿耿于怀,呵,男人的劣根性。

    白温楠和康雅然脸色也青红不定,没错,当年他们为了女儿能顺利嫁入顾家,的确做了陷害白轻悦的事情,可这件事情,顾瑞泽又怎么会知道?

    白兰兰捂住脸痛哭起来:“是我说的,我告诉他的。”

    白温楠和康雅然顿时痛心疾首,女儿可真傻,怎么能把这件事情告诉顾瑞泽呢?简直多此一举。

    顾再泽冷笑起来:“怎么?你们都不承认了?说实话,当年我还是挺喜欢白轻悦的,如果不是你们从中作梗,我娶的人就是她了。”

    白兰兰偿到了报应的滋味,她满脸羞愤的瞪着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突然觉的他很陌生。

    “顾瑞泽,你想离婚是吗?好啊,只要你把我今天闯的祸摆平了,我就签字,否则,我宁愿跟你拼的鱼死网破,也不让你摆脱我。”白兰兰终于明白自己摔的有多惨了,她悲伤绝望的开口。

    顾瑞泽冷哼出声:“我可没让你去找白轻悦的麻烦,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关我什么事?”

    “顾瑞泽,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女儿如果不是因为你,怎么会去找白轻悦麻烦?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负点责任。”康雅然立即恼火的斥责他。

    白温楠也黑着脸色开口:“没错,我女儿犯的错,也是因为你做错了,你们现在还没离婚,你送花给白轻悦,就是违犯了你们的婚姻,你就得负责。”

    “好啊,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的,白兰兰,记住你说的话,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你得签字,我们离婚。”顾瑞泽早就不想跟她过了,他真的受不了白兰兰势利要强的性格,而且,他的父母也催着他赶紧离婚,他们迫不急待的想在抱孙子了,和白兰兰继续耗下去,只会越没有希望。

    “顾瑞泽,你就是个混蛋,渣男,我算看透你了。”白兰兰哭着追出门外,朝着顾瑞泽的背影痛声大骂。

    顾瑞泽黑着脸色,快步离开,一坐上车,他就把口罩摘下,烦燥的扔在旁边,他原本还算俊雅的一张脸,此刻红肿未消,嘴角处也破了皮,说话都扯着发疼。

    “该死的纪冥西,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顾瑞泽倒吸了一口气,越想越是不甘,白轻悦明明是他先看上的,就算有一个先来后到的顺序,那也得他先得到,才能轮到纪冥西。

    顾瑞泽当年不想跟白轻悦结婚是因为她背后没靠,顾家当年又急着迈一道坎,需要白温楠的协助,这才促成了他娶白兰兰,可顾瑞泽对白兰兰也只是一时的激情,结了婚发现两个人性格相差很大,他是真的后悔过,开始回忆白轻悦那时候的听话,羞涩,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牵她的小手,她惊慌的面红耳赤,直接吓的跑走了。

    那个时候的白轻悦,就像一张空白的纸,干净清澈。

    顾瑞泽很后悔,没有在她那张白纸上,染上几笔独属于他的颜色。

    白轻悦坐在纪冥西的车上,满脸羞愧,无地自容,她不停的将长发理下来,遮住自己的脸。

    “秦寒,去医院。”纪冥西突然开口。

    白轻悦吓了一跳,赶紧摇着手说道:“不用了,我没事,我没受伤。”

    “其它地方没受伤吧。”纪冥西见她一坐上车,就沉默不语,他皱了皱眉头,低沉着声问她。

    “没有,就颈部抓伤了。”白轻悦感觉脸都丢没了,多大的人了,还跟人打架,还是泼妇式的抓挠咬扯,简直太难堪了。

    “回去我给你上药。”男人突然伸手过来,又理开了他的长发,去查看她的伤况。

    白轻悦想阻止,刚抬了手,就被男人另一只手抓住,压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