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85章 婚姻亮红灯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顾家!

    已经是中午了,顾瑞泽从宿醉中醒了过来,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他伸手摁着头,撑坐了起来。

    被子从身上滑下,顾瑞泽发现自己赤着,卧室里那靡靡气息,让他明白昨天晚上发生过什么。

    “该死。”顾瑞九六泽一声低咒,他昨天晚上故意喝醉了回家的,可没想到,却还是跟白兰兰发生了关系,虽然他们现在是夫妻,可顾瑞泽真的不想再碰她,他觉的恶心。

    顾瑞泽的心情,顿时变差了,他摇晃着进了浴室洗了个澡,下楼发现白兰兰不在家里,顾瑞泽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无爱无性的婚姻,对于顾瑞泽来说就是牢笼,他真的一刻都不想忍耐下去。

    白兰兰结婚多年未孕,对于顾瑞泽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他也可以找这个理由跟她提出离婚,白家长辈就算反对,他也可以以生不了孩子为由强迫他们接受离婚的事实。

    顾瑞泽早就做好了决定,这才一直不愿意碰白兰兰,可没想到昨天晚上,却还是碰了她。

    白兰兰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她就约了妹妹白静静出来聊心。

    白静静看到姐姐脸色奇差,表情悲伤,她立即关切道:“姐,你又跟姐夫闹了?”

    “我要杀了白轻悦,她的出现,破坏了我跟瑞泽的关系。”白兰兰恨声咬牙,目露凶狠。

    “姐,她不会又跑到姐夫面前去作妖了吧?真是够不要脸的。”白静静替姐姐义愤填膺。

    “昨天晚上瑞泽喝醉了酒回来,他抱着我却喊着白轻悦的名子,这简直太恶心了,这口恶气,我实在咽不下去。”白兰兰现在想来,都气到浑身发冷,感觉自己的尊严被白轻悦踩在了脚下,让她抬不起头来。

    “什么?”白静静听到这种事情,脸色一片惊怒:“姐夫怎么能这样啊?你才是他名媒正娶的妻子,这太欺负人了。”

    “妹妹,白轻悦故意勾引瑞泽,想让他抛弃我,她的心太黑了,不行,我不能让她破坏我的婚姻,我要主动找她算帐。”白兰兰怨恨的说道。

    白静静却心烦意乱的说道:“姐,上次在纪冥西的游轮上,纪冥西好像亲口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这到底是真还是假的啊。”

    “当然是假的,白轻悦这种贱货,也配得上纪冥西这种尊贵的男人,太可笑了。”白兰兰特意的找人打听过纪冥西和白轻悦的关系了,白兰兰在上流社会还是有些地位的,消息灵通,她知道纪冥西在上游轮之前,根本不认识白轻悦,这足于证明,他们不过是在游轮上逢场作戏而于,根本不是真的。

    白静静至所以还怀疑这件事情,就是因为白轻悦和纪冥西上白家的时候,白温楠和康雅然瞒住了这件事情,没有告诉自己的女儿。

    如果白温楠说了这件事,只怕白静静也不会再怀疑白轻悦和纪冥西的关系了。

    “姐,你是不是打听到什么情况了?快告诉我。”白静静焦急的追问。

    白兰兰一声冷笑,讥嘲道:“纪冥西过生日那天,我找人买通了他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他肯定纪冥西和白轻悦没关系,只是当天晚上刚认识的。”

    “真的吗?那纪冥西为什么要说她是他的女朋友呢?”白静静一脸欢喜,只要这是假的,那说明她还有机会。

    “男人都是爱面子的,纪冥西生日宴如果没有女伴,只怕别人会说闲话吧,白轻悦也许运气好,正好碰到纪冥西有这个需求,放心吧,男人的心思没那么复杂,他们天生爱玩,静静,你如果想嫁给纪冥西,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他不可能专情你一个人的。”白兰兰好意的提醒妹妹不要做太美的梦。

    “姐,是不是姐夫在外面也有人了?”白静静一脸悲哀的看着她。

    白兰兰眼眶一酸,虽然在外人面前,她打死不承认,可当着亲妹妹的面,她内心的痛楚实在藏不下去了。

    “不怕你笑话,就我知道的就有三个女人,一个是当红的女明星,一个是他的女客户,还有一个是他在酒店里遇到的女学生。”白兰兰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杀了那些女人。

    “姐,当初姐夫娶你的时候,可是发过誓的,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呢?太伤人了吧。”白静静年轻,对婚姻还充满了向往和信心,听了这些残酷的现实,她真的很震惊。

    “誓言不能当饭吃,男人的话,有几句是真心的,听听就忘了,时时记着,只会更加痛苦。”白兰兰凄然的抬头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我不管顾瑞泽外面有多少女人,她们都不能取代我的位置,我才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

    “可是,你说姐夫对顾轻悦念念不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白静静还是挺担心自己的姐姐。

    “还能怎么办?我绝对不能让白轻悦和顾瑞泽接触,我要把她赶出国外去,或者……我要抓住她和别的男人的奸情,让顾瑞泽看到她放荡的一面,让他彻底死了这心思。”白兰兰在豪门待久了,对付人的手段可是练的炉火纯青了,她觉的白轻悦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她有一百种方法弄死她,或者毁了她。

    白静静脸色吓的有些白,她紧张的揪住了餐巾纸,惊慌的看着姐姐问:“这样对付她,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只要把白轻悦的名声搞臭了,谁都会同情我这个正妻的,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名不正言不顺的女人,活刻就是让人瞧不起的。”白兰兰恨声冷笑,觉的自己不论怎么对付白轻悦,她都是有足够理由和立场的。

    “姐,如果你有办法的话,我一定支持你,白轻悦就是欠教训,竟然敢抢我喜欢的男人,她就该死。”白静静一想到游轮宴会那天,白轻悦被纪冥西五指相扣,她的心就如针扎似的难受。

    她连纪冥西的一个眼神都没有得到,这太不公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