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76章 男朋友的宗旨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你……”白轻悦大脑一炸,俏脸顿时羞的通红:“你思想不纯洁。”

    纪冥西抿唇一笑:“我是正常的男人,你别指望我思想有多纯洁。”

    白轻悦瞬间无语了,她发现自己说的话处处都是漏洞,而这个男人好像很能抓住这一点。

    “从现在开始,报仇的事情交给我来做,你大学选修的专业是什么?”纪冥西想让她的生活尽快回到正轨上,不想让她继续被命运折磨。

    “白家主要经营的是装横和奢侈名品两种品牌,我大学主修品牌设计这一块,不过,我出国后,并没有继续读书,全部精力都用在孩子们身上了。”白轻悦忍不住的自卑,觉的自己的梦想和追求,早就模糊了。

    “那你喜欢做哪方面的设计吗?”男人低声问她。

    “喜欢包包,我曾经接过私单,帮助一家公司提供设计稿。”白轻悦低声回答。

    “好,只要是你喜欢的就行,明天就到我旗下一家奢侈公司去报道,我会找个人专门带你上道。”男人低笑着点头说道。

    原本失去的方向,仿佛突然被这个男人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白轻悦心头轻颤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半不讨厌,反而……安心。

    “接下来想去哪?”纪冥西又恢复了他那慵懒的神态,仿佛这世间一切都无法让他感兴趣。

    “我想去找一个朋友。”白轻悦沉默了片刻后,说道。

    “男的?”纪冥西神色为之一变,眸底一闪而过的危险气息,令他周身气场都变的慑人。

    白轻悦低着头,没发现男人脸色变了,她轻轻摇头:“不是,女的,我以前玩的很好的朋友。”

    “既然你要去见女性朋友,那我就不陪你去了。”纪冥西很识趣的说。

    “这些天担误了你宝贵的时间,我很过意不去,不敢再麻烦你了。”白轻悦满脸愧疚的说道。

    男人却不满的皱眉:“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说陪你是在浪费时间,我只是不想见你身边的任何同性朋友,我不想让无关紧要的人来离间我们的关系。”

    男人耐性很足的解释了一番,却把白轻悦给惊讶住了。

    “我……我朋友人很好的。”白轻悦小声反驳一句。

    纪冥西突然伸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墨狐面具,露出他那张俊美无铸的面容:“有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白轻悦表情一呆,但不得不承认,不经意间,男人那张脸撞进她的视线,她还真的心跳加速了。

    “我承认你是长的好看,可我也不是花痴的女人,再好看的男人,我也会理性考虑的。”白轻悦深呼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

    “是吗?那你觉的你的女性朋友,会跟你是一样的想法吗?”纪冥西说完,勾起一抹妖孽的笑容。

    他身上有禁欲尊贵的气质,他手上还拿着那个面具,脸上笑容邪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居住在城堡里那长相俊美的吸血鬼王子。

    “前面街头,放我下去吧。”白轻悦一时答不上话来,赶紧转移话题。

    “我给你一辆车。”纪冥西说着,就吩附了司机靠边停了车。

    白轻悦看着被他强行塞过来的车钥匙,再看向他弯腰坐车离开的身影,内心盘旋着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个男人自恋又强势,可她竟然一点不反感。

    白轻悦打了好几通电话,询问了好几个以前的校友,最后才在一间两室一厅的公寓内找到了以前最要好的朋友凌乐乐。

    凌乐乐打开房门看到白轻悦的那一瞬间,困倦的表情瞬间惊住。

    “乐乐,你……你怎么会住在这里?”白轻悦不敢置信的看着夕日好友,神色惊讶。

    凌乐乐见到她,下一秒就想关门,白轻悦却用力挡住:“乐乐,你生我的气吗?对不起,这五年是我不对,我没接你电话。”

    “轻悦,你去哪了?”凌乐乐突然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下一秒,她死死的扑过来抱住了白轻悦,仿佛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乐乐,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到底怎么了?”白轻悦见好友哭成这样,又结合她居住的环境,她实在不敢相信这是凌家的小公主凌乐乐。

    “我爸被抓了,我爷爷离开了,轻悦,凌家破产了,我再也无家可归了。”凌乐乐哭着告诉她原因,却是叫人如此的揪心酸楚。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白轻悦一直躲在国外养孩子,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她没想到好友也家逢巨变。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有人说我爸做了犯法的事情,然后公司被查封了,紧接着又被人收购了,有人举报了我爸,还拿出了很多的证据,我看过那些证据,竟然是真的,轻悦,我真的不相信我爸爸会走私禁用品。”凌乐乐哭的稀里哗啦的,像个孩子。

    白轻悦安抚了好友,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白轻悦没想到凌伯父竟然抓进去坐牢了,这真的是让人悲伤。

    “乐乐,你现在没读书了吗?”白轻悦看到一屋子凌乱的衣服,她就知道好友的生活过的有多糟糕。

    “我哪有钱上学啊,我欠了债,两千万,我得努力工作去还钱。”凌乐乐自嘲起来,俏美的脸蛋一片忧郁:“这两年,我换了十多种工作了,以前我不知道这个社会这么复杂现实,现在,我真的知道没钱没势的生活有多艰苦了,轻悦,你在国外念书回来,应该直接去白家公司上班吧?”

    白轻悦苦笑一声:“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我跟我叔叔闹翻了,我妈也出事了,我现在比你还无助。”

    “啊?伯母出什么事了?”凌乐乐惊讶的问。

    白轻悦瞒了自己生了孩子的事情,把母亲的事讲了一遍,凌乐乐直接惊呆了。

    “轻悦,没想到我们都落迫了,是不是我们以前得意妄形了,上天才跟我们开了这么残酷的玩笑。”凌乐乐已经不敢回想自己大小姐的生活了。“乐乐,你欠银行的钱吗?”白轻悦还是很替好友担心的,她一个年轻女孩子,要怎么还这么多的钱?

    “不是,欠了一个混蛋的钱。”凌乐乐将脸蛋埋在掌心里:“我爸借的,签了字,我来还。”

    “哪个混蛋?”白轻悦怔住。

    “靳司夜。”凌乐乐提到这个名子的时候,连眼神都充江他恐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