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暖妻在上 第149章 您就是白夜

时间:2018-10-24作者:姬朔

    最快更新暖妻在上最新章节。

    转眼就到了周一。

    这也是简青第一次送陆琰上学,想想心里居然还有些紧张,前一天晚上还反复确认了要带上的东西,以及陆琰穿的衣服,和她自己穿的衣服。

    周六抽了一下午的时间,简青又带着陆琰外出购物,收获的是半个衣柜。

    现在陆琰房间里面的衣柜完全塞不下了,简青都已经打算分出半个衣帽间给乖儿子了,看着大大小小的衣服挂在一起,想想心情就特别好。

    为了送他上学,简青从七点钟就起床开始忙碌了。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她事情没做两件,反倒因为时间的紧迫一直手忙脚乱。

    简青光着脚跑进房间,在陆琰额头上吧唧一口:“儿子,儿子,赶快起床!”

    陆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条件反射就是:“妈妈早上好……”睡意朦胧的声音还带着奶音,软软糯糯的可爱极了。

    简青一把将他从被窝里面捞起来,顺势开始给他脱衣服换衣服。

    “现在已经快八点半了,你要抓紧时间赶紧洗漱准备吃早饭哦!”说完,简青已经迅速把衣服给陆琰套上了。

    正好是她昨天才给他买的衣服,全身上下的英伦风绅士范儿,头发一打理简直就是画报上面走下来的漂亮小模特儿!

    陆琰任由简青把自己塞到卫生间的洗漱台前,动手开始给自己刷牙。

    他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也不知道什么迟到不迟到的。

    简青又风风火火转身出去,继续忙碌她在厨房的早餐了。

    陆琰洗漱结束出来的时候,她也刚好完成了爱心早餐。

    “呼,幸好时间还来得及。”简青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中央空调二十四度都无法控制她庆幸的汗水。

    也怪她非要尝试什么爱心早餐,结果忙碌了这么久。

    不过成果还是不错的,看着陆琰吃得开心的样子,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又是一阵忙碌,简青总算是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带着陆琰出了门。

    幸亏那幼儿园就在南国一品小区附近,可以说就相当于南国一品的配套设施,走路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的,简青开车五分钟也就到了。

    几乎是踏着时间点抱着陆琰冲进幼儿园,简青心有余悸地呼着气,跟第一次见面的幼儿园老师打招呼。

    “你好老师,我是,陆琰的,妈妈。”简青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陆琰妈妈?”看上去文静漂亮的老师很是惊讶了一下。

    惊讶之余,还有一些小小的失望。

    果然,那么优秀的男士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呢?

    不过老师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对简青露出灿烂的笑脸:“您是第一次送孩子过来吧,之前都没有见过您呢。”

    “嗯,我……比较忙。”简青随意搪塞了个借口。

    陆琰被简青抱在手上的时候,还没忘记跟老师炫耀自己的妈妈,小嘴甜得,让简青笑得不行。

    “接孩子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钟,陆先生跟您确认了吗?”

    简青点点头:“这个我知道。琰琰,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她老早就想这么说了,终于找到了一点当妈妈的威严!

    陆琰鼓着小脸儿,看上去不太开心:“妈妈要走了吗?”

    “嗯。”简青摸摸他的软发,“妈妈待会儿还要开会,下午再来接你啊。”

    平时一贯很喜欢到幼儿园来的陆琰,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开始闹起别扭脾气来,硬着拽着简青不让走,简青一走他就作势要哭。

    看他憋着眼泪,简青心里也软得一塌糊涂,哪里硬得下心肠?

    最后还是简青抱着他哄了许久,才总算是把他送了进去。

    可这时候,都已经快十点钟了。

    而他们会议的时间,是定在早上九点半。

    并且,简青刚才顺手把手机丢在了车上,而不是带在身上,想来罗南已经快要急疯了吧。

    简青讪讪地摸摸鼻子,回到车旁拉开车门,一眼就看到被她扔在副驾驶座上,此刻仍在疯狂震动的手机。

    果然是罗南来电。

    “喂?”简青终于接起了电话。

    隔着手机,简青都听到了罗南那声如释重负的松气声:“谢天谢地,我的祖宗,你可算接电话了!你该不会忘记今天上午会议的事情了吗?我可是反复跟你说过,还让楚云跟你打过电话的?”

    话语中的威胁意味很明显,颇有一股要是简青说是,就要冲过来和她干架的架势。

    简青干咳了两声:“我今天早上送琰琰上学,耽搁了一会儿。”

    “姐,我叫你姐成不?您老能不能想想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的我们呀?”罗南无比哀怨的声音,让简青的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她赶紧坐上车,把通话换成蓝牙模式。

    “我现在立马就赶过来,估计也就十来分钟。”简青发动了车子,迟疑道,“那个……傅先生他们已经到了?”

    “当然!”罗南没忍住咆哮,吼完又下意识往旁边看了一眼,“那个,他们现在就在旁边呢,跟我们一样,已经等了姐姐您半个小时了。”

    简青懊恼地拍拍脑门:“帮我跟他们多说几句抱歉吧,我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对了,你可别露馅啊。”

    罗南当然知道简青说的露馅是什么,嗯嗯应了两声。

    挂了电话,罗南带着得体的笑容看向傅景生,丝毫没有刚才抓狂的失态。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那个,我们这边的负责人简小姐,因为早上有一些事情耽搁了些时间,所以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傅景生依旧好脾气:“没关系,今天本来就是一个简单的会议,当成茶话会也行,没那么正式,也让简小姐不必着急。”

    可他经纪人徐子城却没那么好脾气了,忍不住道:“罗总,我们真的很好奇这位简小姐的正体,为什么任何事情都要她本人来出面洽谈呢?我们之间不是一样可以商谈吗?而且,这位简小姐未免也太没有时间观念了吧,说爽约就爽约,说迟到就迟到,我们景生,就算面对投资商也没有这么等过人啊!”

    傅景生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着急,也对罗南说让他不要把话放在心上。

    但是罗南怎么可能真的不放在心上?

    既然这次要打算合作,那么一个良好的合作方式就是必须的。

    他可不愿意双方一开始就闹什么愉快,那么到后来,合作只会越来越难,说不定直接崩掉。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罗南斟酌了一下,开口解释道:“其实吧,简小姐呢,是我们青色文化公司的大股东,所以我们这边才由她出任代表。再一次,简小姐也是唯一最能够代表白夜作家的人,可以说,她的意思,差不多就是白夜作家的意思,我们说的话都不算数的!”

    罗南反复反复地加筹码,就是为了让傅景生方相信!简青真的很重要!

    听到罗南的解释,连徐子城也没了脾气。

    他们这边倒是什么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作家白夜本人了。

    就担心那位老人家一个不高兴,把改编权收了回去,想来堂堂大作家也不缺那几个赔偿的银子。更何况这位作家最是以脾气古怪、阴晴不定出名的,说不定有什么不可触及的逆鳞呢?

    罗南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再继续追究,只要偃旗息鼓继续等待。

    但是傅景生却在回忆罗南所说的话时,若有所思。

    还好,简青说十分钟赶过来,就刚好在十分钟的时候踏进会议室。

    这里是傅景生在c市住的酒店,会议室就是傅景生所住的商务套房中的客厅。这个酒店距离南国一品也不是很远,这会儿路上不堵,简青才一路顺畅地赶了过来。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毕竟是简青有错在先,自然要先摆正态度。

    傅景生笑盈盈地抬起头,看不出半点生气的意思。

    还主动朝简青伸出手:“没关系,也就是等了一会儿而已,能让您同意我们改编您的作品,就已经非常高兴了,白夜作家。”

    除了傅景生本人以外,包括简青在内,都是瞪着眼睛无比惊讶的样子。

    “我可什么都没说!”罗南第一个赶紧撇清事实。

    简青一个凌厉目光扫过去——你这跟说了有什么两样?

    罗南讪讪地拍拍自己有点太快的嘴。

    楚云也跟着默默闭上了嘴巴,摇摇头,表示也不是自己说的。

    徐子城倒是呛了口气,才慢半拍反应过来:“什,什么?白夜作家?”他惊奇无比地看着简青,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猜测中的白夜作家,应该是一个胡子拉碴、阴沉寡言的中年大汉才是,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呢?

    这不科学!

    相比起来,傅景生就十分笃定了。

    “是我自己猜出来的,您不用顾虑太多。”傅景生主动说起。

    简青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连连看了傅景生好几眼:“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认为身份应该掩藏得很好才是?”

    这话,也相当于变相承认了。

    傅景生这才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多方面的线索结合起来,顺理成章的推理而已。我一直是白夜作家你的粉丝,对推理小说也有着很深的热忱,这点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还是有的。”

    主要还是罗南方面的态度太刻意了。

    就算是大股东,也不可能达到不可或缺的地步。

    再加上这位罗总,还有据说白夜作家的助理楚云小姐,他们的态度,种种蛛丝马迹结合起来,才有了傅景生后来的推测。

    当然,彻底确定,就是刚才简青默认的时候。

    哪怕是表面上很笃定从容,但傅景生心里还是忍不住吃惊的,毕竟他脑中对白夜作家勾画的那个形象,说实话跟徐子城想象的也差不太多。

    实在是很意外,白夜作家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形象!

    傅景生看向简青的时候,只觉得从未有一个女子如她,浑身上下笼罩着神秘而从容的气息,哪怕是被点破了身份,也淡定地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实在是……不负盛名。

    有了具体形象之后,傅景生勾画的那个形象也随之越发清晰。

    慢慢的,他也觉得,白夜作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

    优雅地靠坐着,笑容明亮却不灼目,带着永远不会消失的自信与从容,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种神秘。虽然身为女子,但是气质却带着一种捉摸不定的锐气,仿佛剑客藏匿在黑暗中的剑刃,剑气无处不在,凛冽无比。

    也正如她笔下的文字,锋芒毕露,充满了灵气。

    傅景生忍不住再次开口:“再次认识一下,白夜作家,我是你的忠实粉丝,傅景生。”

    简青噗嗤一笑:“听大影帝这么自我介绍,感觉还挺奇妙的!需要我签名吗?”

    后半句她纯属是在开玩笑。

    谁知道傅景生却肯定地点点头:“当然,麻烦您了。”

    说着,竟然从身后牛皮做旧公文包中,拿出一本限量珍藏版《x》!连签字笔都一并送上了!

    简青在把老钢琴送给陆司墨之后,就渐渐没了随身带笔的习惯。

    她也只是愣了几秒,就从善如流地在书上签下了笔名“白夜”,龙飞凤舞,带着独特的花式笔锋。

    傅景生的脸上顿时浮跃出明显的喜悦。

    他笑着收起了书,姿态从头到尾都毫不掩饰的珍惜。

    大概连经纪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咳了两声打算圆场,挽回一下自家艺人的形象,却转念发现现在是电影筹备会议中。

    “那个,我们还是早点进入正题吧!”

    罗南也开口打破了迷之尴尬:“没错没错,进入正题!我们今天就是主要商讨一下,这个剧本的主要走向和剧情节奏!这样我们白夜作家……哦,反正二位都已经知道了,也就不再隐瞒了,白夜作家,也就是我身边这位简小姐,才好根据商讨的结果,着手开始正式的改变。”

    说完之后,罗南又想起什么,补充道:“对了,白夜作家身份这件事情,希望二位不要透露,不然这对我们来说,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困扰。”

    “当然,我也知道白夜作家的神秘主义,很有意思,不会随便破坏的。”傅景生十分陈恳的说,让人生不出半点怀疑他真心的想法。

    简青对此也比较放心:“身在娱乐圈的二位应该比我们这些外行人,更懂得守口如瓶,所以我相信你们。”

    “感谢信任。”傅景生笑得眉飞色舞的,“那么,关于剧本改编的事情。我想先问一下,白夜作家对剧本有什么意见吗?”

    简青双手抱胸,不自觉带出沉思的姿态:“说实话,剧本写作我也是最近几天才开始接触,了解不深。但是,我想剧本的关键也跟小说差不多,在于节奏二字,至于这个节奏要怎么把握,就看傅导演的了。毕竟,要看你想要的是一部剧情片,还是一部商业片。”

    剧情片和商业片,差别自然很大。

    简青也相当于抛出了一个千古难题——票房口碑,孰轻孰重?

    “我想,我们是可以做到两者兼顾的。我对于两者的权衡,有一定的看法,我相信只要找到中间那个平衡点,就一定可以很好地把握电影的节奏。”傅景生说着,“《x》这本书不算长篇幅,但是对于电影情节来说,两个小时的时间要讲述完,还是拖沓了些,所以我希望对一些剧情进行浓缩和删减,望作家能够理解。”

    这也是傅景生最担心的问题。

    对于作家来说,每一本小说都是呕心沥血之作,要想删除某些地方的情节,大概就跟要割肉那般痛苦,未必有那么顺利就同意了。

    谁知道简青却意外地爽快:“好啊,这一点我同意。”

    迎上傅景生惊讶的目光,她不得不多解释了两句:“其实我自己也是这个看法,如果只是原模原样搬过来,那也就没有了改编的意义。既然是电影,就应该把整个故事的核心放上去才是。我有一点基本的构想,已经写出来打印好了,你可以看一下,如果有什么意见,我们可以商讨之后修改。”

    傅景生欣然一笑:“那太好了,这也是我的想法。”

    简青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文件。

    连罗南都没有想到,简青会提前准备这么多。

    看来她的态度,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认真许多。

    简青给的文件只是一个概要,有些平淡的叙述却简要地说明了整个电影的流程,她想要着重刻画什么地方,想要忽略什么地方,都一目了然。

    字数不多,所以傅景生很快就看完了。

    他没有急着给出意见,而是沉吟了一下:“我觉得,无论是剧本还是电影,都必须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才是。”

    “什么?”

    “核心。也可以说,是电影的主题,也是我想表达的东西,这部电影围绕的中心思想。”傅景生一边思索道,“我想,这部电影的主题,大概就是两个字,人性。或者说,是黑与白。”

    简青一挑眉:“不错,我当初构思这本书的时候,也有这个意思。”

    最快更新暖妻在上最新章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