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暖妻在上 第100章 抱歉做不到

时间:2018-10-24作者:姬朔

    最快更新暖妻在上最新章节。

    警车呼啸而至,封锁了坠楼现场,也带走了在场唯一的人,林语樯。

    整个人c大都因为这件惨事被震惊了。

    所有人都知道,死去的女生就是之前被强暴的女生韩芷。

    有女生义愤填膺地说韩芷之所以会自杀,就是因为学校还有外面那些人嘴巴太恶毒,明明是受害者,却将人家说成不懂得洁身自好,各路媒体的标题也充满了误导性,这些舆论才是害死韩芷的最大凶手!

    当然,也有人怀疑是在场的林语樯把她推下去的,飞云山上的事情被传得越发玄乎,也越发偏离事实真相。

    不过警方也不是吃素的,经过现场勘测,以及尸检报告判定,韩芷死于自杀。后来找到的韩芷日记本,里面灰暗绝望的文字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事实上,韩芷在强暴事件发生之后,受到了各种恶意。

    同学们的排斥,社会上的舆论,周边人的恶意揣测,父母的厌恶嫌弃……这一切,都成了韩芷身上的沉重压力。

    她才会选择用这么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命运。

    韩芷的死亡给社会舆论无疑投入了一颗重磅炸弹,以这件事情为出发点展开了激烈的争吵。

    而林语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她在警局做了一份笔录之后,很快就被放出来了。

    她恍恍惚惚地被一对中年夫妇拉住,揪着她的头发又哭又闹。

    林语樯怔怔缓过神来,努力辨认了许久,才认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韩芷的父母。

    这两人她以前见过,可永远都是一副讨好巴结的样子,以她林大小姐的脾气当然不会看在眼里。

    这样撒泼打诨的模样,她倒是第一次见。

    林语樯被扯得头发生疼,避都避不开,韩芷母亲在骂街耍混方面可是多年的老手,娇滴滴的林语樯哪里是她的对手?

    林语樯感觉自己好像还被踹了两脚,才终于被冲出来的警察给救下来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警局前面闹事吗?”救下林语樯的那个女警愤怒严厉地呵斥着。

    韩芷母亲反倒自己最委屈的样子哭闹了起来:“我苦命的女儿哦!怎么就交了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朋友还害了你!你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就去了啊!小芷啊小芷啊!”

    她坐在地上哭天抢地、流眼抹泪,绝望的样子倒是真的容易惹得旁人生起同情心。

    可林语樯不会,她冷眼看着哭闹的韩芷父母,隐约明白了他们的心思。

    在经历过家人的背叛之后,林语樯不介意把其他人想得更坏一些!

    至于那帮了林语樯的女警,却是一脸不屑。

    她全程关注了这次的案子,又怎么会不知道,真正让死者韩芷对这个世界心灰意冷的人,正是她的父母!

    “别装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林语樯不耐烦地说着。

    她不想再继续呆下去,这件事情闹得很大,难保不准林东城知道消息之后赶过来把她抓回去。

    到时候她就真的难以脱身了。

    韩芷母亲眼睛一亮,她要的就是林语樯的这句话!

    她用双腿“冲”到了林语樯面前,死死拽住她的裤腿,恶狠狠地说:“赔钱!我们养了那么多年花了那么多钱的女儿,就是因为你才死的!你必须赔钱!我知道你家里是林意集团很有钱!你别想蒙我!必须给300……哦不,500万!不然我就曝光这件事情,让你们家吃不了兜着走!”

    林语樯一脸漠然。

    而旁边的女警却气笑了:“这位阿姨,你知道在警察面前威胁一个无辜者,是什么样的罪名吗?你女儿的死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真正应该反省的是你自己才对!”

    “怎么和她没有关系了!如果不是她,我们小芷就不会死!必须赔钱!赔钱!”

    “对!赔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韩芷父亲也跟着嚷嚷。

    夫妻俩眼中的贪婪都快溢出来了。

    林语樯冷眼看着,不为所动。

    看,韩芷,这就是所谓的亲人,为他们生气,多么不值。

    也不管那对被警察拦着,想钱想疯了的夫妻,扬长而去,一片心也彻底成了坚冰。

    第二天一早,她便登上了前往英国的飞机。

    晚来一步的林东城气得跳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时的疏忽,竟然让林语樯就这么拿着护照逃跑了!

    而国外不是他的势力范围,也不是他能够那么轻易找到的!

    “啪!”林东城狠狠一巴掌打在次子林语阳的脸上,狠狠喝骂了几句,话语难听不堪入耳。

    林语风和袁慈也是责怪地看着林语阳。

    林语阳同样为这个家心冷,几天之后,跟在林语樯后面去了英国。

    有这么一个家,还不如没有!

    ……

    彼时,简青听到消息的时候,是在韩芷死后的第三天。

    这段时间她一心关注陆司墨的病情,也没来得及手机上网什么的,自然不知道闹得沸沸扬扬的c大女生跳楼案。

    当她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韩芷死了?那个笑起来秀秀气气的女孩儿死了?

    蒋玥还告诉简青,林语樯也退学离开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虽然简青也逐渐明白了飞云山事情的经过,知道陆司墨是着了暗算,而始作俑者便是韩芷与林语樯。

    至于两人之中谁的过错最大,却是难以分辨。所谓善恶,不是因为造就的错误有多大而决定的。

    不管两人之前有怎样的错误,如今落得这么一个下场,简青都很难冷下心来落井下石。

    只能祷告韩芷在天之灵安息,希望林语樯能够开始崭新的生活。

    一切的过去,都随之烟消云散。

    而陆司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显得意外的平静,只是他没有在简青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冷漠,而是选择沉默。

    这两天,两人的交谈有些少。

    简青和陆司墨各自都很清楚,是因为在留学的事情上产生的分歧。

    陆司墨不解简青为什么会这么抗拒,明明她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跟自己呆在一起的,为什么现在回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拒绝意愿?

    而简青更是生气陆司墨的一意孤行,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就独自决定要去留学,还不给她任何拒绝的余地。

    双方各有想法,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这天,简青寻了个理由暂时离开了医院。

    陆司墨没有问她去哪儿。

    她也没有告诉陆司墨,自己在医院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中,见了他父亲陆辛。

    能够被陆辛选中的地方,环境和味道自然都是不会差的,陆辛看起来像是这里的常客。

    不知道是内心思绪困扰,还是对陆辛已经有过熟悉,这一次简青并没有显露出和之前一样的慌乱无措。

    她垂着眼睛,眼睛下面有些阴影,看上去略微疲惫,应当是这些天没休息好。

    陆辛也没有着急跟她说事,而是让她品尝一下这家菜的味道。

    简青没什么胃口,更何况这桌子菜以素菜为主,口味基本上偏清淡,作为c市人的简青自然是吃不惯的。

    她夹了几筷子,便安静地放了下来。

    也没说什么,就是安静的坐着。

    陆辛喝了两口汤,才慢条斯理地用餐巾沾了沾嘴唇:“简青同学,我想司墨应该已经跟你说过他的想法了吧。”

    简青讶然抬起头:“是留学的事情吗?”

    陆辛沉着点点头:“没错,为此我们大吵了一架。”他一脸的轻描淡写,“但我不得不说,司墨这孩子,有些太过天真,考虑也不甚周全。”

    简青静静地等待着陆辛接下来的话。

    “我不会反对你们。”陆辛突然丢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简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已经认定陆家会成为自己和陆司墨之间最大的障碍,可陆司墨的父亲居然说不会反对他们?这是在做梦吗?

    “先不要高兴得太早。”陆辛很快在她的兴奋上浇了一盆冷水,“要做陆家的儿媳妇,也必须要做出一定的努力才是。出国留学这件事情很好,司墨他有足够的能力拿到哈佛的offer,却没有考虑过简青同学你的出路,未免欠妥当。”

    他示意了一下,像隐形人站在一侧的陆辛秘书易溪,跟突然冒出来似的出现在桌边,在简青面前放下一份文件。

    简青翻看了一下,是一所名为瓦萨学院的学校简介。

    在陆辛的示意下,易溪开始了简单的介绍:“这所瓦萨学院是美国最有名的女校之一,不少名人女生曾经出身于此。瓦萨学院的课程很灵活,简青同学入读之后,我们这边会针对性地给你安排一些课程,完成礼仪、鉴赏、时尚等多方面的培养,目的在于增强女性的自身魅力,成为合格的陆家儿媳……”

    后面的话,简青没听进去,她只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在逐渐下沉。

    她就知道,果然不会有那么简单的。

    她也不傻,也知道这些所谓的课程,也就是传说中的新娘课程,为了培养出一名合格的新娘而准备着。

    易溪在介绍完了这所学校之后,还不算结束。

    “我们调查了简青同学的家族关系,并且将会做出一些调整,和合理的包装,简青同学的父母会成为家学渊源的落魄书香世家的后代,而简青同学的爷爷则会成为才不得志的才子,清贫一生却品性高洁……”

    陆家的安排,就是要合理地包装简家,把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家变成是书香世家,这样才勉强不会落了陆家的面子。

    简青很不礼貌地打断了易溪的话,毫不畏惧地看向陆辛:“陆先生,这就是您希望我可以做到的吗?”

    陆辛一脸淡淡,也不在意简青改了对自己的称呼:“怎么?做不到吗?这还只是开始而已。司墨是个聪明能干的孩子,但是男人总是需要一个贤内助,我需要你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贤惠妻子。我知道你在写作上有一定的成就,但现在不需要了,你只需要把一颗心完全放在司墨身上即可。”

    简青有些难以忍受:“所谓的贤惠妻子,就是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还否定自己的父母吗?”

    陆辛再次反问:“不能接受吗?简青同学你如果打算和司墨在一起,连这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吗?”

    “对,我没有。”简青直言不讳,双目像是璀璨的星星,明媚耀眼,“我喜欢陆司墨,但我也喜欢我的工作,喜欢我的理想,也打算用尽全力达成它!我要在将来成为一名作家!”

    “不单单是这样。我的爸妈,他们都不是很有文化的人,他们只是这芸芸众生最普通的一群,但他们爱我,把我当成是一切,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抛弃他们否定他们,还要让他们为了我的幸福牺牲一切乃至是自我。如果成为陆司墨妻子的代价是这些,我做不到。”

    简青说着,站起身来,微微欠身:“抱歉,我先离开了,您慢用。”

    她毫不犹豫地离去,步伐坚定有力,不见丝毫后悔。

    而仍然坐着未动的陆辛,嘴角却扯出了一个浅浅弧度。

    易溪默默收起了简青没有带走的资料,看着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陆辛,忍不住疑惑问道:“这些事情明明是可以循序渐进的,温水煮青蛙,也许在这位简同学都没有注意时,一切的改变就已经发生了……为什么要现在这么清晰明白地把一切摊开?引起她最强烈的反击?”

    “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让她同意。”陆辛眉梢尽是霜雪,“以她的身份,要成为司墨的妻子,必须付出代价,我不过是把一切摊开给她看了而已。陆司墨还只是个孩子,想法简单,他不知道,娶妻不只是心仪就可以的。”

    他这话,像是告诫,又像是在讽刺。

    讽刺谁,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易溪迅速闭上嘴巴不言语了。

    他僭越了。

    但他也算是明白,原来老板的真正想法,本就只是希望那个女孩儿知难而退而已。一番话,把她要付出的代价说得明明白白,也让她看清楚了,横跨在两人之间的,不是一条小溪,而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这些就相当于两人中间的一根刺,看着不显眼,却会让两人越走越远。

    只是,两人会按照陆辛的心意走吗?

    简青在回医院的路上,没有迟疑地用自己的钱,在手机上定了一张回c市的机票,时间在今天晚上。

    她到了医院,直接在楼下花园碰到了陆司墨。

    “你出来散步?”简青努力朝着陆司墨挤出一个笑容。

    陆司墨拧着眉,察觉她的不对:“你去了哪里?”

    “就是吃了顿午饭。”简青暗恼自己的不经心,以陆司墨的敏锐,怎么会看不出她现在的心思?

    只是她没打算跟陆司墨说出他父亲找自己的事情。

    不等陆司墨追问,简青就主动转移了话题:“你明天就要出院了是吧?”

    “嗯。”

    “那我今天打算回c市了,我……爸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周末回家去,我不敢跟他们说我现在在京城。”简青随便扯了个理由过来。

    回了c市之后要回家是真的,不是因为爸妈要求,而是她自己想要回去。

    简青在此时是如此迫切地想要看到爸妈。

    他们就是自己最强大的支柱,撑起了她的整个世界。只有在他们面前,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哭得像个小孩。

    陆司墨声音一沉:“为什么?”

    简青咧着嘴,笑却像是在哭,“能有为什么?想家了呗,多少我也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星期了,现在你的病也好了,我也该回去了……等你好了,再回c市吧,我等你。”

    陆司墨听了她最后一句话,才心情稍稍好些,反复确认她不是因为别的理由离开之前。

    陆司墨虽然不舍得她走,可又不能让她不管父母只和自己呆在一块儿。

    “好吧,你等等,我后天就去找你。”

    “嗯。”简青垂着眼,睫羽微颤,掩住了眼底心事重重。

    下午她就回了自己住的酒店收拾了一下东西。

    其实她本就没带什么东西过来,衣柜那些东西,她也基本没碰,睡衣和唯一穿过的一条裙子她都立马洗好收拾起了,崭新得跟没穿过似的。

    跟陆司墨道别后,简青坐着车去了机场,直飞c市。

    得知简青离开消息的陆辛,也不知道是叹气还是感慨地说了一句:“倔强的女孩儿。”

    他忽然接到了白荷的电话。

    “你想要回c市?”陆辛沉吟了片刻,“你不是已经十多年没回去了?这次怎么突然改变了想法?”

    也不知道白荷找了个什么理由。

    陆辛不大在意地同意了,不痛不痒地嘱咐了一句“路上小心”。

    白荷挂了电话,心事重重地看着手上的一张素描。

    线条清俊简单,寥寥几笔却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一家,宛若沉浸在幸福之中。

    “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她喃喃着,撕碎了手上最后一张素描。

    这是她的决心,要和过去斩断所有的决心。

    她白荷,若是没有彻头彻尾的觉悟,就不会走到今天了。

    谁也不能夺走她的一切!谁也不能!

    包括他!

    最快更新暖妻在上最新章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