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240章私生子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第24o章si生子

    鞠躬感谢噼里啪啦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

    就在谭浚的案子顺利移jiao检察院之后的第三天,市检察院传来的一个消息让张枫等人目瞪口呆,一场意外的火灾,将档案室烧成了白地,辛辛苦苦搜集来的各种证据和案卷也付诸一炬,当然了,这里面也包括谭浚的案卷,档案室的两名值班人员也死于大火之中。(173小说网 )

    张枫直觉的感觉到其中有问题,但他又没有资格去cha手,况且,案子移jiao市里之后,周安县只有配合的份儿,根本就伸不上手,只能干瞪眼,市检察院的检察长薛汉祥做了一份深刻的检查,随后就不了了之,至于继续调查谭浚的案子,居然就这么被拖了下来。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枫还在实验室配yao,从北京回来之后,他几乎泡在了制yao厂的实验室,这里不光设备齐全,各种yao材也都非常的齐备,当初建这个实验室的时候,他就比照家里的yao材,专门打制了一个级大的中yao柜子,能够搜集到的yao材几乎都有。

    倒是陈慧珊,最近反而坚持每天去县卫生局上班,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张枫的心思被配yao的事情绊住了,一直呆在制yao厂的实验室,所以没怎么留意陈慧珊,接到检察院那边失火的消息,还是叶青专门打给他的。

    张枫有些坐不住了,反复琢磨之后,觉得不能这样听之任之,谭振江此时恐怕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若是能放过张枫那才是出了奇事儿了,所以,他打了个电话给柳青,相约晚上在金雀大酒店聚上一聚,顺便把韩炳和李丹也约上,他打算顺便把制yao厂的事情给解决了,这都过去多久了,叶家寨和东城区这边一直都没有给yao厂一个满意的答复。

    把今天的活儿告一段落之后,张枫乘车来到金雀大酒店,订好了包间,然后才打电话一一通知柳青、韩炳和李丹,几个人当中,除了他和韩炳,柳青与李丹都是大忙人,晚上能chou出时间过来聚会,其实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韩炳是第一个赶过来的,他如今在省公安厅已经大有起色,比起杨柏康前来北原省之前,简直不能同日而语,所以对于袁红兵jiao代的差事也是最为上心,自从与张枫jiao往之后,两人慢慢的也是越来越投机,韩炳已经不再是一开始时那种应付的心情了。

    柳青与李丹还没有到,张枫便与韩炳在沙上落座,掏出两支烟,扔给韩炳一支,张枫道:“韩大哥对东城区这边熟悉么?”他对韩炳g格多少有些了解,知道这个人喜欢虚言,说话办事很少拐弯抹角,或许这也跟他一直都不得志有关。

    韩炳闻言一笑,道:“怎么,遇到什么麻烦了?”

    张枫苦笑道:“被人勒索了”当下便把前段时间遇到的事情说了,道:“兄弟在这个制yao厂有些股份,当初从琪辉制yao厂手里买下来,可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儿,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就把制yao厂搬到周安县去了。”

    韩炳听完,脸色就有些黑,这事儿他还真就听说过,因为闹到了外jiao部,从上面压下来,他岂能不知道,但也正因为是从上面压下来的,不管处理到啥程度,都不可能在上级眼里落到个好,挨批是一定的,本着少得罪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对这事儿就冷处理了。

    其实这不光是公安系统一家如此,其余的政fu部门几乎采取了相同的策略,因为制yao厂此时并未正式开始运作,谁也不知道这家制yao厂以后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更无法想象yao厂可能带来的巨额税收,否则的话,不要说是东城区政fu,就是新阳市也会特别重视起来。

    得知这是张枫的生意,韩炳暗地里就是一阵后悔,这不明摆着失去了一次天大的机会么,不过此时也不算太晚,他略一琢磨,道:“兄弟稍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当下不容分说,转身出了包厢,在外面掏出电话,就吩咐了下去,直接调用省厅刑侦处的人下去抓人。

    他刚收了电话,还没有从走廊回房间,迎面就看到市长李丹ting着大肚子过来,看到韩炳yin的道:“韩厅长怎么不去房间,在这儿做什么?”随即看到韩炳手里的大哥大,便眼珠一转,道:“韩兄弟,咱哥儿俩今晚可得好好亲近下啊。”

    韩炳苦笑了一下,也不瞒他,估mo着几分钟后李丹同样会知道,不如卖个人情,便低声道:“叶家寨的那家外资制yao厂,是张枫兄弟的生意,嗯,你懂的。”

    李丹先是随意的一笑,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登时就想起一件事儿来,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僵硬:“你说的是真的?”他刚从某个渠道获得消息,张枫极有可能是……想到那个可能xing,李丹额头上居然就有了一层冷汗,也不等韩炳确认,他伸手抹了一把额角,道:“多谢韩兄弟了,大恩不言谢,且容后报,嗯,你先进去吧,我去一下卫生间……”

    韩炳暗自好笑,不过对李丹这么大的反应还是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回包间了。

    李丹自然不会是真的想上厕所,而是躲到下面大厅打电话去了,一通电话打完,却现柳青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就站在身边不远的地方等着自己,不由笑着迎过来道:“柳大秘,怎么来了也不吭一声,吓了我一大跳”

    柳青微笑道:“有啥好害怕的?莫非李市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李丹呵呵笑起来,这也就是柳青,换个人还真不敢这么跟他说话:“柳大秘,你可不厚道啊,有消息也不知道提前跟大哥透漏一些?是不是想看大哥的笑话?”

    柳青方才已经在旁边站了几分钟了,虽然只听了那么几句只言片语,却大致猜到了李丹所说的事情,笑道:“哦,李市长说的是啥消息?说来听听。”

    李丹也不急着去楼上的包间,扯着柳青在大厅的沙上坐下,道:“张兄弟的消息啊,我不相信柳大秘不知道。”他这么说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得到消息的渠道就是省委那边。

    柳青暗自苦笑了一声,李丹说的什么,他自然心里有数,也不知道消息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据说张枫是中组部于部长的si生子,而且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反倒是于部长的亲生女儿于梅,似乎没有人知道一样,偏偏柳青就知道于梅的身份,而且知道张枫跟于梅关系很近。

    最让柳青无言的是,张枫不但一直都管袁红兵叫袁大哥,而且似乎真的称呼于梅姐姐,这个是他专门证实了的,前几天于梅与张枫从北京乘飞机回来,就是他安排专车去接送的,当时袁红兵临时有事儿不能接机,柳青安排杨柏康的专车去接的,当时杨柏康正好去了北京。

    所以,听到那个传言之后,柳青自己都有些相信了,但这种话却是无法求证的,你心里不管怎么猜想都没问题,说出来就成另外一回事儿了,于博文在北原担任过一任省委书记,对北原的影响还是极大的,尤其是他上位之后,这种影响愈外显得厚重深远。

    假若此事儿是真的,那么袁红兵对待张枫的态度也就顺理成章了,否则的话,很难想象袁红兵这样的人,会对一个普通的县委副书记那么亲近,尤其这人还是因为他妻子于梅的缘故才结识的,柳青原来心里就曾经存疑,但也只能是埋藏在心里,现在这个传言倒是解了huo。

    琢磨了一下,柳青方才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也是才听人说的,都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而且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李丹低声道:“宁可信其有啊,消息来源我倒是打听到一点儿眉目,据说是从京城那边传开的,也是最近这段时间才有这个传闻呢,”顿了顿接道:“你觉得呢?”

    柳青与李丹,那才是真真正正的一条线上的蚂蚱,也都是杨柏康的嫡系铁杆心腹,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去改换阵营,除非杨柏康倒下之后,所以两人之间往往也是互通有无同气连枝的,几乎没有多少秘密,李丹这么跟柳青求证也就很正常了。

    琢磨了一会儿之后柳青才道:“张枫跟于部长的女儿确实走得非常近,两人也是姐弟相称的,嗯,年前的时候,俩人曾经一起去过孙部长家里。”

    李丹吁了口气,道:“这就不错了谁不知道孙部长与于家的关系?”

    柳青尚自有些难以相信的摇摇头,不过他也是体制内善于琢磨别人心思的主儿,张枫的履历也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了,越琢磨越觉得这个传言比较靠谱,这心思也就热了几分,作为杨柏康的秘书,他自然知道杨柏康的上位实际上依靠的就是于博文,所以,有这样的心思也就不奇怪了,“你方才打电话跟这个有关系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