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239章会铤而走险吗?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第239章会铤而走险吗?

    鞠躬感谢zxc_1126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

    诊脉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查阅诊断记录和各种医疗方案,张枫却用了整整一天一夜,在心里仔细的比较推敲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173小说网 }

    叶红外表看上去病症其实并不重,但却非常的虚弱,诊脉之后张枫现,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疾病,就是体虚,正气不足,抵抗力低下,容易引各种疾病,所有大夫给出的医疗方案也都大同xiao异,基本上思路都差不多,以保养为主,逐渐养精蓄锐,培养正气。

    看完这些病例之后,张枫问于梅:“阿姨年幼时是否身体也非常差,跟姐姐的情形差不不多?不过后来又治愈了?”

    于梅很是惊奇,叶红幼年的时候确实跟于梅差不多,先天不足,始终都是面黄肌瘦的,后来在济仁堂被一位坐堂的老中医看好了,吃了将近半年的中yao,从那之后身体便渐渐恢复,只是生于梅的时候身体又受了亏,从那之后便没有恢复过。

    于家的人不是没想过当年那个老中医,可惜那个人早就不知所踪,很多人都说老中医已经过世了,甚至还有人说老中医被人当成骗子给斗死了,详情却是不得而知,毕竟时间已经太久,顺着这个思路,又找了不少的中医给叶红诊脉,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但像张枫这样问起叶红年轻时身体状况的,却还是第一个,于梅对这段往事自然了然于xiong,把经过跟张枫说了,还特意提起当年在济仁堂坐堂的那位老中医,因为于梅几乎跟当年的叶红一模一样,所以特意找过那位老中医,可惜未能如愿。

    张枫点头道:“其实阿姨的病根就在这里,后来身体虚弱,不过是外在的变化而已,当年的病根还没有彻底祛除,断yao有些早了,而后妊娠的时候又保养得不得法,把未曾养好的旧疾给引了,又生出新的病症,没有祛除病根的前提下,其他治疗都只能是治标而已。”

    于梅琢磨了一下才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做?”

    张枫道:“我给姐姐配的那些yao还有吧?对阿姨也是有效的,暂时先用那个吧。”

    于梅闻言道:“还有不到一个月的量了,是不是需要重新配制?”

    张枫“嗯”了一声,道:“虽然有效,但却不是对症之yao,正好姐姐的yao也到了换方子的时候,这次回去我重新配制吧,阿姨的yao并不复杂,但原yao的炮制有些讲究,需要回去慢慢调配,嗯,大约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nong好。”

    于梅吁了口气,道:“你先等等,我去跟家里人说一声。”

    听完于梅的转述,叶红苦笑着叹了口气,道:“这个诊断倒是合情合理,我也早就有这个认识,可惜当年的那个老中医找不着了,其他大夫也没有那个本事,你不知道,其实那个老中医说过,要坚持用yao一年的,只是妈当时觉得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也就懈怠了,没有继续用yao,没想到问题终究还是出在这上面,嗯,张枫的脉果然看得极准。”

    于梅笑了笑,道:“妈,我的yao还有一个月的量,张枫说分一半先给您用着,他回去马上重新配制,正好我也该重新换yao方了。”当下把张枫的话复述了一遍,道:“他们对于yao材的产地什么的都有非常苛刻的要求,所以,我的意思还是让他回去配制的好。”

    叶红点点头,道:“这些年都过来了,也不在乎多等半个月。”顿了顿接道:“张枫有没有说,其他治疗方案还用不用继续?”

    于梅笑道:“他说别的方案虽然不对症,但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坏处,是不是继续保留无所谓,不过最好不要随便用yao了,尤其是ji素类的西yao。”

    叶红微微叹了口气,道:“那就全停了吧,明天你就跟张枫一块儿回北原。”

    于梅却道:“无妨,让他一个人先回去吧,我在部里还有点儿事要办呢。”

    叶红瞥了女儿一眼,道:“你那点儿xiao心思瞒得了谁啊,放心吧,你爸今天把你二叔叫到北京来了,谭家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倒是你们的那个制yao厂,怎么闹到了外jiao部?影响很不好啊,这两年海外的经济封锁刚刚有些松动了,经此一闹,对投资环境的评估很不利。”

    于梅撇了撇嘴,道:“难道让我的制yao厂乖乖被人勒索就是爱国了?”

    叶红笑道:“你呀,这点儿xiao事也值得大动干戈?知不知道最被动的反而是你二叔?”

    于梅道:“其实对于我二叔来说,这未尝不是一次机会呢,若是下面始终都是一潭死水,他想要有什么举措也是难上加难,只有不断的将水搅浑了,才利于1uan中取利嘛,行了,咱娘们俩不适合讨论这种政事,也不用等明天,晚上我就跟张枫回北原省。”

    跟于梅一起上了飞机,张枫才知道省委书记杨柏康被于博文一个电话叫到了北京,虽然不知道具体说的什么事儿,但于梅能把这件事告诉他,那就是说,十有七八是跟谭家的事情有关,张枫略一琢磨之后终于放下了一件心事。

    不用说,在处理与谭家的关系方面,杨柏康的做法有些让于博文不满了,张枫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杨柏康多半是打着与谭家和平相处的主意的,他暂时在北原还没有站稳脚跟,所以不想与谭家这种大家族并且在北原拥有雄厚实力的集团生冲突,反而采取了拉拢的手段。

    看过谭浚供词之后,张枫也不禁要为杨柏康的这种做法嗤之以鼻了,谭振江之所以能够在北原省展的这么快,就是因为与赵家合作的缘故,得到了前省委书记赵博辉的支持,si底下两家在很多方面也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合作。

    杨柏康想与谭家合作,差不多就是与虎谋皮了,他到北原省当一把手,就是因为挤走了赵博辉,对于谭家来说,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了,很多针对赵家的做法,实际上也是在同时针对谭家,谭振江不在背后下刀子才怪。

    张枫对于上层博弈的详情自然是雾里看hua,但大致的方向却应该相差不大,既然于博文出面了,杨柏康势必会调整与谭振江之间的关系,同样的,陈家也会考虑与谭家联姻可能造成的影响,尤其是得知谭浚变成残废之后。

    所以,来北京前的所有担心,都因为于梅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既然杨柏康针对谭家的态度生变化,对张枫来说,自然就多了一层保护,也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杨柏康这一方的人当成拉拢谭家的筹码给出卖了,其实这才是他之前最忧心的。

    张枫在体制内的靠山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真正能够为他出力的人,只有于梅,如果没有了于梅这一层关系,其他支持有可能一瞬间就会全部烟消云散,包括来自省委副书记、省委组织部长孙延的支持,至于唐家,si事儿还行,公事儿上就比较困难了。

    杨家因为袁红兵的原因,跟他之间也有了一层比较亲密的联系,但终究还是差了一层,认真想起来,当初没有选择与袁红兵走到一起,还是比较理智的,假若是站在了杨家的阵营里面,这次跟陈慧珊的事情恐怕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那时候,杨柏康说不定还在想着如何jiao好谭振江,又怎么可能为了他,同时得罪陈谭两家,为陈慧珊调动工作更是不可能。

    张枫心里越来越觉得,权势的重要xing,在体制内hun,就要尽可能的去争取到更多更大的权势,否则就只能是人家案板上的鱼,棋盘上的筹码,有了足够的权势地位,哪怕是当筹码做棋子,也都是一枚有前途的棋子,而不会随时处于被人出卖的边缘。

    说起制yao厂前段时间遇到的麻烦,张枫道:“本来有更快更简单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只是,我不想以后都把咱们捆绑在制yao厂身上,一旦离开了咱们就寸步难行,所以试图通过其他正常的途径去解决问题,也算是给仲孙一个独立处理此类问题的机会,让他学点儿这方面的经验,免得以后遇到什么的意外的话,让制yao厂没有丝毫的应变之力。”

    于梅点了点头,道:“你的思路是对的,这次虽然解决的不尽如人意,但总的来说还是中规中矩的,不过,有些人还是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否则的话,以后还会有人去找制yao厂的麻烦,咱们从几个方面同时动手吧。”

    张枫琢磨了片刻才道:“这事儿还是我让人办吧,你就不用出面了,甚至袁大哥都不必说话,否则也太看得起那些人啦,嗯,我有个想法,打算在周安县投建一家医院,然后把制yao厂的研部剥离出来,合并到医院去,你看如何?”

    于梅笑道:“你这是在为陈慧珊着想的吧?嗯,没什么问题,不过,最近还是要先应付完谭家的事情再说,暂时先不要节外生枝。”

    张枫道:“谭振江不会铤而走险吧?”

    于梅琢磨了一阵才道:“这个真不好说,你还是要谨慎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