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161章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第161章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治理假冒伪劣商品的专项整顿活动,自从跳楼事件后就突然停了下来,仿佛偃旗息鼓了,就在大多数人以为这次行动算是彻底夭折了的时候,报纸、电视、宣传车,凡是能想到的宣传工具,似乎在一夜之间都火了过来,铺天盖地的开始了打假宣传活动。(173小说网 )

    不光是周安县,新阳市的新闻媒体仿佛约好了似地,从元旦开始,打假宣传就没有停过,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到第三天的时候,省报、省电台、电视台等等媒体也开始了这方面的宣传,从辨识假冒伪劣商品的窍门到假冒伪劣商品对人体的危害,宣传的极为全面。

    跳楼男经营的是日化产品,主要就是日用化妆品之类的,这次也被当成典型事例上了宣传媒体,尤其是跳楼男在楼顶上的表演,更是成了人尽皆知的笑话,而周安县公安局也因此而名声大噪,对于公安局别致的救人手法更是众说纷纭,说啥的都有。

    一连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宣传活动才慢慢趋于平静,但这场宣传活动无疑为广大老百姓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启meng课,对于假冒伪劣商品的危害,让人有了更直接的认识,变相的打击了假冒伪劣商品的市场,让老百姓的消费更加趋于理智,贪小便宜的事儿越来越少。

    张枫在虎子婚后便很少回家了,几乎一直都呆在省城,很少有人知道他一天都在干什么。

    小唐已经把中草药种植的工作全部移交给了副镇长梁进,她也到了县里,因为指挥中心还的筹建还停留在纸面上,办公地点也还没有,所以小唐便在张枫的办公室充当工作人员,俨然成了张枫的小秘书一般,跟着李观鱼倒也学了不少的机关常识。

    覃丽本来是张枫相中的搞中草药种植的人选,也是为了给覃丽积攒政绩,却不料一场交换,让徐元自己松口,把覃丽从东河镇宣传委员的位置上调整到了县委宣传部二科的科长位置,一下子来了个三极跳,不过,覃丽本身就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是作为后备干部重点培养的,所以这种任命并不少见,而且这也可以勉强算是基层工作了。

    东河镇的副镇长何忠强被调任县农机管理站的副站长,这年月,农机站还算是个比较吃香的部门,但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未来几年之内,农机站就会变成真正的清水衙门,谁还用拖拉机啊,就是有,也都是仍在农村,一年只在秋夏两忙冒一头,连公路都不上。

    李勇则被调去了县政协的办公室做了一名办公室副主任,算是彻底被边缘化了。

    副镇长韩艳宁兼了何忠强的差事,梁进兼了李勇的差事,覃丽原来分管的工作则被韩艳宁和组织委员兼纪委书记黄雁给瓜分了,所以,虽然东河镇一下子调整出来好几个空位置,但却没有增加一人,只是重新划分了一下分工。

    东河镇算是张枫的地盘,他没有开口,别的人也不好随便插手。

    元月十二是旧历腊八节,又是周末,孔令珊早早的就煮好了喇叭。

    张恪一家昨晚就回来了,小女儿张文也从学校回来过周末,除了张枫和读大学的小儿子张逸,其他人基本上算是都在了,连往年很少回来的女儿女婿也都带着外孙女在上午的时候来到罗村家里,大家难得聚到一起,除了吃腊八粥,自然是要谈些正经事儿。

    半年多的调养,张菁的身子骨已经大见起se,最起码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出身体虚亏了,张枫已经给她联系好了医院,准备过完春节之后就到省医学院附属一院去动手术,此前已经去复查了三次,若非张枫坚持,其实已经可以动手术了。

    中午自然是吃腊八了,过腊八节嘛,最高兴的自然是俩孩子,张元带着方茜满院子里面乱跑,张家旧居院子大房子多,也没人理会俩孩子疯玩,大人们吃完了饭,都围坐在堂屋里面说话,张菁便低声问妹妹张文:“一中的条件还不错吧?”

    张文噘了撅嘴,道:“不错个啥呀,冬天冷死夏天热死秋天被蚊子叮死,这半年下来,你妹妹我都不知道死了几次咯”

    方岚闻言就笑:“哟,咱们家小公主可是受委屈了,这么说,其他人都比咱条件好咯?”

    张文披披嘴,道:“也不是啦,不过有的人不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面住,人家不但住得舒服,学习环境也好啊,成绩都是噌噌的往上冒,我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孔令珊接过话头道:“哟,那可怎么办?别的同学不住学校宿舍住哪儿?”

    张文眨了眨好看的眼睛,笑嘻嘻的道:“自然在外面租房子住咯,那条件,比在集体宿舍好天上去了,而且,学校的宿舍现在也越来越乱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哦。”

    张松节瞪眼道:“我就不信了你大姐和两个哥哥都是在一中读的高中,咋就没你这么多事?一天不好好把心思用在书本上,脑筋里都琢磨啥呢?”

    张文撅了撅嘴,嘟哝道:“小气又没让你们掏钱……”

    张菁就坐在妹妹身边,自然把她的嘟哝声听了个清楚,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道:“文文,说啥呢?”

    张文道:“我去过二哥那里,爱爱一个人住着呢,离学校也不远……”

    张菁“哦”了一声,倒是她自己想歪了,不禁笑道:“这有啥为难的,你跟你二哥说一声不就结了?也不是啥了不起的大事情。”

    张文撇嘴道:“我都快几个月没见到二哥了,听爱爱说,他一个月也难得在家一半次。”

    张菁便道:“行了,这事儿我跟你二哥说,你直接搬过去就是了。”

    张文道:“那哪儿行啊,还得家长跟学校打招呼呢。”

    方岚笑道:“放心吧,你学校老师难道还不知道你二哥是谁?”

    张文道:“知道啊,就因为这个才不让我搬,一定要见见二哥才行。”

    张菁笑道:“敢情你早就自己打好主意了啊,是不是打算让爸妈跟学校打招呼?”

    张文便偷偷的看了父亲一眼,扭过头不说话。

    张松节嘴角动了动,半天才吭气儿道:“你自己跟你二哥说去”

    方岚也是有些好笑,自己这个小姨子还真逗,高一了,还跟个小姑娘似的,琢磨了一下才道:“文文,我这儿有你二哥办公室的电话,你要不去打一个试试?”

    张菁在旁边插言道:“阿枫又不在,打办公室电话有什么用?”

    方岚笑了笑却没有吭声,张文眼珠转了转,随即喜滋滋道:“谢谢姐夫”

    也不管仍旧围坐在大堂中的众人,要了电话号码便一溜烟便跑到张枫的屋里打电话去了。

    张松节从腰里拔出旱烟锅子,装上烟丝点燃,慢慢的吸了两口之后才道:“张恪,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还继续开商店么?”

    张恪下意识的瞥了自己媳fu一眼,却见王慧垂着头没吭声,便嗫嚅道:“不开商店还能干啥?”他因为买了户口,一家三口在农村都没有地了,若是赚不来钱,可就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了,除了打砸抢之外,似乎剩下的唯有要饭一途。

    张松节皱了一下眉头,显然对张恪的态度极为不满,但仍旧yin沉着脸道:“还搞烟酒?”

    张恪琢磨了一下才慢慢道:“不管做啥,都需要本钱,因为过年节,所以商店的资金都备了货,结果全被罚没了,现在我手里除了店面里的几千块钱货之外,已经凑不出钱来了,若是春节前还没有眉目的话,连房费、工商管理费、税费等等都交不起,只能把店面盘出去。”

    孔令珊忍不住道:“那你还打算继续开商店?拿什么开?”

    张恪迟疑了一下才道:“技术监督局罚没的那些货,我想请张枫帮忙要回来,进货的票什么的,我都有保留,若是能退货,总能挽回损失,大不了贴些运费罢了,有了这笔钱,不管是继续搞烟酒还是做其他生意,都没多大问题了。”

    张松节皱眉道:“那不都是假冒伪劣商品么,你拿去跟谁退货?”

    张恪道:“那些货都是从新阳市进回来的,自然有退货的渠道。”

    孔令珊闻言似乎松了口气,想说什么却没有张口,显然,她还拿不准张恪的话靠不靠谱。

    方岚却皱了一下眉,他毕竟是个有见识的,而且不像张恪夫fu那样只顾虑自己,他先想到的是做这件事对张枫是不是有麻烦,所以,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道:“此事儿怕是没那么容易啊,技术监督局已经罚没的货物,哪有可能再退回去?”

    张恪瞪了方岚一眼,道:“咋不行呢,人家在县里有人的店铺,哪怕真的卖的是假货,也都没有罚没,有几家已经被工商局没收的货,后来也都退了回去,现在还不是照样在卖?张恪是县委副书记,总不至于连这点儿特权也没有吧?”

    方岚闻言脸se微微一沉,不过却没有再说话,心里却极为的不爽,哼,退货?因为这个,工商局的局长詹国权都被撤职查办了,刘光辉因为收取贿赂、通风报讯、弄虚作假等问题,也已经被闲置了起来,说得好听是暂时调整出专项组,实际上跟免职没啥区别。

    他所处的位置不同,接触到的人自然也不一样,不少人都知道方岚是张枫的姐夫,又是张枫的代言人,所以一些不是非常重要的消息也都会传给他,有时候,得到的上层消息甚至比一些乡镇领导还要及时、详细。

    张恪的话却是让他愈的有些看不起这个大舅子,目光扫了一眼岳父岳母,却瞧见他们也是一副理所应当的神se,不禁摇摇头,站起来对妻子道:“我还有事儿,你等会儿走还是跟我一起走?”他实在是懒得跟大舅子说话了。

    张菁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道:“一起走吧,我去找茜茜回来。”她原本也是极为聪慧的女子,方岚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她就领会了个七七八八,娘家屋里生的事情这段时间早就耳熟能详了,今天被父母叫过来,表面上是吃腊八,焉知不是为了张恪?

    所以,来之前,张菁心里便已经有了盘算,她之所以有今天,却是拜二弟张枫所赐,如今手里虽然有不少资金,但都是张枫拿出来的,还有方家的全部家财,几乎也都压在了方岚身上,自己并没有一分一文的本钱,自不能慷他人之慨。

    若是张枫不方便出面,让他们夫fu拿钱出来,那没什么说的,但要让他们两口子自己出力帮助张恪,却是不大可能,张菁身上有病不是现在才现,而张恪宁肯拿钱去给王家盖房买车娶媳fu,也不曾想过自己姐姐的病,又如何让她拿出卖命钱帮忙?

    所以,方岚一站起身,张菁几乎没怎么迟疑,便到后面庭院找女儿方茜去了。

    张文正好打完电话,从里面蹦蹦跳跳的出来,见方岚起身忙道:“大姐和姐夫要走吗?正好捎上我,搭个顺风车,把我扔到县城就行。”

    方岚微微一笑,道:“好啊,你收拾收拾,我去动车。”说罢又冲张松节和孔令珊说了声,道:“爸,妈,县里还有些事儿要去处理,我改天再和张菁来看望二老。”

    望着方岚头也不回的出去,张松节的脸se沉郁得跟一潭死水似的,连孔令珊也微微叹了口气,一直等到院子里传来动机的声音,随即车声越来越远,显见得已经走了,张菁居然出去后再也没1u面,张松节狠狠的磕了磕旱烟锅子,低声骂道:“白眼狼”

    三菱越野车后排,张菁抱着方茜,看着妹妹张文嘻嘻哈哈的逗弄女儿,脸上却1u出一丝苦笑,道:“方岚,今天咱们不但把张恪王慧给得罪了,连爸妈怕都有意见了呢”

    方岚“哧”的一笑,道:“这会儿啊,说不定人家正骂咱们白眼狼呢。”

    张文却忽然接口道:“什么啊,大哥大嫂才是真正的白眼狼呢,把家里的血汗钱全拿去喂了狼崽仔,哼,听他们今天说的话,我都脸红,你们还不知道吧,爸妈准备把药铺子也给了大哥呢,还说要重分祖屋,哎呀,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人喂了mi魂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