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155章狗改不了那啥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第155章狗改不了那啥

    感谢逍遥123q连投月票两张,感谢mmmuuuu1打赏1176币

    -----------------------------------------------

    张枫这么做也是为了应付记者的事情。(173小说网 )

    昨天晚上刚回家,张枫就接到宣传部长冯春燕的电话,很偶然的机会,冯春燕遇到了市晚报的记者,而且很显然这个记者是非常有目的xing的在采访,随身还跟着一名摄像师,这就很不简单了,报社记者鲜有跟着摄影师的,除非是电视台的。

    冯春燕以前就是在市电视台出身的,在市委宣传部挂着,这次来周安县担任宣传部长之前,就是市电视台的主编,眼皮子在同行当中也算是很杂的,恰好就认识这名市晚报社的记者,随即很客气的将人请回了县委宣传部。

    这时候的新闻管制可是相当严的,没有通过宣传部门就si下采访,这本身就不合规矩,即便是有正式的任务,也得听从宣传部门的安排,按规定去采访,否则就是违反规定了,你采访到的东西也拿不走,报社也罢电视台也罢,多半不会也不敢采用你的稿子,尤其是涉及到敏感话题的时候,若是与地方政府有关,那就更得慎重。

    没现的话,只要拿到了真凭实据,这个记者还是有门路补办合法手续甚至不通过县里直接到市里表的,但被抓了个现行,又被客气的请回县委宣传部,记者想要装疯卖傻可就不行了,所以很痛快的说了此行的目的,就是采访周安县查获大量假冒伪劣商品这事儿的。

    冯春燕作为县委宣传部的部长,自然也不白给,脑筋一转便想明白前因后果了,他肯定不会相信记者的敏锐嗅觉,他住在县城都还没有把查获假冒伪劣商品的详情弄明白,市里的记者居然天不黑就赶来了?这才是多大会儿生的事?要是没有问题才见鬼了。

    所以,冯春燕想也没想就把此事儿跟张枫说了,她当然也知道所谓的假冒伪劣商品案子的事儿,实际上就是温春明跟张枫在打擂台,不管俩人愿不愿意,是不是有意,结果都是一样,所以,用脚趾头想都明白是咋回事儿了。

    张枫琢磨了半天也没有个合适的办法化解此事儿,那些记者既然来了,就不会空手跑这么一趟,没有弄到东西,难保回去后不会胡说八道,甚至危言耸听,对于这些玩笔杆子的流氓,张枫有时候确实的深恶痛绝,但又不能随便得罪。

    最后还是冯春燕给他想了这么一个辄儿,正好张枫心里也有这么一个想法,所以稍一琢磨便整出了一个市场整顿的方案来,从假冒伪劣商品到以次充优,豆腐渣工程等等,搞一次轰轰烈烈的打假活动,顺便还能对外宣传周安县,正好可以把记者的事情解决,一举两得。

    这个提议很快就取得了大家的支持,顺利的在常委会上通过,因为是张枫提议的,徐元直接就指派张枫亲自负责,然后由分管的副县长配合,抽调各相关部门的精干人员,对各行各业都进行一次大检查,算是年前的一次专项治理活动。

    宣传部门自然也要做好宣传工作,冯春燕还说宣传部将请市晚报和市电视台的记者进行现场跟踪报道,对县委的这次活动推bo助澜,听到这里,温春明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的话,脑子就是真的进水了,感受到谭靖涵与徐元若有若无扫过来的目光,简直如芒在背。

    张枫是第三个离开会议室的,走在前面的谭靖涵在走廊缓了几步,等张枫出来走个并肩了才道:“张枫,到办公室去坐会儿?”

    张枫忙道:“正要去跟县长汇报工作。”

    谭靖涵微微一笑,道:“汇报不汇报的且不说了,倒是高路的事情,咱们谈谈。”

    办公室门口遇到施艳,笑吟吟的招呼道:“张书记,”张枫点点头,道:“最近没回家么?”

    施艳一边给两人斟茶倒水一边应道:“回去过一次,已经给云辉哥家里留话了。”

    张枫笑着道:“那可多谢啦。”

    等施艳出去了,谭靖涵才道:“高路的事情有眉目了?”

    张枫点点头,道:“应该差不多了,但省里一天没有正式公布就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数,所以还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过早的泄了底牌,免得出现不可预料的事情,您也知道,常山县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谭靖涵笑着微微颔,与徐元一样,尽管心里极为好奇,谭靖涵却丝毫也没有去探听张枫是走了什么门路,知道归一回事儿,亲自去问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对于张枫的底细,谭靖涵其实远比徐元了解的要多得多,毕竟市委书记韩林的上位就跟张枫有着直接的关系。

    韩林之所以能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其实就是得益于陈静远到手的那份材料,是唐嫣陪着张枫一起去的,随后陈静远才会突然力,拿下了这个至关重要的位置,韩林亲身经历其中,自然明白一些前因后果,因此才会数次在张枫的问题上予以关注。

    谭靖涵是韩林的同学也是韩林的红颜知己,两人有着极亲密的隐si关系,外人或许有传说的,但基本上都是瞎胡猜,谭靖涵因此对于张枫也多了不少的了解,当初送张枫去县公安局上任的时候,还专门点了一句,果然从那以后,张枫就与她保持了一些关系。

    因此,虽然谭靖涵猜不透张枫究竟走了什么样的门路,但却可以肯定,张枫肯定有着比她还灵通的信息渠道,至少获得一些可靠的信息是没问题的,所以,并未怀疑张枫的话。

    张枫道:“工程指挥部中心的组建,还需要谭县长的大力支持才行。”

    谭靖涵笑道:“那是当然,这个工程指挥中心并非徐书记说的,仅仅只是个争取项目的机构,而要为高路工作提前做好准备,比如征地、赔偿、资格审核等等,恐怕到时候都得通过你的这个工程指挥部,虽然只是个临时xing的组织,估计最快也得等到项目正式开工之后。”

    张枫点头道:“差不多吧,谭县长,这次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行动,主要还得依靠政府这边,需要政府各部门的配合,您有什么指示?”

    谭靖涵琢磨了一会儿才道:“县委已经把这项工作交给你负责了,我就不好再乱伸手了啊,嗯,这样吧,今天我再召开一个县长办公会,督促一下各个部门,然后让刘副县长和罗永年同志去你办公室,怎么样?”

    张枫连忙表示感谢,罗永年是常务副县长,刘副县长名叫刘光辉,是政府这边分管工商等部门的领导,有他们两人去充当副手,张枫抽调下面的骨干时就会愈的得心应手。

    其实昨晚在想好这个应对之策后,张枫便已经琢磨了如何去开展这项工作了,跟谭靖涵这么说,请求她的帮忙,实际上只是一种态度,他自然不会傻了吧唧的越过正牌子县府一把手,就去抽调县府各部门的骨干去干活儿,那样不但得罪人还落不到好。

    说穿了,张枫揽下的这份差事,实际上是人家政府这边的活儿,他只是因为要顺势引导记者的那件事,才会被搅和进来,但他却并不想亲自搅合进去,真的去做这种事情,只要找到一个政府这边的人负责就可以了,既然谭靖涵把罗永年和刘光辉推出来,就顺水推舟好了。

    张枫离开之后,谭靖涵才问施艳:“方才张枫跟你说的什么?”

    施艳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张书记跟我表哥是同学,因为我表哥在外地工作,所以他们失去联系很久了,托我捎话回去,让我表哥回来后跟他联系。”

    谭靖涵“哦”了一声,道:“你表哥在哪儿工作?”

    施艳道:“在上海,还是外企呢,就是很少有机会回家,大学毕业后,这么多年加起来,在家里也没有呆够一个月,也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回来。”

    谭靖涵很随意的问了几句之后便道:“你去通知一下,下午两点,召开办公会,各局办科室的一把手都要到会,研究布置打假行动,这次有省市的报纸电视电台记者跟踪报道,所以无论是谁都不许缺席晚点,必须予以重视起来。”

    张枫回到自己六楼的办公室,浑身困乏的把自己扔进大班椅,闭着眼睛养起神来。

    把手边的事情捋了捋,张枫现,自己从回到县里,还没有进家门呢,后天就是虎子大喜的日子,这会儿怕是已经开始忙活了吧?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张枫没心思继续在办公室耗着了,他打算回去一趟,至于打假的行动,他不过就是挂个名,真正做这件事的,怕是最后要落在刘光辉身上了,既然方才谭靖涵已经揽过去了,他也乐得清闲。

    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县委办的主任洪柯却走到了门口,正打算敲门呢,张枫微微笑了笑道:“洪柯主任啊,有事儿?”

    洪柯道:“张书记,我是来请示一下,您对秘书和司机有什么要求。”

    张枫这才想起来昨天徐元曾经说过此事儿,略一沉吟才道:“秘书就找个tui脚利索的吧,司机最好是退伍军人,别的就没啥特殊要求了。”

    洪柯道:“行,下午我把符合要求的资料给您送来?”

    张枫“嗯”了一声,道:“到时候放我桌上就行。”

    等洪柯离开之后,张枫也收拾收拾便出了县委大楼,本打算去公安局那边看看张恪夫fu,不过迟疑了一下之后便忍下了,反而驾车直接返回罗村镇,平时张枫兄弟姊妹没人在家的时候,张松节孔令珊夫fu都是呆在药店的,一天三顿饭有两顿都是在药店解决的。

    所以张枫直接把车开到了药店门口,下车的时候却看见侄子张元在院子里窜来窜去的跟一帮小孩子在玩,心里微微一动,叹了口气,道:“元元,今天没去学校?”

    张元见是张枫,立时甩了那帮小伙伴,跑过来道:“没呢,爷爷接我回来住几天,已经给学校请假了,等过完节再去学校。”

    张枫点点头,知道张元说的是元旦节,随即问道:“爷爷在吗?”

    张元拽着张枫的手,大声喊道:“爷婆我二爸回来咯”

    中午孔令珊蒸了一锅米饭,炒了几个菜,一家人就在药店里面小房间内吃饭,张元生xing跳脱,扒拉了几口饭之后便溜出去玩了,张松节这才张口问道:“你哥的商店究竟咋回事儿?”

    虽然早猜到大儿子的商店可能尽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没有最终确定之前,张松节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孔令珊也眼巴巴的看着张枫,虽然她心里跟张枫一样见不得大儿媳fu王慧,但对儿子却不同,世上哪有父母不心疼自己儿子的?哪怕儿女再有错,在父母眼里却始终不会有丝毫的嫌弃或者怪罪,只是会一味的心疼自己孩子。

    张枫两世为人,自然明白父母的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不过还是把实情跟父母说了。

    孔令珊闻言“唉”了一声,头拧到一边暗自垂泪去了,张松节却沉吟了一会儿才问:“你哥会不会因此判刑入狱?”

    张枫摇摇头:“那还不至于,但没收货物是肯定的了,恐怕商店的损失不会小。”

    张松节吁了口气道:“只要人没事儿就好,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愿他们这次能吸取教训。”

    孔令珊闻言道:“说的倒是轻巧,恪儿这些年岂不是白忙活了?那得损失多少钱呐。”

    张松节冷笑了一声,道:“伤天害理赚来的钱,ua用一分都是罪孽去了最好”

    孔令珊也只是那么一说罢了,顿了顿才接道:“那以后恪儿还做生意吗?”

    张松节道:“还做什么生意?一次就把名声全搞臭了,再做这一行很难了。”

    张枫琢磨了片刻才道:“也不一定,虽然把他的假货全没收了,但这种事却也不会四处宣扬,只要他自己不说,影响也不会太大,而且县里要进行一次全面的整顿行动,然后把收集到的假冒伪劣商品集中销毁,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改悔,也不是做不起来。”

    张松节闻言沉吟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就怕狗改不了吃屎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