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143章给老子滚远!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第4章给老子滚远!

    卞恒在县财政局担任副局长已经五年了,是老局长的嫡系心腹,财政局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一手在处理,虽然是副局长,但做的却是局长的工作,老局长早就放了话,就是培养他做接替人的,而卞恒等这一天也已经很久了。{173小说网 }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半年来老局长似乎走了背字儿,先是倚为靠山的县长钱庆志被调走了,不但去了外县,而且还是外市,跑到清泉县当县委书记去了,老局长自然是再也没法子指望钱县长,所以就把目光投向了新书记赵广宁。

    不成想赵广宁更霉,书记的位置连半年都没坐满就被双规了,虽然外面公告是调任其他地方,另有任用,但官场内部却早已传遍,赵广宁被双规了,刚跟赵书记眉来眼去的搞好了关系,台子又坍塌了,老局长的心情可想而知。

    卞恒也明白,一旦老局长再站错队,立马就是覆顶之灾,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只要拿出那么一两件来,就够老局长喝一壶的,卞恒就更不用提了,私底下,卞恒就已经在重新寻找靠山,唯恐老局长出事儿之后,自己成了代罪羔羊。

    就在卞恒重新搭上关系不久,老局长居然一顿酒喝出了问题,虽然没有送命,却也跟个废人差不多了,卞恒估计,老局长捞的那些钱,已经够他几辈子都吃用不尽,但想治好身上的病,却没有多大的可能了。

    本以为自己可以水到渠成的接任财政局一把手了,不想阴差阳错,成了罗村镇的镇长。

    今天上午的常委会还没有结束,卞恒就得到了消息,自己被任命为罗村镇的镇长了,在周安县,罗村镇无疑是所有乡镇里面最繁华也是经济最达的乡镇,因为全县有数的几家大企业都分布在罗村镇,国营红星化工厂,周安热电厂,周安电子仪器仪表厂等,都集在罗村镇,光是化工厂一家,就拥有职工三万多人,可见罗村镇的繁华程度了,不少方面甚至盖过了周安县城,能在罗村镇当镇长,前途如何可想而知。

    卞恒心里的激动几乎无法抑制,还不等正式的任命传达,午便与一帮亲信跑到罗村镇庆祝来了,在镇上新开的川湘居包了一个最大最高档的包房,一帮人开始了疯狂的庆祝。

    也是合该出事儿,卞恒之前搭上的关系是县市容执法队的队长郝春喜,别看郝春喜只是个股级的执法队长,可卞恒为了搭上这个关系,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郝春喜有一个堂兄是副县长,名叫郝春来,虽然没有入常,但却是分管公安司法的副县长,另外,郝春喜还有一层背景,他的老丈人是县委常委、政府副县长温春明,这可是一位实权副县长,负责城乡规划建设、住房、城管、交通、运输、交通战备、人民防空、防震减灾、市场建设与管理、住房公积金、接待、机关事务管理等工作。

    正是有着这样的背景,郝春喜才成为周安县市容执法队的队长,市容执法队,说好听点就是市容纠察,难听了就是城市土匪,一般人还真做不了这事儿,郝春喜本身就是街痞子出身,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做这事儿正好。

    郝春喜虽然是小混混出身,但偏偏却与温县长的女儿一见倾心,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温家大小姐迷得神魂颠倒的非君不嫁,温县长把女儿关在家里,结果温大小姐用床单从三楼窗户溜下来,跑到美容美厅去找郝春喜,而且声称,家里人再逼的话,她就去歌舞厅*台,搞得温县长差点儿吐血,最后只好胡乱将女儿嫁了。

    郝春喜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飞黄腾达,由一名街痞子摇身一变,成了市容执法队的队长。

    卞恒走了不少的门路,塞了不知道多少“敲门砖”才搭上郝春喜的关系,与郝春喜称兄道弟,俨然跟亲兄弟似的,有了郝春喜这条线,卞恒很容易就成了温县长阵营的一员了,很快就走通了温县长的门路,此次能够成为罗村镇长,温县长出力不小。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些运气在里面,比如常务副县长罗永年为了彻底拿下财政局,也希望把卞恒这等财政局的实权副局长踢出去,温县长又是县长谭靖涵阵营的得力大将,种种因素才促成了卞恒成为罗村镇的镇长。

    举行庆祝宴会,自然不能少了郝春喜,包间里面,卞恒与郝春喜交杯换盏,喝得好不兴奋,俩人原本都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酒喝多了也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甚至连一起过来庆祝的几个女性朋友也拿来开玩笑,比如罗村镇政府的几个人。

    卞恒要的包间与张枫等人的包间规制是一样的,不过这边的包间要大得多,门外伺候的服务员也有三四人,郝春喜与卞恒酒喝多了,开玩笑的时候就有些拿不住深浅也有些分不清对象,罗村镇党政办的一个女办事员都因为忍受不了羞愤而走。

    酒至半酣,郝春喜喊服务员送酒,一名川湘居的清秀女服务员送酒进去,卞恒也不知脑子里那根弦不对,竟然拉着女服务员给他斟酒,还要人家陪他喝交杯酒,女服务员自然不愿意,郝春喜等人跟着起哄,还趁机揩油,在服务员胸脯上抓了一把。

    这个女服务员却是个烈性的,起初还强忍着推让,被抓了一把之后恼了,在卞恒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把卞恒的鼻血都打出来了,随后趁着众人愣的功夫跑出了包厢,这下可闯了大祸,郝春喜与卞恒也不是就他们俩,身边还有六七个马仔呢,就全追了出来。

    现场还有几个罗村镇政府的人,看到这情形全傻眼了,走又不敢走,留又没法子留,帮忙就更不行了,几个人进退维谷,难受的恨不得晕死过去,今天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等卞恒清醒过来,自己以后在镇政府还咋混?

    郝春明和卞恒都追出了包厢,不但拦住了方才打人的女服务员,连另外几个也不放过,连打带摸,把其两个女服务员的衣服都扒了多一半,几乎半裸着了,按到地上,然后上下其手,几个女服务员的惨叫声和现场的情景自然引起了餐厅的混乱,几乎所有的人围了过来。

    这边刚出事,后面的人就知道了,川湘居本来用的就是罗村镇公安分局的房子,饭店的后门与公安分局的大院是通着的,接到报告的何飞当时就火了,带着几个警察从后门进来,冲到现场一看,肺都要气炸了,三个服务员当,揍卞恒的那个,还是何飞的内侄女。

    当下不由分说,也不管卞恒等人是什么身份,三拳两脚就全部砸翻在地,然后赶紧给几个女孩子裹上衣服,回过头准备跟几个人算账时,才现还有镇政府的人在场,又因为这里是高档包厢,何飞才想到这些人怕不是什么普通人。

    果然,镇政府党政办的主任董涛冲了出来,大声呵斥何飞等人,先殷勤的把卞恒与郝春喜给扶了起来,然后转过头对何飞大声道:“何飞你知道你在对谁动手?今天的事你一定要给个交代去把你们局长叫来”

    郝春喜摇摇摆摆的骂道:“狗x的,连老子都敢打,不扒了你们的皮,老子姓倒着写”

    已经有机灵的手下从包厢里面把大砖头也似的大哥大给拿了出来,郝春喜接过来就开始拨打电话,旁若无人的样子和手里的大砖头块让围观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近几个月才在罗村和县城出现的大哥大,大多数人都只有传闻次见到。

    何飞与董涛自然认识,听了他的话,再看到郝春喜的神情以及手里的大哥大,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目光瞄了一眼被董涛搀扶着的卞恒,何飞已经大致猜到是什么人了,心里禁不住的暗暗叫苦,自己的这个分局政委,却是惹不起一个镇长的。

    回过头看了一眼依旧蜷缩成一团抖抖索索的三个女服务员,何飞胸的怒火却又腾升起来,但心里却是强自按压住了,久在官场的他比谁都明白,今天这个哑巴亏怕是吃定了,咬了咬牙,何飞对人群的几个服务员招手,道:“带谢珍她们几个去后面,请大夫来。”

    郝春喜已经打完了电话,听到何飞的话不由冷笑道:“走?谁都不许动今天不把事情解决了,那个都不能离开老子已经报警,识相的,给老子几个把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都认了,然后摆一桌谢罪酒,不然就送你们去号子里面反省”

    何飞道:“谁是谁非不是阁下说了算吧?在场这么多的人看着,你还能颠倒是非不成?”

    郝春喜斜睨了何飞一眼,抹了一把唇角的血丝,道:“讲理?等会儿老子就教你咋讲理。”

    何飞正打算强行先将几个女服务员送走的时候,县局的警察便赶到了,何飞这才明白,感情人家早知道了他的身份,直接从县局把人调来了,心里遂对郝春喜的身份也感到了几分诧异,先前虽有猜想,却不料对方却能将县局的警察调来,这就不简单了。

    卫宏看到县局的几个警察之后便退了出来,他也是周安县的地头蛇,不光认识何飞与董涛等人,卞恒与郝春喜他也熟悉,而县局刑警队的警察也有他认识的,熟悉官场规则的他不用往下看,也把可能生的情况猜了个七七八八。

    若是换个地方,卫宏多半会悄没声息的躲开,这种事自然不会往上凑,帮不上忙不说,还会平白无故的得罪人,想必生事情的双方都不愿意此时见到熟悉的人,但之前他见到过张枫与何飞夫妇之间的情形,猜测此事儿张枫势必不会旁观,所以便抱了通风报信的心思。

    听完卫宏说的经过,张枫的脸就变得有些难看,还真叫卫宏猜着了,若是其他人的事儿,张枫未必会伸手,但是何飞夫妇便不同了,而且,今天他还正好在何飞家的酒店吃饭,碰上了要是不管,恐怕以后永远都不会心安。

    冯春燕却皱了一下眉头,问卫宏道:“与卞恒一起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到底是女人,而且还是曾经从事新闻工作的人,心思细腻目光锐利,一下子就察觉出了关键之处,这方面的敏锐却是要胜过他的政治智慧无数倍,让卫宏心里哭笑不得。

    张枫不是没想到这个细节,只是以他的身份地位,实在的是没必要有什么顾虑,也没想过处理此事的时候会得罪什么人,他也不怕得罪谁,所以就没细问,但冯春燕问出来了,他也就留了心,想听听究竟谁这么牛叉,一个电话就把县局的刑警队给叫来了。

    卫宏解释道:“那个人叫郝春喜,是县市容执法队的队长,他本身没什么了不起,就是个街头混混出身,但他有个堂兄,是副县长郝春来,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当然跟公安局有些关系,另外,郝春喜的妻子,是温县长的大女儿。”

    冯春燕听到郝春来的时候尚不怎么在意,但听到温县长时却忍不住皱了下眉:“县委常委、副县长温春明?”

    张枫暗自摇摇头,这都什么事儿嘛,温春明他自然非常熟悉,郝春来也打过不少交道,而郝春喜的事情之前就有耳闻,却并不如何详细,多半都是当笑话在听,没想到居然横成这个样子,琢磨了一下才道:“县局过来的人是谁在带队?”

    卫宏道:“是个女的,第一次见,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县局的叶局长了。”

    张枫点点头,何飞是分局的政委,县局过来处理问题的,最低也得是个副局长,不过叶青能亲自过来,说明还是很有想法的,上任局长时间虽然不长,但随时随地都在千方百计的布局,估摸着,也是在跟政法委书记陶金忠打游击。

    端起酒杯道:“既然是叶青过来了,想必不会有什么事儿,继续喝酒吧。”

    冯春燕迟疑了一下才道:“卞恒被损了脸皮,估计不会善罢甘休,郝春喜有温县长和郝县长做靠山,肯定也不会好相与,其他人还好说,那几个女服务员,却是不方便继续留在那边,应该抓紧时间去治伤才对。”

    张枫自然明白冯春燕的意思,这是想亲自过去露个面啊,心里不禁又是好笑又是无奈,都不知道她这个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是怎么当上的,但这话却是不能明说的,而且也不好解释叶青压根儿就不怵郝春喜所谓的后台。

    琢磨了一下,随即放下酒杯道:“也行,咱们去见识一下这个新扎镇长。”

    四个人出了包厢,外面还有一个女服务员,不过此时也有些心不在焉,穆天慧凑过去低声跟服务员说了两句什么,然后才跟着张枫等人身后出来。

    此时大厅的闲杂人等已经被赶了出去,除了还继续呆在包厢吃饭的客人之外,那边已经没有几个围观的人了,估计还在附近的,不是酒店的服务员就是罗村镇分局的警察,不过穿着便衣,外人无法区分罢了,但能留在跟前,就不是吃饭的客人。

    张枫与冯春燕过来的时候,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打算拦住他们,不过看到张枫之后都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闪开,还有人躬身招呼道:“张局”

    张枫很随意的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他虽然在县局的时间并不长,但做的事情却不少,直到现在,被他解散的治安大队和缉毒大队都还没有重建起来,破的毒品案更是让县公安局在系统内大出风头。

    还有以前被张枫送到交警队站岗的江振,都跑到清泉县担任副局长了,还是被拘了回来,如今已经移交检察院,让临水市局都跟着丢了脸,因为此事儿,双方没少扯皮。

    所以县局的警察,只要不是瞎子,几乎都认识张枫,对张枫的传言更是说啥的都有,别看张枫如今没有分管公检法,可要论起在公检法系统的威望,政法委书记陶金忠拍马都追不上,因此,突然看到张枫在这里出现,几个刑警队的警察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本来还在争吵的几个人都被惊动了,叶青回头看见张枫,微微一愣,忙上前招呼道:“张书记,冯部长,”她自然认识冯春燕,不过冯春燕却对这个女公安局长没多少印象,只是很客气的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冯春燕一看三个女服务员还在一边缩成一团,身上裹着羽绒服,登时就沉下脸来:“你们怎么做事的?还不赶快先送这几个孩子去医院”

    郝春喜此时已经恢复了不少,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看到冯春燕一来就指手画脚,他也不认识,不由张口就道:“老娘们儿,你谁啊,这里是你乱吠的地方么?趁早给老子滚远”

    同样坐在椅子上的卞恒却脸色变得惨白,连一点儿血色也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