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步步登高 第五章 各怀心思

时间:2018-10-23作者:幻狐

    周晓筠站在窗前,茫然的望着外面来往的身影,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焦躁。(173小说网 )

    他不是不想在大厅与孙良德撕破面皮,只是眼下的情势不容许他这么做,周晓筠对自己的处境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这个时候与孙良德翻脸,对他不但没有丝毫的益处,而且还极有可能让他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孙良德能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必然心有所持,周晓筠不知道自己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缉毒大队的人以及蓝欣所说的狼狗,却让他心里的隐隐感到了不安,还有就是,刘晶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不见踪影?他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陷入沉睡之?

    蓝欣短短的几句话里面,交待清楚了很多必要的信息,但却惟独没有他意外沉睡的缘故,当然也有可能是蓝欣根本就不清楚,隐隐的,周晓筠感到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陷阱,而刘晶晶,或许极有可能就是引诱他的香饵,念及刘晶晶的弟弟刘舒,周晓筠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从卧室到一楼客厅,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周晓筠却已经将自己的处境分析得差不多了。

    之所以选择进入这个房间,是因为通讯工具,他此时急需要与外面取得联系。

    除了客厅,一楼只有两个房间装了直拨电话,一个是保姆蓝欣的卧室,另一个就是这个充当客房的小房间,在下楼的时候,周晓筠就已经计划好了,必须进入这个房间,利用电话将自己的人手调来,否则的话,没事也会变得有事,这些警察的手段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抓起话筒的时候,周晓筠浑身上下登时就变得冰冰凉凉,电话早就已经被切断了。

    这会儿能做的,就是听天由命,但周晓筠却很清楚,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他不是没想过直接离开这里,可孙良德大费周章的带人过来,连招呼都不打就硬闯别墅翻箱倒柜,岂能容他安然离去?一旦做出想要离开的姿态,迎接他的必然是更多的屈辱。

    在周安县做了两年的县委书记,他岂能没有自己能用的嫡系人马,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空谈,没有人会想到他居然被人堵在情妇的家里,幸亏刘晶晶不在床上,否则的话,他现在就已经输得一干二净了。

    想到妻子唐嫣以及唐家的地位,周晓筠第一次现,自己居然做了一件难以置信的蠢事。

    一时之间,纷乱的念头一股脑儿的全部涌进了脑海,让周晓筠几欲疯狂。

    站在窗前,望着别墅院子里匆忙进出的警察,周晓筠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他从小养成的坚忍不拔的性格,没有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只要稍微给他喘息之机,周晓筠绝对会上孙良德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无论这些人能否在别墅里面找到什么东西,只要他能安然踏出别墅,就能翻手云覆手雨。

    他之前始终容忍,不愿意动用背后的力量,就是想通过正常的渠道来解决周安县的问题,不过今天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一步走错,便有可能让自己万劫不复。

    还有一个机会,周晓筠心里默默的盘算着,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司机张枫了。

    这个司机是他特意从岳父那里要过来的,这一点周晓筠连岳父都瞒过了,周家是传统的红色世家,尽管周晓筠从党校毕业后就到地方挂职,已经多年都不曾在北京出现,但并非就代表他耳目闭塞,不知道京城圈子里生的一些事情,恰巧就听说了跟张枫有关的一件事。

    所以,当初在岳父家里偶遇张枫,实则是他刻意所为,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

    让张枫成为自己的心腹,周晓筠也是使了不少手段的。

    他的生活习惯,作为司机的张枫是非常清楚的,若是没有按时出现在县委,张枫必定会亲自来接,尤其是住在刘晶晶这里的时候,有时不方便出入,就得依靠张枫过来打掩护。

    今天很显然出了意外,所以按照往常的惯例,张枫此时应该已经到附近了。

    周晓筠很相信张枫,尤其是张枫的能力,只要察觉到这里的异常,依他的了解,张枫肯定有办法帮他化解这场危机,这也是当初刻意将张枫收罗到身边的主要原因之一。

    透过窗纱,周晓筠突然看到别墅的院门从外面推开,县纪委书记黎霄带着几个人进来,其赫然就有市纪委监察一处的副处长吴青云,周晓筠顿时感到心里一阵凉,连市纪委的人都来了,对方的准备显然十分的充裕,此时即便有张枫这个底牌,恐怕也起不了作用了。

    客厅,孙良德神色阴狠的盯着缉毒大队的大队长方晓,语声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一样:“你确定了?”

    客厅的其他人都已经被孙良德赶到别墅外面去了,包括正在接受笔询的蓝欣,只剩下孙良德和满头大汗的方晓。

    方晓带来的消息让孙良德的心情突然降至冰点,甚至还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车库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这还是带着缉毒犬的前提下。

    别人或许不清楚,孙良德却明明白白的知道,要找的东西就在周晓筠座驾的备胎里面。

    方晓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低声道:“真的没有!孙书记,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您也知道,这条缉毒犬可是专门从机场海关那边借来的,莫说四公斤的冰,就是四克也躲不过缉毒犬的鼻子啊,你看,是不是弄错了?”

    孙良德冷笑道:“姓方的,那些东西可是你亲自经手的,别告诉我你啥也没做。”

    方晓的脸色登时变得涨红,额头上的汗水也更多了,可他的心里却有苦难言,不错,四公斤的冰是他亲手交给那个人的,而且还是亲眼看着装填到备胎里面的,可刚才在车库的时候,他就差把四个车轱辘都卸下来拆开看了,莫说四公斤,连四克的冰都找不出来。

    以他的智慧,岂能猜不出来出了差错,此时他最想做的事情不是呆在这儿找毒品,而是赶紧回去杀人灭口,否则的话,别说穿这身皮了,恐怕最终怎么死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