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487章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何罪之有,辛苦了。”说话之人声音清淡,带着些许的虚弱来,“都问出来了?”

    “是。”

    “毒瘴之法?”

    男子呈上一张羊皮纸,“夫人,都在此处。”

    女子匆匆扫了一眼,满意点头,“既然如此,送信去吧,我这里不用理会。”

    跪着的青年错愕抬头,挣扎道,“夫人,此处荒郊野岭,危险的很,虽然归云楼在寻你,可是……”

    “放心吧!我自有计较。”宋初附耳在青年耳边耳语几句,青年听后点头,“是,夫人。”

    罗城,安静的郊外这个夜里注定不能平静,宇文乾穿上一身黑色劲装,站于最前,身后一连串黑色铠甲武士整齐排列,手上的兵器在夜里散发这寒光。连最小的孩子也咬着腮子,“师傅,带我去找师娘。”

    宇文乾沉沉的目光一扫,“你留守此处,”回头看一眼十来人的队伍,“走。”

    一声令下,跨步上马,一声声马鸣仿若要撕毁天上黑幕。沉重的马蹄声就要响起,一道箭风从未知的地方射来。宇文乾抬手,羽箭稳稳落在手中,不用主人吩咐,剩下的人马匆匆朝前奔去,寻找那暗中之人。

    宇文乾大方撤下箭头处白色的信纸,只看一眼,面色大变。

    “主子?”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居然情绪如此外漏,德全担心询问。

    宇文乾一言未说,细细看完,搜寻的人马也接连回来了,不同于以往的意气风发,整齐有序的跪下请罪,“主子,让人跑了。”

    “无碍,收队。”

    一行人心中差异,却不敢违抗。钱有缘一个孩子此时倒是方便多了,他跑到宇文乾坐骑边,一手扯着宇文乾的衣摆,孺慕的眼神看着宇文乾,湿漉漉的如委屈的小鹿。

    宇文乾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少见了揉揉钱有缘的脑袋,“放心吧!”

    师傅有多在乎师娘,钱有缘知道,既然师傅都能笑出来了,肯定就真的没事,“好,那我去睡觉了,师傅。”轻快的孩子声让院子归于宁静。

    一干人自是退下,宇文乾坐在马上,仰望天空,唯见黑乎乎一团,两手握着手中的信纸,骨节泛白。

    宋初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熟悉的蓝色帷帐,噌的一下坐起,没到一半便重重倒下。“噹”的一声,震得床都跟着抖了两下。

    “初儿,躺着,你身子未好,不要乱动。”闫山雨一把掀开帘子,在宋初床前一寸之地弯腰,紧张的把宋初塞进被子里,一面朝外面叫道,“还不快进来。”

    宋初疲惫的睁着眼,冷气透过缝隙透进来,“我,我怎的回来了?绿柳呢?我记得……”

    “初儿,先别说话。”揉揉宋初的脑袋,曾经柔顺的乌黑秀发都在委屈述说着主人的不是,略显粗糙。

    说话间,一个老头子颤颤巍巍进来,下巴上的胡子扎了一团,头发花白,面孔却有神,“楼主!”躬身和闫山雨行礼。闫山雨摆摆手,“快点。”语气中的焦急怎么也掩饰不住。

    宋初伸出靠近床榻的手腕,皓腕如同几天未曾剥下的鸡蛋外衣,干涩皱起,苍白的厉害。自有人端来秀凳放在床前,老大夫坐下,右手四指搭在上次手腕上,左手轻捻胡须,眯着眼睛。

    半晌不见他睁开回话,闫山雨极力忍耐,他本就耐心不佳,事关宋初又多了两分心急,当下便冷声道,“可有何问题?”

    老大夫松了手,转头,“夫人并无大碍,就是饿得久了些,机体萎缩,好好修养便是。只是夫人体内的迷香本是无甚问题,只是夫人身体太差,不能自行化解,小老儿开服药便可。”

    知道问题不大,闫山雨松了口气,“好,开药去吧!和厨房说说这几日膳食该如何安排。”

    大夫自己提着箱子颤巍巍走了。闫山雨欣慰不已,看着宋初憔悴的模样又是自责又是生气,“当初便说了不用如此,你瞧瞧自己,把自己弄成什么模样了?”

    宋初这个当事人反而笑得一脸轻松,“哪有什么模样,大夫刚刚不都说了吗,并无大碍。”

    闫山雨这次可没那么好糊弄,脸黑起来,倒是有几分楼主的气势。宋初一瞧要遭,立马转换话题,“思清,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房间里没有外人,宋初问得直接,闫山雨叹口气,看来宋初一眼,“我们找到渠县郊外,正好打听到绿柳的行踪,到了附近的荒郊客栈时,却不见绿柳影子。搜索半日,才发现你被一个黑衣男子带走了,那人轻功极好,虽然救下了你,人却丢了,周钰正在追查他的行踪。”

    宋初皱皱眉,“男子?我记得是绿柳把我弄出去的,怎会是个男子?”

    闫山雨担心宋初身子,拍拍她脑袋,故作轻松道,“好了,这些事儿我自会去查,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儿便是好好歇息。”

    宋初岂是听劝的,口齿清晰反驳,“你们毫无头绪,怎么去查,倒不如细细分析一番。他们偏虏了我走,想必和我脱不了干系,我又怎能置身事外。”

    闫山雨刚要反驳,外面传来通报声。“楼主,周先生回来了,正在正堂侯着。”说话之人声音不小,宋初自是听闻,“正好,思清,我们走。”

    闫山雨怒目而视,“你乖乖躺着。”吩咐边上众人好生伺候,又和宋初说了几句话,这才迈步走了。

    正堂之中,周钰站立一旁,闫山雨昂首阔步走进来,行至周钰处,周钰低头行礼。

    闫山雨摆摆手,“坐。”待闫山雨坐下,周钰也没落座,缓缓跪下。

    周钰的表情不太好看,一开口便直截了当,“楼主恕罪,那人跑了。”

    “什么?”竟然能多过周钰,闫山雨身上又降了几度,“绿柳呢,找到了吗?”

    “楼主请看。”拍拍手,外面侯着的侍卫抬着个架子进来,上面盖着白布,根据轮廓,能看出是个人来,边上露出的衣襟,应该是个女子。

    闫山雨蹙着眉,从高坐上走下来,衣阙摆动间,虎虎生风。白布掀开,闫山雨一震。面孔已经发青,五官微微扭曲,可想而知,死前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怎么回事?”

    周钰第一次见到此情景也好不到哪儿去,“属下在树林里发现的,查探了他的伤势,应该是属下追夺之人所为,我记得那人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寒冰剑,绿柳身上的伤口便是被那剑气所伤。”

    “你是说他杀了绿柳,然后又把初儿虏走了?”闫山雨兀自思索会儿,猜测道,“难道是宇文乾的人,他们竟还不甘心。”

    “属下不敢胡乱猜测,不若问问夫人的意思?”周钰低垂的眼睑轻抬,扫到闫山雨不赞同的神色,就要改口,却听得正堂外虚弱的脚步声缓缓而来,周钰只觉一阵风从身边掠过,然后听到自家楼主略带责备的声音,“不是说了让你好生躺着吗?怎的跑出来了。”

    闫山雨半扶着宋初,白衣苍苍,空荡荡的挂在宋初骨架之上,走动间长衫摇晃,好似人要载倒一般,秀目一瞪,几分凌厉的气势一出,伺候宋初的几个姑娘被吓得缩缩脖子,“怎么照看人的……”

    宋初摇摇闫山雨的衣袖,眉目一扫,“思清,别骂他们了,是我自己要出来的。”

    宋初的性子闫山雨再清楚不过,无奈一笑,恨恨的在她脑袋上揉几下,扶着宋初进去了。自有眼力见的属下搬来宽敞的矮榻,奉上了茶水点心。

    宋初身子虚的厉害,努力坐直身子,行销玉骨间更显清雅。闫山雨吩咐人那个靠垫,塞在宋初背后,“这里无外人,靠着吧!”宋初不悦蹙眉,闫山雨却比她蹙得更厉害,妥协点头。闫山雨这才满意坐于她对面,中间矮几上乘着食物,周钰便在前面的秀凳上坐了。

    宋初押了一口茶,面上笑容浅浅,“不知周先生想知晓什么?初定直言不讳。”

    周钰看看闫山雨,从里面得出了个快点的讯息,屏住呼吸,问道,“敢问夫人可知晓绿柳的身份。”

    宋初不答反笑,黑压压的眼睛看着周钰,周钰勉强没有低下头去,略带心虚的撑着。

    “这个主意难道不是先生所出?现在又何须问我?”宋初开门见山不带半分委婉,周钰料想不到,却松了口气,既然还能直接问出来,便是未往心里去。

    周钰坦然一笑,盖住了他心中的诚恐,“夫人恕罪,当时时间紧急,属下也是猜测,不敢断言,夫人一身饲虎,在下佩服。”

    好一张莲舌,宋初端看着周钰,神情寡淡,“还是说周先生更想试探我?”此话一出,空气凝成实体,闫山雨心虚刹那,复又镇定心神,周钰已是站起身,跪下。

    “属下不敢。”

    “初儿,我自是不会怀疑你。”闫山雨拉着宋初的手,表情受伤,“我相信再怎么样,你绝不会害我。”

    宋初偏头,握住闫山雨发颤的手,软了心肠,“思清,你我如何,我自然知道。”然后看着周钰,“看在思清的份上,我配合你的计划,但是,这样的事儿我不希望有下次。”宋初偏着脑袋,她本就憔悴不堪,缓缓闭合的眸子更显几分脆弱,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让陌生人见了都会心生怜悯,更何况是把宋初当作唯一亲人的闫山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