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437章 有对比才有选择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万家灯火,为这古老的都城添上一抹柔色,檐下大红灯笼随风而动,院内众人各行其是,大门紧闭。屋子内,匆忙之下未点起熏香,北蒙四月夜里春寒俏梢,至于油盏上烛火明灭。

    东擎渊和朴湛琪站在房中,一人姿态风流,神色松软,一人素雅春衫不掩灵动倾城。在纸糊窗帘上打下一片阴影。

    院内宋初眼神淡淡,盯着一大桌还未开动的菜,“收拾了。”银桃自顾自去了。边上伺候的人也不敢说话,只余钱有缘靠着宋初,玩弄她腰间的玉佩。七八人动作的院子安静极了,眼神不敢乱动。好久,紧闭的青色雕花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宋初看去,朴湛琪的眼睛通红,一看就好好哭了一场,东擎渊笑容敛下,目光深沉如潭水,跟在后面的丫头灵樱隐隐喜意流露。

    宋初轻轻一笑,“可是出来了,饭菜都凉了,我让银桃重新热来。”

    朴湛琪眼睛水汪汪如清泉,面上却是轻松愉快,闻言不好意思,“不用了,不用了。”连忙推迟,想到刚才的反常和宋初待自己的好,看了东擎渊一眼,解释道,“多谢夫人,我寻的人就是公子了。”

    宋初早有猜测,上前一步,拿出丝绢擦着朴湛琪的泪水,“还真是巧了,早知道就早日相邀了,也免了你多日在外奔波辛苦。”

    东擎渊笑道,“多谢夫人心善,不然我这妹妹早就被贼人欺辱了。”桃花眼斜飞,有几分真切不可而知。

    “这都是缘分,”宋初拍拍朴湛琪的肩膀,“就是可惜了雪山之行。”

    东擎渊前几日听过原委,不曾想是故人,便道,“在下一定会好好补偿夫人的。”

    宋初瞧了东擎渊一眼,握住朴湛琪的手,亲昵道,“既然人找到,那就万事大吉了,我们可都等得想要动箸了呢。”

    招呼的围桌而坐,宋初询问了些寻常事儿,晚膳将就着用了,味道如何,早就没人品尝。

    灵樱拾掇着行李物件,弄了半天,脸颊泛红,在朴湛琪耳边嘀咕几句。

    朴湛琪垂着眸子,害羞又腼腆,“我一行物资都被贼人抢了,这些还都是夫人赐的,我就不要脸的拿走了。”

    宋初轻笑,握着朴湛琪柔荑,温暖干燥,夹着些细细的茧子,“都是些旧物,不要嫌弃才好,再说,这几日你可没少干活,”撇了东擎渊一眼,“一会儿回去可不要在你哥哥面前多说我坏话,尽指使你干活了,瞧着手,都糙了。免-费-首-发→”心疼的在朴湛琪掌心摩挲,十七八岁的孩子,比宋初的手粗糙。

    朴湛琪俏脸通红,“这几日谢谢夫人收留。”丹凤眼向后一瞄,看到站立笔直的伯夷,心跳快了几拍,“打扰几位哥哥姐姐了。”

    宋初全当什么都没看到,余光一直注意着东擎渊的反映,瞧他高兴不似作伪,安慰了几句,把两人送到门口,“有空过来坐坐。”这话是对两人说的。

    东擎渊再次道谢,领着朴湛琪回去了。

    银桃阮晓合力收拾了院子,出来看到宋初躺在院子中的贵妃榻上,银桃赶紧躬身上前,“小姐,夜里凉,回屋休息吧!”伺候的人除了银桃都是些男子,钱有缘一个孩子倒是乖觉,这时候凑过来,眼巴巴,“师娘,进去吧,我都把褥子给您放好了。”

    自生了孩子,宋初隐藏的母性好像开始泛滥,瞧着十来岁的可爱的圆子,心情不由得变得好了。

    何有信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自己亲自指导,偏偏让他缠着宇文乾夫妇,一张小嘴也被教养的甜蜜蜜的,养出来的圆润身子更是可爱,宋初心都软了半拍。若是个能栽培的,她也愿意承了这声师娘。

    一大一小牵着手信步进屋,银桃阮晓相对一眼,和个小孩争宠,真是掉价。

    别看钱有缘人小,早年能一个人活下来就不是个简单的,又被何有信耳提面命的指导许久,加之宋初不是个难相处的,倒是养出了些孩子性子。对宋初又乖巧勤快,瞧着屋子,熏香和软,温暖如春,褥子还有轻轻的阳光味道,宋初吸了一口气,淡雅而舒适,“可是放了七叶?”

    “师娘鼻子真灵,七叶有助于睡眠,便放了些。”钱有缘眉角弯弯,拍马屁都带着十足的真诚,宋初笑了,调笑道,“你倒是活学活用,”又教训道,“何先生对你是极好了,可别把他一片心意发在了调香上。”

    人自有同情心,何况是境遇相当。宋初不怀疑何有信的私心,何有信如今一介名医,若不是当年岚风的师傅善心把人捡了回来,自己又努力进取,利用风云阁的优势,看了不知多少医术,走了多少弯路才有今日的名声。这个半路被他捡到的孩子,真是幸运。否则,也不会逆了宇文乾的意,把这小孩子送来,无非是为了锻炼他罢了。

    钱有缘小嘴微撇,“师娘,我会更好的练武认字的,”就差举起小手发誓了,给宋初倒了盏茶,不耻下问,“师娘,你就不怕那个人怀疑么?”

    真是太巧了,东擎渊既为一国皇子且名声良好,就不是好相与的,朴湛琪的到来太巧,宋芊芊走得太巧,两人相遇也是太巧。宋初高深莫测的笑了,“这世上啊,就怕无人多想。”扑朔迷离,七分假,三分真,那才是作假的行家,宋初点着钱有缘的额头,“你以为你那些药是白吃的。”

    说到药,钱有缘不服气的在漆色高凳上一坐,“那还不是师娘叫我调的。”害他被那几个武功高强的人削了好几天。

    宋初揉着眉心,钱有缘心知她是累了,说笑了几句,唤了银条进来伺候,自己回屋休息了。

    银桃利落的给宋初打水梳洗,宋初穿着白色单衣,去了头上发饰,更显身子单薄,若花枝娇立。趴在梨花贵妃榻上,银桃学了套按摩手法,很是不错。

    一旁矮几上香炉燃得兴起,宋初昏昏欲睡。银桃找着穴位,不时问问轻重是否何宜,其中不时夹杂着几声询问,“小姐,那朴湛琪已经被东擎渊接走了,不知她有几分本事,我瞧着,她对伯夷……”

    “妾有情,郎无意啊!”伯夷那个和武功过一生的人,宋初都不知该说什么好。银桃扑哧笑了,“她不是想查生父的死因吗?找个机会不着痕迹的透漏出去,看她是个有良心的。”昏迷的丫鬟都不愿舍了,更何况杀父之仇。

    上位者无一不多疑,东擎渊带着青梅竹马正大光明的进了别院,一点儿不担心自己带美人回来的消息会被传递到何处。

    朴湛琪素面朝天,不施脂粉,后面的丫头精灵活泼,加上和幼时相似的眉眼,一进别院就得了东擎渊近侍的亲眼。

    留芳语是自幼跟在东擎渊身边的,对东胤都城的八卦耳熟能详,其中便有这位当事人的。小时东擎渊有一青梅竹马,金府的小表妹是个跟屁虫,可惜好景不长,闹出了生母婚前怀疑的丑事,表妹是个假表妹,金家被戴了个绿帽子。兹事体大,虽说没闹开,该知晓的定是知晓。生母和这温柔贤淑、美丽动人的小表妹被悄悄赶出金家,也不知飘落何方,记得当时东擎渊还为此大发了通脾气,硬是黑脸了好久。

    美人就是美人,长大了更是多了几分味道,七八年未见,留芳语还能一眼认出就是个证明,看着东擎渊脸色一滞,不敢置信,“这是表小姐?”

    “留芳哥哥。”小时候的朴湛琪嘴甜灵动,如今多了几分腼腆害羞,眸子微抬,露出一双亮晶晶又害羞的眼睛,却是别一番滋味,特别是见识过宋芊芊的表里不一、华丽奢靡后。

    留芳语似是有很多话说,东擎渊才不给人机会,“今日累了,先去梳洗,再到房。”

    自有人领着朴湛琪去了,留芳语观东擎渊神色,笑着挤眉弄眼。

    东擎渊一巴掌盖过去,“想什么呢?”

    留芳语从小跟在东擎渊身边,感情极好,挨了轻轻一拳也不在意,“属下可什么都没想,只记得小时候啊,有个人说长大要娶谁呀!”

    东擎渊笑骂一句,踱着步子到了房,被留芳语提醒一句,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那些画面,单纯的,轻快的。躺在太师椅里,扫到大红色的荷包,心生厌恶,大掌一挥,滚过于地。

    朴湛琪动作极快,头发还未全干,一头青丝就这么披散开来。穿着一身雪白的绸子里衣,外面加了浅绿套子,脚上一双翻飞蝴蝶绣花鞋,不加任何金银首饰,素雅的如画中的偏偏仙子,仿若明媚的春季。

    东擎渊开门之时一瞬间怔楞,看到月已当空,知晓自己考虑不周。“今日劳顿,本该休息的,只是许久不见妹妹,有些话迫不及待了。”

    东擎渊还是那副温柔中带着捉弄和调戏,还是小时候熟悉的渊哥哥,停止的泪水又快决堤,东擎渊亲自领着人在矮塌上坐了,边上已备好点心茶水,碧绿茶盏斟满一杯,递过去。“尝尝看,比不得妹妹的手艺。”

    朴湛琪端上未动,却舍不得放下,“渊哥哥才是一把好手呢。”想起幼时的记忆,相对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