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421章 互相试探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有盟友总比没盟友强,金玲花觉得自己的未来稳了大半,过惯了这里的好日子,谁还像回去啊,说不定哪一天就要打仗、生死不保。

    “谢谢,谢谢童大人。”如今童夏在金玲花眼里已经不是个毛头小子了,他如一座发光体,照亮了她的余生。

    童夏看了看立于一边的明通,又看了看边上的妇人,眼神尊敬而感激,童夏还没被这样的眼神盯着过,心下一喜。眼神盯着金玲花,“话虽如此,你既认错,承认自己是聚英岛人,那便要按着聚英岛的规矩来,金玲花,你可认罚?”

    这话说的漂亮极了,若你不认罚,那就是自己主动承认自己不是聚英岛人,童夏刚才说的话自然也不作数了。宋初轻轻一笑,“还真是个狡猾的。”

    “你觉得他有这本事?”宇文乾你这歧视的语气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显。

    “小夏听到会伤心的。”

    “请大人责罚。”

    接下来宋初听不清了,趁众人不注意,她已经和宇文乾进了边上的亭子。看着不远处大家欢笑而拘谨的模样,知道这一仗打得很成功。收买人心,恩威并施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

    “那明通可真不简单。”宋初眼神还未收回,脑袋却被宇文乾给转过来,入眼的容颜温柔而美好。

    “的确不简单。”宇文乾在宋初耳边嘀咕一阵,看到宋初瞳孔睁大,满意了。

    “他祖上居然做过做过广城太守?”怪不得看上去颇有教养,原来是香世家。

    宇文乾也不得不承认,广城还是四十多年前发展起来的,现今已成了南方数一数二的城市,这还得得益于当时的太守明江,就是明通的爷爷眼光独到,请求十几次,终于求得帝王开口通商。

    宋初眼神一下子又热切起来。如今这些都证明明通可不止是有小聪明,反而有大智慧呢。

    银桃得到宋初旨意,欢欢喜喜请人去了。

    告别人群,正准备离去,又闻钱夫人相邀,俩人愣住了。

    “放心吧,夫人很好的,你别怕!”陈月月赶紧安慰,就怕丈夫多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妻子对钱夫人改观,看看童夏,真是越来越不懂了,难道钱先生这是在拉拢自己?可是又不像啊,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亭子四面透风,简陋的很,两人端坐,却仿佛光华万丈。女子长得并不如何美丽妖娆,一双眼睛深如点墨,鼻子小巧挺立,嘴唇厚薄适中,脸上荡着淡淡的微笑,让人望之见俗。神情淡雅如九月墨菊,眼神清丽如山间青草。开口的声音飘渺而温和,仿佛溪流潺潺。“两位请坐。”

    宇文乾不悦的干咳一声,明通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逾越了,目光从宋初脸上移开,脸上一抹不自然的红也淡淡消失,“见过钱先生,钱夫人。”

    说好的睿智无双智勇双全呢?近看,宋初才发现本该三十来虽的人脸看上去十分年轻,慧恩大师曾说,从脸可以看到心,想来这人也是个开阔之人。耳根后的一抹红让宋初以往有些敬重的印象全部消失,嘴角的笑露在脸上,“早就听说明通先生足智多谋,解决了聚英未来的一场祸事。”

    “这都是钱先生配合。”既没有反驳自己的功劳也没有隐去钱宇的原意。若钱宇不同意,当初在他们传谣言的时候早就出现了。

    如此谪仙似的人,明通又看了一眼靠的极近的两人,一刚一柔,一动一静,冷硬温和,看似对立,却默契互补。看到宋初愣了一下,明通忽然起了一丝怀疑。

    “刚才之事也多谢钱先生了。”明通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话却说的模糊,是什么事儿,让你们解决问题为自己造威势还是擅自答应那妇女的事儿。

    宋初却不答,把一杯干净的茶推到对方面前,“这是今年的雨前龙井,尝尝?”

    明通会意一笑,品了起来。

    明明坐了四个人,这一场谈话却只有两人加入,宇文乾坐在一边像是摆设,不时给说累的宋初倒水。童夏眼睛左右乱晃,好像在看风景。

    说了将近半个时辰,还是宋初觉得不好意思,这场闲聊才堪堪停下。

    “你和那钱夫人真是聊的兴起啊?”回去的路上太阳已要下山,斜阳的红光洒在明通脸上,笑容都变得呆傻起来,童夏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拍在明通肩上,“你可不要打人家的主意啊,你别忘了你还有陈月月呢。”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去勾搭人家有夫之妇,今天被主子射了多少刀子了,以后不会被穿小鞋吧!童夏表示很忧伤。

    “哎,你、你可别误会啊!”童夏从来没有发现明通脸红过,这都是今天的第二次了,“我只是觉得钱夫人果然非一般女子能比,我只是欣赏她而已。”明通语气畅快、通明,童夏看了半天,没有发现异常,算是相信了,这样子,和在主子面前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钱夫人那谪仙的人物知道这些其实都是钱先生弄出来的,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童夏瞬间傻眼了,你说什么?伤心?谁伤心?

    “那日血流成河的模样,钱夫人看到了会不忍心吧!”看懂了童夏的疑问,明通忧伤的解释。

    这真是、真是太好笑了,童夏忍住笑。要说这里面每一步没有夫人的手笔,我把脑袋借你当球踢。童夏暗地里朝明通翻个白眼,亏我还觉得你看人准,没想到也有走眼的时候。果然,还是夫人更强。无形中,童夏对宋初的观感更上一层楼。

    岛上不过百来亩,什么事情立马就会传开,没过多久,项雄便知晓了童夏和宇文乾见面的事情,意味深长的眯着眼睛。

    “头儿,你说钱宇是不是也在故意拉拢他们啊?”边上属下不满的嘀咕两句。他们这些项雄身边人早就看不惯钱宇那无欲无求的模样。

    项雄没说话,心里却是冷哼,拉拢?拉拢还让人背黑锅、当坏人,不过童夏也着实是个人才,居然转危为安了。

    岛上难得下了场小雨,空气湿凉,太阳也躲在了云里,温度反而有些冷了。

    小屋里,一个男人赤着半个膀子,宋初轻重适中的给他抹着膏药。宇文乾早些年受伤的多,每到寒湿季节,总是有些微疼。

    “腿!”宋初一个命令,宇文乾一个动作,乖的好像一个孩子。屋子太小,一张床、一张桌子、几个椅子就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宇文乾坐在大椅上,悠闲的倒在后面的靠背上,目光幽幽的看着蹲在地上的宋初,只能瞧见她一头乌黑的头发,整个脸都被埋在阴影里。

    腿上忽然一凉,接着就是柔软的肌肤相触的温滑。初儿如今更会关心自己了,宇文乾嘴角咧开一抹不自知的笑来。

    一切弄好,给人把裤腿放下,宋初站起身来,净了手。

    “以后自己注意些。”半是责备、半是嗔怨。这人好强极了,要不是自己发现他偶尔的小动作,恐怕都发现不了。

    宇文乾顺从的立马答是,以前走到哪里都有何神医在,这些事儿自然用不到自己操心,更别提宋初。现在想来,何神医不在反而甚好,瞧,初儿居然那么贤惠。

    宋初把配置的要递给宇文乾,“自己放着。”

    宇文乾不接,“反正我每日都和夫人待一起,到时候可能还是要麻烦夫人。”

    还真是得寸进尺,宋初手停在半空,看着宇文乾嬉皮笑脸的模样,真是气的牙疼。“你先拿着,到时候我给你弄就是。”

    看宋初脸色不对,宇文乾逗的起劲,还像说什么,宋初似乎知道了他的目的,赶紧道,“不是说了一会儿要去见项雄的吗?”

    好吧,正事要紧。

    一片青山绿水中忽然出现一阵杂音,前后山之间,靠近聚英堂的位置传来稀稀拉拉的声音,木屑和声音齐飞。“这是哪个大人物要过来吗?”怎么在改造屋子。

    宇文乾已有计较,“听说是为首领布置的。”

    宋初心下一动,没几步就到了项雄的住处,停了说笑的声音。

    宇文乾和宋初在岛上已很有名气,守卫禀报了很快便把两人引进去。

    项雄回到岛上全不似那日在船上的嚣张,今天也不过就让人在院子里弹个曲,他则躺在榻上眯着眼睛,嘴唇还跟着蠕动两下,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入迷。

    项雄的院子比起宇文乾自己建造的那个不知好了多少,面积颇大,里面学着文人雅士还移植了花草,窗花雕饰也精致的多。

    听到脚步声,项雄睁开眼睛,“来,一起听个曲儿。”说着就有下人抬来椅子,宇文乾和宋初挨着坐下。

    吴侬软语,婀娜多姿,音调甜美,两人都好久没有欣赏过了。也不急着说事儿,真真听了小半刻钟,项雄挥挥手,那姑娘乖顺的下去。项雄依然躺在榻上,没有半分起来的意思,“怎么了?”钱宇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开口的不是宇文乾,宋初淡笑道,“项管事,是这样的……”把金玲花那妇人的身份和闹事的经过简单说了,为难道,“那妇人我也不知该如何处置,特来请教管事。”

    哼,果然来事了。项雄坐直,看了宇文乾一眼,就算无欲无求,果然也是个不肯居人之下的,一个童夏挑衅就扛不住了。

    “哦?我听闻那童夏不是处理好了吗?”

    “他让那妇人留下,可是我觉得如此不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