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402章 胡思乱想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哎!”叹口气,摩挲着上床,在屁股挨着床单的一瞬间,一声响,一股气流开始弥漫,来不及捂住鼻子,急急忙忙又跑向了刚刚出来的地方。免-费-首-发→

    “哈哈!”银桃忍住小声笑了起来。德全也情不自禁的笑了,“看他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婚礼。”

    “我看啊,他都快从胖子变成瘦子了。”这样下去几天,都快脱水了吧!

    好消息要一起分享,银桃凑到德全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会儿。

    德全皱眉,倏地展开,不敢置信,“真的?”

    “当然。”被怀疑,银桃很不爽,要不是两只手都趴在围墙上,就差拍胸脯保证了。

    德全明显还是怀疑,银桃还要说什么,就被一声咆哮打断,“快去把刚刚那个太医给我叫来,开的什么药,更严重了。”

    德全银桃对视一眼,笑意自在不言中。

    夜晚,东宫太子府灯火通明,东胤皇帝只有在成亲之时匆匆露了一面。在坐的都是做官多年的老狐狸,已经嗅到了一点儿不一样的味道。

    东擎渊作为新郎官,被一干人敬酒喝的满脸通红,自家弟弟们更是不放过。

    金宝竹作为表弟也免不了俗,“表哥,恭喜你。”然后凑近他耳朵,低声道歉,“哥,金胜耀好像不舒服,来不了,让我特意给你告罪呢。”

    东擎渊一口喝下,“无事。”不就是一个没本事的将军,要不是仗着是金家旁支,早就混不下去。

    二皇子踉踉跄跄走来,端着一杯酒也不知洒了多少,凑到东擎渊身前,“大哥,你真是好福气,听说大嫂可是一等一的美人,弟弟我好生羡慕。”

    话还没完,又被边上一个人挤到一边,“二哥这是说什么话,那可是太子妃,大哥的正妻,你羡慕啥。”说话之人和东擎渊长得有三分相似,同样端着酒杯,通红的脸颊带着醉意,装着一本正经道,“大哥,四弟敬你一杯,祝你和大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为我东胤早日开枝散叶。”

    东擎渊哭笑不得,一杯酒饮尽,“你们的潇洒日子也快到头了。”

    “嘻嘻,要是碰到像大嫂那么可人的,臣弟也是愿意的。”四皇子傻兮兮的笑,边上又来了一干兄弟,拉着温润名声在外的东擎渊喝个不停。

    隐隐诡异的气氛被几兄弟这么一弄,倒是变得和谐起来,一些大臣也争先来敬酒,最后还是大鹰王瞧着东擎渊醉的不行,挡住众人,“我看太子都要被大家灌醉了,可不能没有余力应付太子妃啊!”东胤民风还是比宇文粗犷,这种话也没人生气,反而又闹着起哄,只是因为说话的人是大鹰王而收敛了几分。免-费-首-发→

    众人也不敢闹了,东擎渊才被伺候的人带着一路摸索进了洞房。

    红烛燃起明灭火焰,点点亮光在房间里成了一片星光,旖旎的气氛不需多一个人便要沉醉,浓烈的香气好像要把人腻在里面。

    外面的声音近了,近了,开门声木然响起,震得她抓住床单。这是她第一个婚礼,她第一次嫁人,东胤的皇太子,多么尊贵的身份,多么华丽的外表。不久后,或许她就是这个国家的女主人,她就能坐上那个尊贵的位置,女人至尊。心脏不受控制猛烈跳动,跟随着男人一路一路踏过来的脚步声,好像马上就要跳到嗓子眼。

    “娘子,你呼吸好重啊!”东擎渊笑嘻嘻的,还能听出那未变的风流味道。宋芊芊心跳瞬间恢复,低头,可以看到男人的脚尖,离自己是那么近。

    “太子,请挑盖头……”边上伺候的人打断宋芊芊的遐思,像是被人提着线的木偶,一项一项弄完,宋芊芊本就极饿,现在更是精疲力尽,待到宫人全部出去,还没有回过神来,保持盯着东擎渊的动作。

    “娘子,怎么,不认识为夫了?”今日穿着凤冠霞帔的女人真的太美,月亮比她少了丝妩媚,太阳比她少了丝温柔,好像冰与火的碰撞,东擎渊也被这一汪混色的湖水沉醉。手挑起宋芊芊的下巴,眼神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妖姬,大鹰王选的人看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至少这张脸很不错。

    宋芊芊娇羞一笑,“是太子太俊美了。”此话不假,东擎渊本就风流倜傥,一身红服在身,倒是多了一份稳重,稳重中风流之色更添一层。在暗黄的烛火下,轮廓分明。

    东擎渊痴痴笑了一声,喝下的酒精在这一刻发作起来,浑身燥热,触手处的冰凉让他着了魔,想要再多一点儿,更多一点儿。

    宋芊芊被一双大手抚摸的嘤咛一声,纱幔放下,红被翻滚,香气更浓。

    月上眉梢,院子里洒满月华,树枝上好像凝结成霜。

    宋初听了银桃的回禀,又问了这几日宇文的大事小事,张张嘴,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银桃尽心尽职的为宋初解答,自宇文乾整编风云阁后,为了宋初方便,银桃也参与其中,只是小姐已经很久没有问起这些事儿了,今晚是怎么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宋初挥挥手,脑海里整理着自己听到的消息,每每浮现都却都是宇文乾流着血的肩膀。

    “德全,你也在外面?”银桃关好门,一眼看到和自己一样遭遇的同伴。

    德全点点头,坐在庭院中间的石凳上,格外清凉。宇文乾看到宋初和龙承毅他们住的农家别院,特意在东胤也寻了个郊外,找了个乡间小院,晚上倒是颇为凉爽。

    “嗯,主子听我说了最近一些事,就让我出来了。”

    怎么和自己一样?银桃偏偏脑袋,看看宇文乾的房间,又瞧瞧正对面的宋初的房间,“难道他们闹别扭了?”

    “你就骗我吧,还说什么主子他们比以前感情还好了。”德全嗤笑一声。

    银桃站起来,指着德全,忽的又底气不足,呐呐道,“反正我白天看到的就是那样。”小声吼完,闷闷的撑着脑袋。

    “啊……”宋初抱住头,拿过一边的《天地九章》看起来,心情烦躁必备良品。

    过了半个时辰,纷繁复杂的思绪缕平,“怎么就为那么点儿小事想那么多,有纠结的时间倒不如想办法解决这种纠结。”宋初一拍桌子,心情豁然开朗,“不就是担心他嘛,这很正常啊,去看看不就好了嘛!”宋初兀自点点头,为自己的主意颇为自得。

    宋初敲响宇文乾的房门,很快,宇文乾亲自应了门。这种乡间小院不像越城的别院,房间里面除了一个屏风隔断,没有分里外间,德全银桃都是各自分了一间。

    宋初透过宇文乾和门的缝隙看过去,里面烛火通明,“还没睡啊?”

    “嗯!”说着后退一步,“进来吧!”

    宋初进来才发现宇文乾已经换了一件衣服,宇文乾坐在座位上。宋初看到桌上放着些打着红色图案标志的卷宗,知道是密报。也不知男人看了多久了。

    宇文乾也不和宋初说话,宋初有些不自在,然后便生出一些委屈还有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难受。

    掏出放在怀里的东西,站到宇文乾面前,语气也不大好,“把衣服脱了。”

    宇文乾又是一怔。今天的一切都好像在梦幻中,初儿会和自己开玩笑了,会和自己亲近了,明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为什么回来后短短几个小时,那些暧昧和亲近便烟消云散。宋初好像乌龟一般,又钻回了自己的壳里,宇文乾难受的厉害。

    宇文乾怔楞片刻,却没多的动作。宋初更是生气,放下药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居然主动的一把把宇文乾的衣服扒开,古铜色的皮肤一下子涌进眼睛里,宋初觉得有点儿接受不能,不,应该说给美色迷惑。

    布满小小肌肉,遒劲而不魁梧,精壮而细致,肌理分明,胸前有些红色斑点,烛光下的颜色透着几分暧昧。宋初一下就知道是怎么来的,脸通红。

    宇文乾也被吓得不敢动作,直到晚上乡间的冷空气袭来,堪堪干咳一声,拉紧衣服。

    宋初后退半步,粗声粗气,“给我看你的伤口。”

    “伤口?”宇文乾拉好衣服,还在迷糊状。

    宋初指了指肩膀,才想起。乖乖的拉开肩膀的衣衫,其实不过就是一点儿齿痕,宇文乾自己都快忘了。

    那么久,齿痕已经消失了,或许稍微有些尖的几颗牙齿轻轻磨出了点儿血,早就干了。宋初瞧了一眼,咬唇。根本就没事嘛!都是你这伤,害我不安半天,就要动手折磨扰乱自己心扉的罪魁祸首,在接触皮肤的那一刻,动作慢下来。

    抹上一点儿清凉的药膏,指腹肉肉的触感划上去,带着宋初皮肤自身的温热,好像一团火从这一点蔓延。

    一本正经的揉了一会儿,等药渗进去,宋初收回手。半空,手被人握住,转了方向。

    宋初怔怔的看着宇文乾不说话,男人眼里有少见的忧伤和惊喜,矛盾的情绪用一个眼神表达,宋初整个心都疼起来。

    “初儿,你今天做的这一切是在逗我玩儿吗?初儿,我不是铁做的,我也会伤心,我也想你能真的爱上我,如果你……”宇文乾说不下去了,他是那么骄傲,那么要自尊,怎么愿意承认自己被人玩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宋初。

    正是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多想,即使在智商如宇文乾者,面对不一样的宋初也会失了分寸。若他理智一些,或许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他,在宋初面前一向都是不一样隐藏自己的。

    宋初愣了,然后就是莫然大怒。你妹,老娘硬生生为你的伤担心了半天,连觉都睡不好,居然说我是玩弄你?我玩弄你什么啊!宋初委屈了,委屈的差点儿都要爆粗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