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374章 应邀而去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宋芊芊哭的凄惨,宋文驿抬起手,给宋芊芊擦了泪,“我只是想去看看他们还准备玩什么花样。/”

    宋芊芊得寸进尺的抱住宋文驿,像是孩子耍赖一般,“哥哥,不准去,我不准你去。就算要找他报仇,我们战场上来。”

    宋文驿现在对宋芊芊宠的很,“好,哥哥不去,战场上来……”

    生怕宋文驿趁自己不注意走了,宋芊芊几天跟着宋文驿寸步不离,直到战争的号角再次拉响。

    “终于开打了,看老子不在战场上打他个措手不及。”且柯正明带着一干人等干等了几天,不见所谓的魔君到来,正气不打一处来,号角一响,哪里忍得住,“五皇子,我也要上!”

    宇文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对颜大将军抱拳,“将军,魔君不可小觑,万万小心。”

    看着军队缓缓前进,宋初心中燃起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好像血液都在沸腾,偏过头,看到男人眼里复杂的感觉,垂下眼睑,“想不到宋文驿真的叛变了。”相互邀的消息放出去,居然连面子功夫都做不到,直接拒绝,“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不敢相信宋文驿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现在可不是废脑筋的时候,宇文乾抬起手,轻轻揉着宋初的太阳穴,“想不出来就别想了,事已至此,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宋初错身想要避开男人的靠近,可男人亦步亦趋的跟上来,嘴里还不要脸道,“初儿,别动,让我给你揉揉。”

    被人照顾的感觉太好,有人心疼的味道太甜美,宋初忽然间有些懂了以前的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了,中了爱情的这种毒,除了忘记除了死亡还有什么解药呢。

    宋初抚开男人的手,步伐坚定地站在对面,脸上淡淡的表情不再,凝重而无奈,“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呢?想让我再一次中你的毒,然后再次毒发身亡吗?”

    宇文乾抬起的手生生悬在半空,宋初从来没有和他提起那样做的原因,这还是第一次,亲耳听到却好像千百只蚂蚁在噬咬自己的心脏,千疮百孔。

    面前的人好像离得越来越远,他忽然没了拉住她的勇气。

    直到宋初离开,他还保持的刚刚的动作,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眼睛挂着晶莹的水滴。

    “小姐!”面前的身影一闪而过,银桃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还怀着孩子呢。

    “小姐?”宋初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失了往日的沉稳,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般,带着些惶恐和不安。银桃好久没有看到宋初如此无措过,一下子心就提了起来。

    “银桃,你说我该不该原谅他,不,该不该再次接受他,不对,不对……”宋初揉着脑袋,任何语言好像都不能表达自己对宇文乾那种感觉。

    银桃眼神一跳,心头一动,“小姐,既然你都放下了,那何不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主子他,他真的不是故意要让你伤心的。”

    好像就是缺那么一个肯定的声音,宋初睁着眼,期待的看着银桃,“真的吗?”

    “嗯!”银桃眨眨眼睛,点点头。

    宋初忽的推开银桃,怒目而视,“银桃,难道你忘了那些日子我是怎么过的吗?”她已经模糊了那些记忆,可心脏好像把那种疼痛给深深刻印了下来。

    银桃没注意,被推了一个趔趄,心虚的垂下脑袋,宋初感觉到了什么,“你先出去,我要静静。”

    “小姐?”银桃哀求。

    “出去。”

    银桃守在门外,又是心疼又是心烦,一会儿觉得小姐可怜,一会儿觉得主子可怜。整个人好像都被分成了两半,脸也扭曲了,德全见到差点儿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银桃看了来人一眼。

    “你让我做的都弄好了,什么时候让小姐和主子过去啊!”

    银桃给了德全一个暴栗,“去什么去啊,现在外面在打仗呢,谁有心思去谈情说爱啊!”

    德全委屈的不行,“不是你让我去弄的吗?”得到银桃又一记眼刀,滑溜溜走了,还是主子身边安全。

    战争已经开始,隔得老远就能听到战场的硝烟,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即将拉开帷幕。

    “小姐,你去哪里?”扫了一遍刚刚接到的信,宋初来不及多说一句话就冲出大门,都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宝宝了。

    宋初一口气冲到宇文乾的房间,礼貌的敲了门,半天不见回应。

    “小姐,主子现在应该在军营,您先歇着,我让人去找。”银桃生怕宋初又走开,急急道。

    宋初按着肚子,从来没有动静的肚子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嗯!”

    银桃不敢耽搁,急匆匆吩咐人去了。

    宇文乾回来的很快,人还没踏进房间,就听到焦急的声音,“初儿,出什么事儿了?”

    宋初说不出来自己听到宇文乾声音的感觉,好像漂浮的浮萍有了依靠,悬在半空的心有了落脚点。

    宋初伸出手,手上拿着一张信笺。

    宇文乾看了两眼,眉头拧起,“母妃她……”

    “怪不得我们找不到母妃,原来被宋芊芊他们给控制住了。”宋初气急,怎么都没意料到这个结果。

    “初儿,别担心,”见宋初面色不虞,宇文乾走近,轻抚着后背,像是在顺毛,“既然他们敢做,就得学会承担相应的代价。”

    “我们怎么办?”不知道是习惯了宇文乾的靠近还是没有注意,宋初偏着头,眼中焦急。

    “既然她敢要我们去见她,难不成我们还怕她?”宇文乾下意识的拥住身边的女人,好像用体温传递着力量和关怀。

    “可是……”宋初心里忽然一急,说不上的陌生情绪,难得的没有排斥。

    “初儿,你放心。”

    宋初好像知道男人语气里的意思,张口就道,“我和你一起去。”说完自己都吓了一跳。

    宇文乾心里既喜又忧,宋初的眼睛水汪汪的,好像自己不答应马上就会流出液体,宇文乾心里一软,柔和的看着宋初的肚子,“好。”

    初儿,既然你想和我携手天涯,那我记住了,以后,我永远不会把你当做弱者,我们同生共死。

    “初儿?”宇文乾看着决堤的眼眶,一下子慌了,这是怎么了?

    宋初胡乱抬手,闪过一抹无措,泪意怎么都忍不住,干脆偏过脑袋,避开男人的手。

    “我没事儿。”受不了男人强烈的存在感,宋初不着痕迹的移开了一步。

    “好,那我们明天便去。”宇文乾想着信上的日期,眼神一闪,“剩下的有我来安排。”看宋初想要反驳,男人好脾气的哄道,“宝贝儿,你也为我们的孩子想一下,你这做母亲的可操劳不得。”

    宋初脸上动了动,保持了沉默。

    宋初难得主动找他一回,宇文乾倒是不想离开,为了明天的安全,他不得不早去布置。

    银桃看着自宇文乾离开便沉默不语的小姐,把全部担忧都咽下肚子,心里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好好抱住好小姐和未出世的小主子。

    那面,宇文乾半点儿不敢懈怠,不只是用了自己的手下,风云阁的人手也被用了起来。忙中却指挥有序,考虑周全,德全不得不对镜子的主子表示敬佩。

    只是……“主子,要不让夫人她……”感觉不是什么大事,却宇文乾这么郑重其事的安排,好像将会有猛虎出没。

    宇文乾打断,“你不懂。”现在他终于懂了,懂了那时候初儿为自己焦急而担忧的心情,明明很想告诉她不要去,甚至想把人捆起来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明明知道明天不会出什么意外。却不敢去碰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只要想到那种可能,他想自己一辈子都毁了。

    德全呐呐的立在一边,不敢开口。

    京城一夜之间好像变了天,欢声笑语变成了谨言慎行,繁华变成了云烟。恣意的人好像一夜间成熟,街头上没了三三两两的闲谈,没了朝气,好像日暮西山,沉默而忧伤。隐隐听到城外的响声,像是受惊的兔子。

    京城最繁华的酒楼以往座无虚席,如今正是正午,三三两两的人好不冷清,连小二都没了往日的笑脸。

    “宋姑娘勇气可嘉啊!”二楼临窗,坐着两女一男,身姿和气质在这满是贵族的京城也是独一无二,只可惜如今无人观赏,倒是落得个清净。

    “安亲王真是命好,连阎王爷也不敢收。”宋芊芊没有看到敌人的扭曲面孔,言笑晏晏的模样好像是久违的朋友,宋初都不得不赞叹一句智商提高了。

    没想到找了宇文乾那么久,现在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初没有错过宋芊芊看到他们时候闪过的惊讶,信就是给自己的,看来是没有预料到宇文乾的到来,更加坐实了宋初的猜想。

    “你们都还在,我们怎么能先走一步呢。”宋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云淡风轻的模样一直是宋芊芊最讨厌的表情,宋初可不会让她如意。

    果然,宋芊芊笑容有一丝破裂,“哼,是啊,只是不知道最后鹿死谁手。”说完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眼神不经意扫过宋初的腹部,给宋初倒了杯茶,“几月不见,想不到姐姐都怀孕了,妹妹在这里恭喜姐姐、姐夫。”举起茶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