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319章 最后一夜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临近十五,气氛都有些焦灼,宋初看到东临海两人深夜造访,舒了口气。免-费-首-发→

    “好久未见,陛下过得可好?”

    东临海斜了宋初一眼,“我们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吧,”打量了下宋初,“看起来你脸色还不错。”

    “担心的再多也没什么用,不是吗?”宋初看了看东临海,“更何况还有你们?”

    “我们可什么用处都没有,就是有条大船。”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东临海凑近宋初耳边,“明天午时静华寺后山。”

    宋初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外面忽的传来一阵声响,两人对视一眼,“我们先走了,记住。”

    宋初看到人不在了才起身,整了整并不脏乱的衣衫,开门,“怎么了?”

    “王妃,刚刚在王府门前发现了一个昏迷的女子。”银桃急急跑到宋初身边。

    拾阶而下,蹲下身,宋初伸出手试图看看,却被银桃阻止,在这关键时刻,万一发生什么就不好办了。

    “奴婢来吧!”说着动了动那身体的方向,一张惨白的脸露了出来。

    宋初一惊,刚想唤出人名,又怕有人监控,顺着口型道,“既然发现了,就当做个善事,把人抱进来。”

    几人都没有发现,王府一侧的墙角边处,一个周身包裹严实的男人泪光闪闪。

    “大师,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银桃让侍卫把人送到了一间客房,宋初亲自过去看了,银桃自家王妃关心的模样,问道,“王妃认识?”

    “嗯!”一边吩咐,“这么晚了,也不好请大夫,忙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或许是知道宇文乾的做事风格,细细想想,宋初就猜到了个大概,想着当初在百剑山庄这人的行为,心里隐隐不大舒服,可看着这苍白无力的脸,还有身上深深的痕迹,又怜惜的很。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以往中秋都大办筵席的京城今日却冷冷清清,帝王身体不适,又连连战乱,索性中秋晚宴都废除了,让家人自己团圆去。

    众多官员巴心不得,宇文浩南也非常高兴。

    今日宇文浩南精神十足,一看就知道有什么喜事一般。“郊外的场地和人手可都准备好了?”宇文浩南问着暗卫。

    “一切准备就绪。”尽管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但暗卫的效率不是盖的。

    宇文浩南脸上的笑容加深,人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他缓缓打开机关,再次步入这个地方。

    血池的颜色越发的透亮,味道也越发的浓烈,宇文浩南呼吸着这里腥臭的空气,居然举得神清气爽,“剑奴,先把剑带到郊外。”

    因为要吸收阴时月的光华,祭祀大典最好在露天举行,虽然剑奴也是前几天才听说,却丝毫没有怀疑,他看着悬在空中的宝剑,双眼露出贪婪的神色,不过很快便掩饰了,恢复了以往的冷清严肃。“是。”

    “好好给朕守着剑。”宇文浩南在剑奴身上重重拍了一下,语气豪爽。

    楚倚天亲自把剑取了下来,郑重的递到剑奴手中,每个动作都带着神圣的味道,异常郑重。

    接触到冰冷的触感,剑奴努力控制住发抖的双手,朝宇文浩南一跪。

    “去吧,会有人带你去的。”宇文浩南盯着剑奴的背影,眼神越发的幽深。看了好久,宇文浩南收回目光,看向楚倚天,“剑呢?”

    楚倚天倒回去不知道从哪里捧出一个盒子,宇文浩南颤巍巍的用双手打开,只见里面躺着和剑奴拿走的那把一模一样的剑。要是剑奴还在,就会发现这一把周围散发的隐隐红光分外夺人。

    “可都准备好了?”关上盖子,沉声问道。

    “是。”

    宇文浩南这才看向仍旧被束缚着的宇文乾,面对孩子嘲讽的目光,宇文浩南还是受不了般把慈爱的眼神收了回来,转身,在要消失在门口的时候,苍老的声音传来,“放心吧,朕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

    宋初一早便带着刚刚清醒过来的楚雪儿还有银桃德全等人朝静华寺出发,沿岸的风景无人欣赏,华丽的马车里气氛沉闷。

    “你?我?”楚雪儿一早起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不熟悉的地方,好不容易看到了个熟悉的人,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人点了哑穴带上马车。

    “雪儿,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不会害你的。”宋初露出笑来,想要安慰她。

    “我,我怎么在这里?”见对方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虽然不喜欢这人,好歹也是认识的。

    宋初疑惑,“你不知道?”

    楚雪儿想了想,神色忧伤,“我记得自己离家出走去找乾哥哥,没想到半路碰到了黑衣,他被我爹赶出宝剑山庄,一直怨恨我们。便将我绑架了,威胁我爹做什么事情。昨天晚上我爹带人来救了我,可是……可是走到一半,我……”她揉揉自己的脑袋,脑海里还放映着父亲最后的话,乖孩子,爹会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以后你要好好的听恩人的话,好好活下去,接着,自己好像就晕过去了。

    “我不知道怎么就晕了,然后今天醒来就发现在这里了?”不想直视宋初的眼睛,她垂下脑袋,如果爹是把自己交给乾哥哥,那自己怎么会看到这个女人,这到底怎么回事。

    “乾哥哥呢?”

    真是贼心不死,也不看看到底是谁救了你,居然还惦记王家王妃的丈夫,银桃可不是个要风度的,直接道,“王爷远征去了,你可是我家王妃在王府门口捡回来的。”

    这话忒不好听了些,宋初皱皱眉,“银桃!”

    银桃气呼呼的哼一声。楚雪儿没有关注自己被人讽刺了,反而重复道:“王爷?王妃?”和记忆里什么东西重合了,原来黑衣那时候说的不是骗她的,乾哥哥真的和这个女人成亲了。

    “是啊,这就是我家王妃,四皇子就是我家王爷。”害怕楚雪儿伤心不够,再刺了一刀。

    “银桃,好了,”宋初低斥一声,转而温和的看向楚雪儿,“雪儿,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恍若山中清泉流过心扉,楚雪儿被烧的火辣辣的心稍微有了些滋养,抬起头,把泪水吞回,“嗯!”

    “好了,这些我们先不说了,”宋初拿过手帕给哭得稀里哗啦的人擦着脸,“这几日可能不大安稳,你仔细的跟着我们,有空再和说。”

    楚雪儿点点头。

    “吃些糕点吧,你早晨起来还没有吃东西呢?”宋初指了指放在小几上面的食盒。

    楚雪儿慢慢的嚼着手里的糕点,虽然心里有很多的东西想要问,可是见每个人都神色紧张严肃,自己乖乖的蹲在角落,拉开马车壁上的帘子,只看到不断从眼前后退的景色。

    一行人到了静华寺后,上香祈福一系列事情做完,已经快到正午了。便朝后山厢房走去,宋初看了看德全,看到他摇摇头,三环五转的进了一个客房。

    “都进来吧,这里不是王府。”

    一群人不分主仆纷纷进了屋。

    不远处盯着安亲王府动静的暗卫还在感叹安亲王妃果然没有架子,用个午膳真的不讲究。若他们要是破门而入的话,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大变活人。

    时间在期盼中反而变得缓慢了,剑奴跟着暗卫头子到了郊外,露天的祭坛已经准备好了,周围五米开外,基本上有千人守护,两米高的方形阶梯之上有个大大的池子,池子里面装满了鲜血,不知哪里来的火源,池子里的血水在翻滚、奔腾。血池前面放着一张精致的高桌,剑奴恭敬的把剑放在上面,沉默的站在一旁。

    太阳渐渐下山,天色也越发的看不清了,衬得那沸腾的声音越发的蓬勃,每一声响动好像都击打在剑奴的心脏处。可每个人都没有动静,似乎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皇宫密室

    不怎么宽阔的地下室挤满了人,一百名所谓的自愿将士,还有以防万一的暗卫不知多少。中间围着宇文浩南三父子,边上的楚倚天神叨叨的嘴里发出一连串听不懂的音符。

    宇文浩南盯着那发出耀眼红光的宝剑万分火热,“大师,时辰到了吗?”

    “陛下耐心等待。”楚倚天胸中忍受着剧痛,快了,快了,这剑快毁灭了。

    “好了,四皇子您请吧!”

    宇文乾依然手脚不得自由,也不用吩咐侍卫,宇文浩南慢慢走到儿子身边,眼中的疯狂恢复了一丝人性,“皇儿,皇室会以你为荣的。”

    京城并没有靠近海洋,若要沉船,还需朝京城东方走上半天,到达历城,才有停泊的海港。月亮已经慢慢升起来了,不愧是十五的明月,光芒皎洁,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好似金子一般。可惜再好的美景也无人欣赏。

    宋初坐在船头,看着皇宫的方向,手里拿着宇文乾在云雾山下送给自己的玉佩,祈福。

    “啪!”的一声,玉佩居然从手中跌落,摔成了两半,宋初心跳加速,猛地看到刚才盯着的方向冒出一阵火光,急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拔腿就要朝船下跑去。

    “小姐,你做什么?”银桃手疾眼快的把人给拉住。

    “放开我,乾肯定出事了。”宋初挣扎着要下船,眼睛都急红了。

    “小姐,你安心些,王爷没事的。”银桃忽的觉得自己嘴笨起来,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心碎的人。

    “好了,不要闹了,开船吧!”克莱斯看了看同样眼露担忧的几位姑娘,下令。

    东临海走到宋初身边,“宇文乾一直都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你要相信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