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255章 身受重伤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宋初静静地看着他。免-费-首-发→

    “你疯了?”她唇角扯出一丝讽刺的笑意,“竟然拿你亲爱的徒弟来完成这样的诅咒!”

    “那又怎么样!”

    三界散人大喝一声,脸上全是疯狂的神色:“我既然是重生来的,自然是上天眷顾!难道不应该更加长寿一点么?拿我徒弟区区不到一百年的寿命来换取我的长生,想必宋文驿一定也很愿意!”

    “那你为什么不亲口问问他呢?”

    宋初淡淡地说,“想必你的徒弟他并没有这样无私奉献吧。”

    三界散人的脸色一下子暗沉下来。

    “总之,用你的血去灌溉我徒儿的身体,就能够成就他的神功!我再将其杀死,喝了他的血,自然就可以获得长生!秘笈上是这样写着的,已经有人成功了,为什么我不可以?”

    “秘笈?”

    宋初心中一惊,不禁抬起头来。

    “不错。不过像你这样的,怕是这辈子也不能够看到那让人长寿的秘笈了。”散人享受地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地上的宋初,“你那美妙的鲜血,即将拿来灌溉成就我长寿的身躯!”

    宋初微微冷笑。

    “你怎么就不怕我将这件事情告诉宋文驿?”

    “他被我点了穴位,何况又在密室里呆着,怎么可能知道?”散人冷笑一声,“我只要将你杀死,再把他叫出来,他自然会心甘情愿地享受你的鲜血!”

    “重生的人,不止我一个吧。”宋初突然静静地抬起头来,平静的眼神像是能够看穿一切:“你是怎么选中我的?”

    “自然不止你一个。只是能够让我的徒儿‘心甘情愿’地接受鲜血的,也只有你一个了。说到底我还是要感谢你呢,汲汲营营地复仇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散人狰狞的脸完全暴露在宋初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

    宋初白皙的脸上微微冒出吃力的汗珠来,脸上依然面无表情,只有眸子深处微微一缩。

    而此时的银桃,正和壹等四人飞快地朝着宋初被掠走的地方跑去。

    “已经不在了。”

    银桃神色异常难看地说道。

    壹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圆盘来。那圆盘当中黑色的指针在空中转悠地半天,最终在一个方位停了下来。

    众人都朝着那方向看去。

    “那不是礁石岛么?”

    其中贰惊讶地说道。

    “不错。不过听银桃的叙述,宋文驿应当是练某种奇异武功走火入魔的征兆,行事和平常大有不同,大家千万小心。★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

    壹神色凝重地叮嘱了一句,又好像想到什么,吩咐道:“银桃,你就留在这里吧。若是我们一个时辰之内还没有回来,便去找四皇子,让四皇子想法子来救宋姑娘。”

    银桃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只得道:“好。”

    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方才带着其余三人追去。

    银桃焦急地在原地等候着。

    “报告!大帅,敌军攻打的人数更多了,是否使用火石?”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走上来问道。

    宇文乾沉思一下,将火石令牌拿出刚要说些什么,便觉得眼前猛地一黑,心中一跳,竟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样子,不禁吃了一惊,一面将令牌递过去一面道:“尽量节省物资。”

    “是!”

    那士兵答应一声便飞快地去了。

    “大帅,你怎么样?”拓跋司自然发现宇文乾神色有些不同寻常,鬓间隐隐渗出汗珠儿来,便有些关切地问道。

    “没事。”

    宇文乾勉强稳下心神,淡淡地说道。

    拓跋司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眼下还在大战,大帅可千万稳住心神才好。”

    宇文乾不知怎的眼前便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禁有些担心宋初起来。听拓跋司这么说便笑了笑道:“老将军说的是。”

    环顾一周方才发现德全也在城墙上扔火石,只得欲言又止,继续安排起接下来的事情来。

    城下谩骂的声音越来越高了。

    “大帅,他们骂得实在是太难听了!”

    一个哨兵怒气冲冲地走了上来,“不如我们打开城门和他们打上一场,好好地堵住他们的嘴!骂我们也就算了,居然还骂您!”

    “你懂的什么?”拓跋司闻言不禁有些愠怒地道,“他们正是利用你的愤怒,好打开咱们的城门!咱们兵力本来就少,若是打开城门后果不堪设想!这样的事情你可曾好好想过?”

    那哨兵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尴尬地道:“老将军说的我们何尝不知道?只是对方说的实在太难听了,弟兄们都听不下去了。”

    “是谁在骂?”

    一直不曾说话的宇文乾突然淡淡地说道。

    “回大帅,城门西边的士兵。有一个穿着土黄色战袍的男人领头在骂。”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那哨兵还是老老实实地道。

    “嗯。”

    宇文乾二话不说,拉开手边放着的大弓,瞄准了那正在指着城门不断谩骂的男人便松了手。

    “啊!”

    围观着的士兵们都是一阵惊呼的声音传来。

    要知道宇文乾的位置本来就离城墙不是很近,何况那男子自然是有经验的,特意选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只怕这一箭是不可能伤到对方的。

    那身穿土黄色战袍的男子自然也这么想,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来。他这几天什么都不用做,大鹰王给他的任务就是冲着城墙不断地叫骂,一直到对方生气为止。而宇文乾那个毛头小子只不过是才骂了几句就忍不住了,离着这么远的距离居然还妄想射箭?

    “呸!痴心妄想!”

    那男子咽了口口水恶狠狠地叫道,正准备继续谩骂的时候却蓦地发现那支箭竟然直直地朝着他射来,“想”字含在喉咙里还未发出,便被狠狠地对穿。

    正在谩骂的士兵们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副将刚刚还在生龙活虎地谩骂,眼下居然便已经倒下了,不禁都老老实实地住了嘴,更是骚乱起来。

    “大帅!”

    “大帅!”

    宇文这边却是士气高涨,齐声开始叫起宇文乾来,眼中都充满了狂热的神色。

    宇文乾却微微皱了皱眉。不知为何,他心中不安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浓,眼皮也隐隐约约地开始跳动。

    银桃在原地等得发慌,大眼睛里更是充满了焦急的神色。

    “怎么回事?都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

    银桃自言自语地说道。

    而壹等人也是满脸疑惑。

    “大哥,这不应该呀。这礁石小岛就这么大地方,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叁有些疑惑地说道,“咱们就差挖地三尺了,这礁石岛哪里有宋姑娘的身影!会不会是你的引路盘给我们带错了地方?”

    “引路盘是根据地表磁力的运动指引的方向。军营当中能够引起磁力这样变换的人不多,再加上这里人本来就少,一定就在这。”壹缓缓地说道,不禁也皱起了眉,只是想到叁刚刚说的“挖地三尺”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对,在地下!我们都太蠢了,一定是在地下!怪不得找不到人,因为宋文驿根本就没将宋姑娘放在小岛上面,而是在小岛下!”

    “大哥,我刚刚好像看见那边有一口枯井。”

    肆抓了抓头发,眼神灵活地说道。

    “去看看!”

    壹闻言不禁眼前一亮,兴奋地说道。

    枯井里。

    宋初已经被三界散人绑在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大架子上。若是东临海在的话定然能够看出,这架子像极了教堂当中摆放着的十字架。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妄的笑声从枯井当中隐隐约约传出,还带着一些雄浑的内力波动。

    壹等四人对视一眼,神色都是一变。

    三界散人掏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锋利的小刀,一面狞笑一面用力地按在宋初洁白无瑕的手腕上:“用你的鲜血来成就我的长生不老吧,宋家四小姐!”

    手中微微一用力,宋初的手腕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殷红的血液从里面缓缓流出。

    宋初神色平静,只淡淡地道:“希望你真能够求到想要的长生,而不是根据一个破就走火入魔,到时候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

    “哈哈,你这小女娃娃也有几分意思。”

    散人狂热地看着她,“不过你以为就凭这江短短的几句话,就能够让我走火入魔,撼动我的决心?哈哈哈,未免太过小看我了!”

    宋初只是抬起眼睛看着三界散人。

    “我没有危言耸听,而是在说一个事实。你这念头未免可笑,若是你徒儿知道这事实,会怎么看你?”

    “怎么看我?”

    三界散人冷冷地看着眼前平静地看着他的宋初,脸上肌肉不自觉地微微抖动着。

    “他若真是我的徒儿,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

    三界散人脸上露出疯狂至极的神色,一字一句地道:“你有没有感到自己的血液正在缓缓地流出?有没有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消逝?哈哈哈,说来可笑,老天爷给了你重生的机会,你却没有好好利用,现在落到我的手中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宋初手腕被狠狠地割了一刀,现在正在往外流出鲜血,意识也有些开始模糊不清起来,暗中用力咬了一些自己的嘴唇。

    “没人会来救你的。”散人轻蔑地看着宋初的举动,“不必等了,乖乖成为我的祭品吧!”

    “宋姑娘!”

    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井底传来。

    三界散人不禁神色一变,面上枯老的皱纹更是不断地抖动起来,眼神犀利地看向井底的方向。

    “谁!”

    壹从井底一跃而去,焦急地道:“宋姑娘,你怎么样了?呔,你这老头儿,不想死的话就放开宋姑娘!”

    宋初用仅存的意识朝着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没事。

    三界散人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宋初,半晌方才阴森森地道:“年轻人,你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那加上我们呢?”

    其余三个人见状也从礁石上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井底的地面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