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246章 成为女帝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银桃也答应一声,方才道:“咱们好歹能够歇口气。/何况眼下伤员数量也是在太多,小姐要不要歇息一会儿?”

    宋初淡淡摇头,道:“这些伤员有很多还未曾处理,我不放心。再者你小姐我也不是柔弱的人,放心好了,还是能坚持的住的。”

    “那就好。”

    银桃闻言方才松了口气,有些不自然地道:“奴婢刚刚似乎看见德全来过一次,要不要问问是什么事?”

    宋初闻言也不禁抿了嘴笑,倒是没有促狭的意思:“既然是这样,你便去问问也好。”

    银桃连忙答应一声便去了。

    宋初继续忙着手边的事儿,过了一个多时辰方才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何况伤员被包扎的也七七八八了,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还未坐稳,便看见宇文乾身上铠甲未卸,带着一身的杀伐果断之气走了进来,看见宋初的一瞬面上凌厉的神情方才有所收敛,柔和了表情道:“今日想必累坏了吧?”

    “还好,毕竟只是简单的包扎。”宋初一语带过,并不多说自己的辛苦,反而关心地道:“倒是你,今日在城墙上站了半日,想必一定很累。我刚刚泡了些能够解乏和疏通筋骨的茶,要不要尝尝看?”

    “好。”

    宇文乾含笑接过茶水一饮而尽,方才问道:“壹他们今日应当是在你身边罢。”

    宋初闻言不禁微微一怔,方才道:“他们一向神出鬼没,我很少看见,想必是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今日西潘和东胤跑来试探了一番,想必信心定然大增。”宇文乾闻言点了点头,便说起眼下的战事来:“我军虽然并不曾出动精英,可是那护城河眼下已经被他们破坏的差不多,恐怕情况有些不妙。”

    宋初闻言不禁一怔。

    “护城河向来坚固,他们是怎么……”

    “我撤军的时候观察那水位下降了很多,想必是不知哪里的大坝被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了。”宇文乾神色当中隐隐带着一丝疲惫,“恐怕没几日又是一场苦战。”

    “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何不主动出击?”宋初神色一变,眼中隐隐闪动着一丝异样的神采。

    “愿闻其详。”

    宇文乾闻言不禁神色一动,知道宋初定然在心中有了主意,不禁肃了神色问道。

    “西潘丁巨一向神机妙算,更是有一身武艺,素有西潘国的智囊称呼,若是等到了他们来攻城的那一天恐怕就不妙了。”宋初有些委婉地说,“何况你也发现了,护城河的水位降低,他们必然是要通过护城河下手,不如我们便将计就计。「^追^^^首~发」”

    “好主意。他们要想攻城便必然要通过护城河,这样一来计谋成功的可能性便很大。”宇文乾眼前一亮说道。

    “我曾经听说有一种武器叫做‘蟹钳’,听起来四皇子便应当知道那武器长什么样子。那蟹钳能够自由开合,武林当中我倒是曾经见过有人使用。若是咱们能够将那武器用在护城河里,想必威力会很大。另外风云阁当中已经有人研制成功了水雷,到时候想必也能够大放异彩。”

    宋初缓缓地说道。

    “很好。”宇文乾赞赏地点了点头,“这样最起码也可以延缓一些攻势。何况他们两国一向喜欢将精英放在最前,想必会损失惨重。”

    “还有许多种种机关,在护城河当中想必也能够用到不少。我昨天已经去了解过,城中的生铁存量倒是不在少数,这几种暗器都能够用得上了。”宋初含笑点了点头补充道,“若是四皇子用得到的话,我便将这些暗器的图纸都画了出来,让铁匠们去打造。”

    “好,辛苦你。”宇文乾毫不迟疑地说道,随即又像是不经意地问道:“只是像‘蟹钳’一样的武器,即便是我行走江湖多年也不曾见过,不知初儿是在哪里见到的?”

    宋初心中一跳,只得淡淡的说道:“只是见过一次罢了,我确实也记不清楚。”

    宇文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但也并未追问,而是将自怀中取出一样东西递给宋初,;面上也带上了温和的笑意:“给你的。”

    “这是什么?”

    宋初不禁吃了一惊,看向宇文乾手中那个黑乎乎的东西。

    宇文乾将那东西拿了起来,在某个位置轻轻一拨动,便见那圆球轻轻地动了起来,并且飞速地从中伸出几个细小的触角来,“嗖嗖”地飞出银针。

    宋初吃了一惊,也不去看那乱飞的银针,惊喜地笑道:“这倒是防身的好东西。”

    宇文乾见她喜欢,脸上的笑意也不禁更加柔和了一些,笑道:“是我前几天让人打造好了准备送你的。只是战事倒是突然了一些,便拖延到了今天。这东西虽然只能使用十几次,但是胜在小巧,又不容易被发现,你可以拿着防身。”

    宋初神色一动,心中更是喜欢,便接了过来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有东西给你。”

    “哦?”宇文乾不禁露出吃惊的表情。

    宋初难得见到宇文乾露出吃惊又感兴趣的表情,不禁抿了嘴笑起来,一面笑一面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来。

    竟然是一个精致的刺绣画像,绣在精巧的荷包上。

    “这是我。”

    宇文乾接过看了一眼,肯定地说道。

    “嗯。之前看到你一直拿着那个荷包,便想着做个好点的给你。里面还放了一些我弄来的草药,可以提神静气的。”

    宋初解释道。

    “既然是这样,那为夫就却之不恭了。”宇文乾笑得眼角弯弯,将宋初拿出来的荷郑重的挂在衣服上,正要说什么却听见外面有士兵恭敬地道:“大帅,将军请您过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

    宇文乾沉声地道,随即站起来道:“拓跋老将军想必是找我去一起商讨下次破敌的事。你今日也累了,早点休息才是。”

    “好,你也……”

    宋初还未说完,额头上便被印下了一个柔软的印记,看着宇文乾放大的脸和含笑的眼睛,她不禁红了脸不敢直视宇文乾,低下头去。

    “好好的。”

    宇文乾嘱咐地道,转身离开。

    身前含笑看着她的人一下子便没了踪影,宋初心中不禁有些若有所失。只是眼下既然是在战场上,自然是战事要紧,这点道理宋初自然懂得。

    迪尤国。

    “尊敬的国王。”

    一个侍女有些害怕地跪在地上,丝毫不敢抬头看面前面无表情的君王。

    “我让你好好照顾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卡尔喝了一口面前的牛奶,淡淡地问道。

    “公主…公主她…”侍女结结巴巴,浑身也开始发抖起来,半晌方才说道:“公主现在每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吃也不喝,我们已经劝说了好多天,只是公主她根本就……”

    “原来是这样。”卡尔眼中的心痛一闪而过,随即变成了无比的冷漠:“拉出去砍头吧,看着真心烦。”

    那侍女一面哭号一面被拉了下去。

    “尊敬的国王,您这样可不好。”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竟然是东临海身边的医生克莱斯:“若是国王您信得过克莱斯的话,不如让我去劝说一番。公主也只是心病罢了,自然只需要心药,那些侍女们自然起不到作用。”

    卡尔转过身定定地看了半晌克莱斯。

    “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只是克莱斯却像是感觉不到这话语当中的阴寒和杀意一般,仍旧笑吟吟地道:“国王千万不要生气。何况公主眼下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恐怕只有我能够试一试了。”

    “谁准你进来的?”

    阿尔脸上露出一丝不虞的神色,冷漠地说道。

    “尊敬的国王,臣也是担心公主。”克莱斯神情一肃,像是真的很担心东临海一般:“毕竟这关系到我迪尤国最尊贵血液的继承,我想我们克莱斯财团也应该重视起来。”

    “原来是代表大财团来的。”

    卡尔面上显出一丝冷笑,随后淡淡地道:“我花了五千万大财团的洋元,关于想看看继承人的请求自然不会回绝,你去吧。”

    克莱斯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只是被垂头行礼的动作很好地掩盖了起来:“是,多谢国王。”

    说罢无所谓地拍了拍袖子,转身便走了出去。

    英俊的国王淡淡地看着克莱斯的背影渐渐走远,朝着侍卫招了招手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眼前一阵模糊,竟有些站不住脚。

    “……”

    卡尔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不曾说出口,沉重地倒了下去,淡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遗憾。

    “国王!”

    几声惊呼传来,随即卡尔便眼前一黑,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东临海正站在精美的窗户前发呆。

    “咕咕……”

    几只白色大鸟结伴而行,从窗边一飞而过。东临海静静地看着那几只鸟儿,眼中不知怎的便闪过一丝遗憾的神色来。

    “公主,克莱斯想要见见您。”

    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将东临海从沉思当中唤醒,她微微带了些英气的脸上立刻露出几分不满的神情,半晌方才想起那侍女口中的“克莱斯”是谁,方才淡淡地道:“让他进来吧。”

    那侍女连忙答应一声,还没来得及去禀报,便看见克莱斯一向温和带着花花公子笑容的脸上竟然意外地带着一丝戾气,不禁吃了一惊,只是克莱斯财团一向连国王都招惹不得,她只得强行压下心中的吃惊退了下去。

    “第一次见到你便觉得你绝对不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

    东临海微微眯了眯眼睛,眼中竟是一闪而过的犀利:“说吧,克莱斯大公子,究竟有什么贵干?”

    克莱斯却没有说话,而是带着挑剔的神色将东临海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很好看。”

    克莱斯淡淡地说道。

    东临海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

    “可是你妹妹说了,迪尤国禁止穿这样的衣服。难道你不知道这一点?”

    “我是克莱斯财团的继承人,又是皇宫当中地位最高的年轻领袖,自然清楚这一点。”克莱斯海蓝色的眸子当中闪过一丝像是不屑的神色,“我要告诉你,虽然很好看,可是很遗憾,你不能够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