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222章 旧情重燃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宋初闻言不禁微微脸红,道:“四皇子您说什么呢。免-费-首-发→”

    宇文乾不满意地皱眉,将温度刚刚好的药递到宋初嘴边:“初儿,喝药。”

    “是,大帅!”

    宋初有些调皮地说道。

    ……

    皇宫外。

    “王大人,咱们该回去了。”王之谦的马夫看他自皇宫当中出来之后便一直发呆,只好咳嗽一声,主动提醒道。

    “啊,哦,好。”王之谦有些不自然地收回了思绪,坐上马车道:“咱们今天得快点儿回去。爹爹和娘说是今天包饺子,大家一起吃呢。”

    “好嘞,王大人放心,绝对耽误不了您的事儿。”

    车夫殷勤地道,“好歹我老秦可是为您打了这么久的马了,什么时候耽误过啊?”

    王之谦一笑,心事重重地看了外面一眼,淡淡地道:“你做事情,我一向是放心的。只是,唉……”

    “王大人,您可有什么烦心事儿?”

    那车夫看见王之谦一路上心思重重,便不由得有些好奇地问道,“莫非是朝堂当中的事情不成?若真是那样的话,我老秦就不问了,王大人只当做我什么都没问就成。”

    “当然不是朝堂里的事情。”王之谦一口否认,但随后又摇了摇头,叹息地道:“但是不可否认,和朝堂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倒是也有点关系。”

    那车夫的眼睛转了转,问道:“那可是什么朝堂里要紧的秘密么?”

    “哪里是什么秘密。”王之谦摇头笑道,“只是今天皇上问我该怎么处置安国公,我十分为难罢了。不过这件事本来也不该我管,因而问还是不问都一样。”

    “那您还有什么可愁的。”

    老秦不以为意地道:“就像我们赶车的一样,也有好些大人不知道路,问我们该怎么走。只是京城这么大,有的路我老秦认识,有的自然也就不认识,难道贵人就因为我老秦不认识路就对我生气不成?”

    “你不懂,我真正犯愁的事情可不在这里。”王之谦闻言忍俊不禁地笑了一声,方才道:“我和国公虽不认识,可是我在意的一个人却和他有点儿关系。”

    老秦闻言不禁怔了怔,问道:“可是这皇上处置安国公,并没有株连太多其他的人呐。不知您在意的是哪一位?”

    “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认识,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王之谦抬头一笑,从车里随手抽出一本来:“你专心点,我看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

    “好嘞。”

    老秦答应一声,正要挥鞭子催促马匹,外面却传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哎我说你,你这女的好好的怎么就挡着路啊?”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传来,“怎么,要是看上小爷了,就和小爷说一声,把你弄回家咱们玩弄上几天也是可以的。可是你现在挡在路中间,又算是怎么回事啊?”

    老秦能够听见的动静,王之谦自然也听见了。

    只是这京城当中,有根基的人大有人在,若是这样贸然上去忙,恐怕那痞里痞气的人定然还会记恨,何况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王之谦翻弄着页的手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并不曾吩咐老秦停下来看看。

    “公子,您怎么能这样说?芊芊…芊芊只是受了伤,这会儿不能行走罢了,可是万万没有不让公子过去的意思。这样宽阔的大路,公子您哪儿都不走,偏偏到了我这里来,这……”

    “呦,说你这个小贱人你还有理了!你知道我是谁不?就敢这样和我说话!告诉你,京城里最大的米铺,那可是我爹爹开的!若是你有点颜色跟了我,少不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若是你连这点眼色都没有嘛……”

    那痞子舔了舔嘴巴,有些色眯眯地道:“我也只好将小娘子你抬到……”

    “准备将良家女子抬到哪儿去啊?”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王之谦从轿子里走了下来,从容地看着眼前的小痞子:“不久之前曾经和贵府老爷有过一面之交,当时倒是还觉得是个可交之人。只是眼下看来,未必便是这样啊。”

    王之谦冷冷地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痞子眼睛余光扫了一眼王之谦的马车,那马车一看就是从大街上租来的,十分廉价,顿时心里便有了底气,厉声喝道:“怎么,小爷看上个女子,也要你操心不成?滚开,若不滚开便马上命人将你打死!”

    “在京城当中行凶,当真是好大的语气。”

    王之谦的脸色越发阴沉,“把你爹给我叫来!”

    “呦,你凭什么啊?”

    那痞子歪着头不屑地看着王之谦,“我爹也是你能叫的?不过只是个穷酸生,我还不将你放在眼里。若是你识相,我便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跪下来磕个头,我立马就放你走。”

    “该跪下来磕头的人,可能是你。”

    王之谦淡淡地道,随手从袖中掏出一个玉佩来,看了一眼方才淡淡地道:“罢了,就这个吧,别的恐怕你看一眼都受不起。”

    那玉佩正是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

    那痞子虽然品行不端,只是这点眼力却还是有的,看见那令牌差点将眼睛珠子瞪了出来,手抖了半天,方才喃喃地道:“这……这是真的?”

    说罢竟然上前摸了摸。

    王之谦倒也由着他摸,冷冷地看着他“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贵人啊,我,我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您,您千万莫要和我一般见识!这女子既然是您喜欢的,便带走吧,绝对没有半点儿怨言!”

    王之谦不怒反笑,有些厌恶地道:“看在你爹的面上,我今日暂且放过你,只是日后记得让他前去拜访我一次。”

    “敢问去哪里拜访?”

    “京城王家,找王之谦。”

    王之谦慢慢地说道,将跪倒在地上的宋芊芊亲手扶了起来。

    “真好,我们又见面了。”

    宋芊芊像是吃了一惊的样子,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王之谦倒是和之前有了一些差别,想是入朝为官的原因,看起来倒是沉稳了不少,只是脸部轮廓也不曾大变,仍旧是从前的王之谦。

    “你是?怎么这样眼熟?”

    宋芊芊明知故问地说道,细细的眉毛微微皱起,显得十分疑惑。

    王之谦神色一暗,又想起宋芊芊已经离开了好长一段时间,只好安慰自己也许是时间太长所以忘记了的缘故,笑着道:“怎么,将我忘记了不成?我可还爬过宋家的墙头呢。”

    宋芊芊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方才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你是王之谦!”

    王之谦微微点头,笑道:“看来是在边关住得时间太长了,将我们这些人都忘记了。没想到竟然会在京城再次遇见你,怎么还伤着了?”

    宋芊芊对上王之谦关切的眼神,不禁心中一暖,有些哀伤地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出了一点小事罢了。再次遇见王家公子,本来应该好好叙旧才是,只是芊芊眼下连住的地方都还不曾找到,改日再和王公子说话。”

    说着便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准备离去。

    “别走!”

    王之谦用力地拉住了宋芊芊,惹得她十分惊讶地转过头来,脸上微微红了:“王公子,你做什么?芊芊还有事情呢。”

    “上次你离开京城我便想和你一同离去,只是却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让我去做了宰相。”王之谦有些不自然地说,“没想到这次你竟然和国公一同回了京城,国公的事情我倒是也知道一些,你先随着我回王家可好?”

    宋芊芊闻言不禁吃了一惊,连忙摆手,眼中含满了感激的泪水,垂泪道:“王公子本来是好意,芊芊不能拒绝,只是国公现在身上的案子十分严重,我难免会受到株连。王公子,您的好意芊芊知道了,可是芊芊万万不想牵连你们无辜受累。”

    王之谦闻言不禁怔了怔,随后方才道:“国公的案子本是他一人所为,皇上连乔家都不曾牵连,自然也不会连累你。何况你只是一个姑娘家罢了,现在京城当中这么乱,你又能去到哪里?先随着我来吧。”

    “怎好叨扰王家的各个长辈。”宋芊芊摇头,“还是我自己找就好。”

    “不会的。”王之谦眼前一亮,突然说道:“你若是不说,这件事我还真的忘记了。我前年生日的时候母亲曾经送给我一个小宅子,离这里倒是不远,也一直空着。宋姑娘若是觉得去王家不自在的话,也可以先住在那里的。”

    那车夫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

    王大人这是想金屋藏娇不成?

    车夫看那女子乃是良家女子,料定不会答应的,可谁知那女子扭捏了半晌,竟然答应了下来,还说道:“既然是这样,还请王公子莫要将芊芊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才好。”

    王之谦点头,道:“这是自然。我先送你去,晚上再去看你,给你送点儿东西。”

    “有劳王公子了。”宋芊芊欠身说道。

    那车夫欲言又止,只是王之谦眼下已经命令他送那姑娘去,自然不好推脱,只得低声地道:“宋姑娘,请。”

    那姑娘微微点了点头,坐在轿子里一路不曾做声。

    到了那宅子,王之谦竟仍旧没有要走的意思,拉着那姑娘说话。老秦想到今日夫人和老爷都在家中,不禁咳嗽了一声,提醒地道:“王大人今晚是否还有事情?”

    王之谦这才想起来母亲和父亲还在家中等着,连忙笑道:“看看我,只顾着和宋姑娘说话,竟然将家中的事情忘记了。那我今晚再来看宋姑娘。”

    宋芊芊微微笑着点头,道:“王公子慢走,若是因为芊芊耽误了正事,反而不好了。”

    王之谦呆呆地看着宋芊芊没说话,直到老秦又咳嗽了一声,王之谦方才惊醒似的下意识地行了个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会,不会。”

    说罢便带着老秦走了。

    宋芊芊站在有些破败的院子外静静地看着王之谦的马车走远,眼中翻滚着极其复杂的情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