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167章 前去取药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德全哭笑不得,只得应道:“是,都听四皇子的。「^追^^^首~发」”

    宇文乾方才笑了笑。

    德全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这叫什么事儿?上次陪着四皇子去的时候就被那个武夷八卦阵搞得差点没了性命,现在竟然还要去,岂不是自己找死么?

    只是四皇子明显是要管宋姑娘的事情管到底了。

    德全心中叹了口气,只好毕恭毕敬地道:“既然如此,德全明天便立刻去。”

    宇文乾含笑地道:“今晚我将那阵画了给你看。只是那阵是会变化的,你去了千万小心,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松鹤带你进去。”

    德全苦笑一声,道:“四皇子,您就别开玩笑了。”

    想起来那个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却对四皇子温柔体贴的松鹤,德全就觉得要哭出声来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宇文乾放下手中的笔,含笑地看了看外面的太阳,方才道:“你去吧,记得早些回来。”

    德全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若是岚风师父不在呢?”

    “那便让松鹤童子拿些药回来,顺便问问师父他老人家又云游去了哪里。”宇文乾毫不犹豫地说,“师父上次和溢香阁的老头儿一战,必然牵动了之前的伤口,想必不会去到哪里。”

    德全点了点头,垂下头道:“四皇子,我去了。”

    宇文乾看着德全垂头丧气的表情,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好痛,哥哥,芊芊真的好痛啊……”

    宋芊芊躺在床上不断地翻滚着,痛苦地叫出声来。宋文驿急得满头大汗,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在痛苦当中挣扎,半晌方才痛苦地叹了口气:“你这是图什么?好好地却非得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我…啊!我,我就是看不得她好过!”宋芊芊一边痛苦地翻滚,一面口中恶狠狠地诅咒着宋初,“我要让她不得好死,我要让她知道失去自己的一切是什么滋味!”

    宋文驿没有说话,只是倒了一碗水送到宋芊芊嘴边。

    宋芊芊扬起头一把将那碗水摔到一边,看着宋文驿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半晌方才咬着牙道:“哥哥。你是最疼我的,对不对?你看看,若不是因为宋初,芊芊也不会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你现在就去。给我把宋初杀掉!”

    “芊芊,你说什么?”宋文驿震惊地看着宋芊芊,“宋初现在有四皇子保护,我怎么可能会将她杀掉?芊芊,你刚刚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ww..co为什么现在……”

    “你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宋芊芊任由身上的汗水不断地落下,看着宋文驿的眼神像是要将他撕碎吃进肚子里一样:“娘死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爹爹为了那宋初竟然将我禁足,你又是什么感受?是的,你都不知道,你没有心!”

    宋文驿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他方才喃喃地道:“你若是这样想,我却也无话可说。只是那不仅仅是你的亲娘,却也是我的,难道我就不难过?”

    宋芊芊继续痛苦地翻滚着,没有说话。

    宋文驿坐在她床边静默了半晌,蓦地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起一个亮闪闪的东西便出去了,只剩下宋芊芊仍然在床上痛苦地躺着。

    当天夜里。

    “小姐,咱们眼下该怎么办?”银桃有些担心地说,“四皇子已经尽力在找了,只是找不到却又该怎么办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宋初淡淡地说,“若是找不到,咱们也不能就这样等死。”

    银桃仍然有些担心,却没再说什么。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别的,宋初拿出一个荷包道:“银桃,你将上面绣上两朵睡莲来。我准备拿给欢儿用。”

    银桃应了一声,正准备去接,却莫名觉得后背一阵冷风袭来,敏捷地回头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一个黑衣人扑向宋初。

    宋初眼疾手快地躲闪,随即银桃便和那人对了几招。那人虽然武功不强,但是力气却极大,银桃毕竟是个女子,对了几招之后便觉得不敌,准备喊叫的时候却听见那男子阴森森地道:“你若是喊叫,我便将身上的炸药引燃,即便是我死,也要拉着你们两个做垫背!”

    银桃吃了一惊,那男子口中含着一块变声石,必然是有备而来。她看了一眼宋初,生生地将准备喊出来的话咽了下去。

    屋子里空间狭小,银桃力气又小,很快地便有些气喘起来。

    那男子冷笑一声,上前更为用力,招招阴狠歹毒,竟像是非要将二人杀死在屋中方才罢休。

    若是还在之前的边关,此时想必德全和宇文乾已经发现异样并且赶来。只是眼下却是在龙城县,宇文乾他们尽管离这里很近,却也有一段距离。宋初眼见银桃快要不敌那个男子,脑子便飞快地转动了起来。

    口袋里还装着一个硬硬的东西,正是之前宇文乾送给她的西洋镜。

    “大胆贼人!”

    宋初看准了机会,狠狠地将那镜子扔了出去,宋文驿虽然武功不弱,却没想到不会武功的宋初竟然敢来这一出,倒是也被吓了一跳,顿时往后退了一步。

    “哗啦!”

    一个花瓶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宋文驿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晚上本来就静谧,花瓶碎裂的声音更是极大,说不得马上就要有人来了。

    “宋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有一个巡逻的士兵上前问道。

    宋初的房屋里静悄悄的没什么声音,轻微的打斗声音便显得十分明显。

    “什么声音?”

    那巡逻士兵抓了抓头发,好奇地往里面看了进去。

    这一看不打紧,竟然有一个男人站在里面,只是穿着夜行衣,隐隐约约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看不真切。

    “来人啊,宋姑娘房里进了贼人!”

    那巡逻兵倒也算是十分机灵,大吃一惊之后便迅速地喊叫了起来。

    而此时银桃也已经败下阵来,紧紧地捂着她的右胳膊,只觉得右胳膊渐渐地被血湿透,再也抬不起来。

    那男人显然听见了外面的喊叫,手便朝着自己的袖中伸去,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来。只是还没扔下,那已经重伤了的丫鬟却突然将宋初抱起,带着宋初便冲了出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响起,银桃和宋初同时倒在地上。

    银桃紧紧地闭着眼睛,眉毛皱得紧紧的,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一般。宋初回头的时候那黑衣人早已消失不见。

    “银桃,银桃!”

    宋初焦急地呼喊着,“快醒醒。”

    银桃只是勉强地睁开了一下眼睛,便重新闭上了。

    宋初这才发现银桃受伤的地方不仅仅是右胳膊,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伤口,甚至在后背还有一道极深的伤口,血液顺着后背缓缓地流了出来。

    宋初眼前一热,只觉得眼前景物都分外模糊起来。

    “银桃,走,我带你去包扎。”

    “初儿!”

    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宋初抬起头,看见宇文乾正一脸焦急地朝着她走来,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怎么样,要紧吗?”

    宋初缓缓摇了摇头,看向地上躺着的银桃。

    “我倒是没事,只是银桃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眼下还得赶快给她找一个能够包扎的地方才是。”

    宇文乾方才松了口气,一面命人将银桃送到军医帐篷里去,一面将宋初拉过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看到宋初的确没事,方才整个人放松了去多。

    宋初心中一阵暖流流过,宽慰地道:“我真的没事。只是那人身上竟然有火药炮弹,看来定然不是一般人。”

    “那人身材什么样子?”

    宇文乾沉吟了一下,细心地问道。

    “大概比你低一点点,身影倒是很熟悉,只是含了变声石,再加上特意将身材变了一下,倒是看不大出来。”宋初一面回忆一面说道。

    宇文乾微微皱了皱眉。

    “我现在要去给银桃包扎。”宋初一想到银桃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心便忍不住抽搐起来,“也不知道银桃怎么样了?”

    “我和你一起去。”

    宇文乾主动说道。

    欢儿已经给银桃的伤口大致清洗了一下,看见宋初走进来,不禁又红了眼圈儿。

    “宋姑娘,银桃这也太惨了。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何况右胳膊的骨头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恐怕以后想要拿剑还要多休息一段时间才行。”

    宋初闻言忧愁地叹了口气。

    宇文乾碍于女眷的原因倒是没有进来,正在外面安排人去搜查嫌疑犯。

    宋初拿了干净的纱布和药粉来给银桃包扎,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药粉刺激了伤口的关系,她竟然醒了过来。

    “小姐……”

    银桃模模糊糊地看着面前完好无损的宋初,发自内心地笑了笑:“小姐,你没事,真好。”

    宋初眼圈一红,连忙问道:“银桃,你觉得怎么样了?内脏有没有异常的疼痛?”

    银桃缓缓摇了摇头,方才说道:“我将那人的右手挑伤了一大块。若是小姐见到,定然是伤了您的那个人无疑。”

    宋初连忙点头,拿了水给银桃喝。

    银桃勉强喝了一口,便又沉沉睡去了。

    宋初有些心疼地看着昏睡当中的银桃,欢儿看见宇文乾进来便自动地退了出去。

    宇文乾看了一眼银桃身上的伤口,皱眉道:“没想到那人竟然下手这样狠毒。这样的刀法我倒是很少见,应该是特意掩盖了的。”

    宋初想到银桃刚刚说的话,便也说给宇文乾听了。宇文乾听罢沉思了一会儿,道:“我晓得了。这件事情你交给我便罢了,我会再派人注意安危,绝不会再出一点差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