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163章 战败消息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皇宫当中静悄悄的。免-费-首-发→

    那探子来到皇上的大殿前,大声道:“启禀皇上和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

    “让他进来。”冰冷的指甲在一张奏折上轻轻滑过,皇后曼声道。

    “是。”

    大殿的大门像是一扇厚重的历史一般被打开了,阳光照射进来,皇后不禁眯了眯眼睛。

    “什么事?”

    那探子没有说话,只是将那奏折奉上。

    皇后垂眼看了半晌,方才将那奏折轻轻合上,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轻微的变化:“伤亡大概多少人?”

    那探子想了想道:“三分之一。”

    “怎么会这样?”皇后反问,“对方只比我们的人数多出十几万,何况以拓跋将军和宇文乾的能耐来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大的伤亡。”

    那探子闻言气息有些不稳:“对方的伤亡人数比我们还多。只是我们倒是很有些想不通,东胤国只是一个临海的小国家罢了,怎么会有这样多的军队?”

    皇后沉吟不语,半晌方才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来日我会再派出十万大军,连带需要的粮草和草药,一同给四皇子送去。”

    那探子方才道:“多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

    皇后揉了揉眉心,看向躺在后面一动不动的那个人。

    你听到了吗?你的江山已经开始不稳了。若是多年前的你,又该怎么办?

    宋初却没想到拓跋玉会再次来。

    宋初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拓跋玉像是喝了点儿酒,身上散发着微微的酒精味道:“四皇子呢?”

    “宋初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心中升起极度的警戒来。

    军中不允许喝酒,拓跋玉怎么可能不知道?眼下他不仅喝酒不说,竟然还跑到了她的房间里,他想做什么?

    银桃紧张地看着拓跋玉,随时都准备出手。

    拓跋玉却突然笑了起来。

    “你不必这样紧张,我只是问你几句话而已,问完了我就走。”拓跋玉脸上显出有些痛苦的神色来,“若不是我实在想不通,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拓跋小将军请讲。”看来拓跋玉还是十分理智的,八成是因为喝了点儿酒,所以胆子大了一些而已,宋初便放下心来,让银桃请他进来。

    拓跋玉呆呆地看着宋初。

    “你今天很美。”

    宋初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的那只簪子,那时宇文乾专门买了送给她的。/边关实在没什么精美的东西,他能找到这样的簪子恐怕也是费了一番力气。

    “谢谢拓跋小将军,宋初有些不好意思了。”宋初虽然口中这样说,脸上的神情却是落落大方,甚至还有一丝甜蜜。

    拓跋玉看着宋初,竟然看痴了。半晌听见宋初咳嗽一声,才想起这次来的目的,有些失落地道:“这簪子是他送给你的吧。”

    宋初没有否认。

    拓跋玉只觉得口中发苦,嗓子分外疼痛,只得咳嗽了一声方才道:“我却不曾想到,你们竟然真的在一起了。”

    宋初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没错。”

    又有什么事情比得到亲口承认更加伤心的呢?拓跋玉苦笑一声,问道:“为什么是他,我也很喜欢你啊。”

    宋初却被这句话彻彻底底地惊呆了。

    她不是没有感觉到拓跋玉对自己的好意,只是她一直认为拓跋玉为人很好,况且可能还对自己有些好感,但是也仅此而已。谁知拓跋玉今天竟然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宋初咳嗽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拓跋玉却低下头,有些悲伤地道:“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好?宇文乾他只是地位比我高了一些罢了。可是你想要的东西,我也全都能给你,不是吗?”

    宋初摇了摇头。

    “小将军,不一样的。”

    拓跋玉迷茫地看着她。

    宋初含笑问道:“不知拓跋小将军平时最喜欢吃些什么?”

    拓跋玉像是不明白宋初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不禁皱眉,但是却不假思索地道:“我喜欢吃花蛤。”

    “可是深海鱼肉比花蛤更加难以捕捞,价格也更贵。”宋初笑笑,“我想让拓跋小将军吃深爱鱼肉,日后就不要再吃花蛤了。不知道小将军可愿意么?”

    拓跋玉果断地摇了摇头。

    “这怎么能一样呢?”拓跋玉果断地摇了摇头,“我喜欢吃花蛤,你给我深海鱼,这是什么道理?我不吃!”

    宋初微微一笑。

    “小将军,这不是一样的吗?我喜欢四皇子。即便您比四皇子要好,可是不是我所喜欢的,宋初一样也不会要的。”

    拓跋玉怔了怔。

    “可是人和吃的怎么能一样?”

    “但是都要找对自己所喜欢的才行啊。”宋初微微笑,“小将军来找我,不也是这个原因吗?”

    拓跋玉怔怔地看着宋初。

    “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告诉我,你是不喜欢我的。”拓跋玉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撑着墙脸上丝毫笑意都没有:“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些?”

    也好,让我没那么喜欢你啊。

    “可宋初也不晓得小将军心中是这样想的啊。”宋初笑笑,“宋初又不是小将军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您心中所想?”

    拓跋玉嘲弄地笑了笑。

    “说到底,究竟是我自作多情。”

    说罢也不去看宋初,径直离开了。

    银桃看了宋初一眼。

    “小姐,拓跋小将军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不管他,这些事情总是要让他自己想明白才行。”宋初淡淡地说,“我为了拓跋家族已经做了一次牺牲,不能再做第二次了。”

    “您何时为拓跋家族做了牺牲?”银桃不解地说。

    “是因为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件事,我才执意要上战场。”宋初笑着摸了摸银桃的头,并不指望银桃能够明白:“你只要知道,日后找夫君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的。要不然即便他对你再好,你也不会觉得开心。”

    银桃红了脸道:“小姐您又打趣我。”

    “没有。”银桃笑道,“我觉得德全就不错,你说呢?”

    “小姐!”银桃又羞又恼,一扭脸便回屋子里去了。宋初忍俊不禁地在院子里笑了半天,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在笑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宋初惊愕地看着宇文乾,“不是说了今晚让你好好休息吗?”

    宇文乾妆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没有佳人在侧,本皇子睡不着。”

    宋初狠狠地瞪了宇文乾一眼。他却笑出了声,“后天就要走了,这两天好好地看看你。”

    “你要去多久?”宋初有些惊愕地说,“不是只去几天就回来了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宇文乾笑得坏坏的,“何况是这么多天不见,对我来说可是好几年。”

    “贫嘴。”

    “对了,刚刚我看见拓跋玉在你门口?”宇文乾装作不经意地说道。

    宋初有心要气气宇文乾,故意说道:“是啊。拓跋小将军人很好,何况心思也周到,我倒是很欣赏他。”

    “你再说一遍?”

    宇文乾的语气陡然变得十分危险起来,“拓跋玉很好?比我还要好?”

    宋初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惊愕地道:“你怎么这样说话,难道拓跋小将军不好么?若是你俩比较起来的话,嗯……”

    宋初假装真的比较起二人谁更好来。眼见宇文乾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黑,宋初忍不住笑了起来:“傻子,骗你的,当然是你好啦。”

    宇文乾的脸色方才由阴转晴,磨着牙恶狠狠地道:“好啊,你敢骗我。”

    宋初哈哈笑出声来。

    “你刚刚是在吃醋?”

    “才没有,就是听你说他很好,我心里郁闷罢了。”宇文乾闷闷地将头扭到一边说道。

    “好啦。”宋初笑着哄他,“我家四皇子最好。”

    宇文乾转过头望着宋初笑,眼睛里像是藏着一弯月亮一样迷人。

    “我哪里好?”

    “这个…让我仔细想想。”宋初仔细地想了想,方才抬起头来笑道:“这个,真的没有找到,就是单纯地觉得你好罢了。”

    “再好好找找!”

    宇文乾几乎要咆哮起来了。

    东临海正躺在阴冷的房间里。

    “谁?”看见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闪了进来,东临海下意识地喝道。

    “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东临海却在瞬间面无血色。

    “舅舅?”

    大鹰王不回答,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搭上东临海的手腕,把了会儿脉,大鹰王有些危险地道:“没想到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也在体内攒了一丝内力,果然是我东临的侄女。”

    东临海苦笑一声。

    “舅舅把我关押在这样阴冷的地方,又废去的内力,若不辛辛苦苦攒出一些来,这样的寒冷如何能够抵挡?”

    “谁让你在这里学习怎么抵挡寒冷了?”大鹰王冷冷地看着她:“只要你答应了那件事,我便立刻把你放出来,保证像是以前一样对待你。”

    “不一样了,舅舅,回不去了。”东临海悲哀地看着他,想要坐起来,浑身却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又软软地躺倒了回去:“自从我知道了事实之后,就不一样了。与其活在一个虚幻世界里,我更愿意活在现实。”

    “这样说来,你是执意不去了。”大鹰王冷冷地说道。

    “还请舅舅放过侄女吧。”东临海终于流下了一滴悲哀的眼泪,“明知道我去了也没有好的结果,为什么一定要让侄女去呢?”

    “你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没有?”大鹰王极其冷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子,“就算是为了舅舅,去吧。”

    东临海沉默了一会儿,仍然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