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一百零三章 逃离囚笼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那御史家的大小姐自小受到的就是女戒上的教育,此时看到宋芊芊这样不知廉耻,不由得大吃一惊,怒道:“宋大小姐,莫非你不知道你家里出了什么事不成?家中有丧事,怎能穿红色衣服?”

    宋芊芊闻言自是不忿,“我想若是祖母知道,也会原谅我的。ww..co再说了。今天是太子殿下的宴会,你在这吵吵什么?莫非你御史竟然比太子还大些不成!”

    “够了!”一直没出声的太子突然说道。

    宋芊芊心中不由得一喜。虽然太子殿下有时候好像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在关键时刻自然是和她站在一起的。宋芊芊这样想着,看向御史家小姐的眼神当中就更多出了几分鄙视。

    “宋家小姐,本宫好像从来没有请你来。家中有白事是不能参加宴会的。我想你也不至于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吧?来人,给我送宋家大小姐回府!”

    太子的声音冷冷地在宋芊芊耳边响起,她不由得怔了怔,愣在了那里:为什么,为什么太子竟然要将她送回去?

    那御史家的小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真是不知廉耻!”

    王之谦的浓眉紧紧地皱了起来。他虽然也很惊讶,但是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几个侍卫上前简单地说了句:“小姐,得罪了!”便将宋芊芊架了出去。

    王之谦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便要跟了出去。

    王太傅压低了声音道:“你敢!今天你要是跟着那没廉耻的宋芊芊出了门,我和你娘的老脸都往哪里放?便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王之谦有些迟疑,他晓得自家爹娘活了一世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可是他也不能看着自己喜欢的宋芊芊就这样在别人面前饱受凌辱。迟疑的功夫宋芊芊已经被人拉扯着走远,一身红色的衣服显得分外讽刺。

    王之谦默默地看着宋芊芊的背影,心中微微有些酸涩。等他再过几个月拿了状元回来,一定要将宋芊芊娶回家,不让她再受到这样的屈辱!

    王太傅却很是知道王之谦在想什么,冷笑一声道:“你还没看清楚?那宋芊芊也只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罢了。要不然今天怎么会穿成这样前来赴宴?怎么值得你这样惦记!”

    “爹!”王之谦恼怒不已,压低声音道:“可我想宋姑娘一定是被人陷害的,不然怎么会这样没脑子,做出这种事来?”

    王太傅冷笑一声:“即便是被利用了,也说明她心中的确是想要攀上太子,不然怎么可能会被人利用?倒是你。不要被她的一副皮相迷惑了才是。”

    王之谦心中不忿,低着头没再说话。

    王太傅却知道自己家儿子一向是个脾气倔强的,只怕刚才自己说的话儿子没有放在心上。不由得狠狠地看了一眼王之谦,“你若是真要娶了她,我和你娘再没脸活在世上了!”

    宋芊芊被那几个侍卫半拖着离开了。

    “喂,你们放开我!”宋芊芊恶狠狠地看着那两个侍卫,“放开你们的脏爪子,就你们也配摸我的衣服!”

    另外一个侍卫却是新来的,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闻言不由得冷笑道:“我还以为宋家小姐是个什么样的天仙,却没想到原来只是一个眼皮浅薄、贪慕虚荣、没羞没臊的女人。今天当真是让我们长见识了!我等即便身份再低贱,也不会趁着自己的祖母和亲娘都死了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

    “你……你说谁呢!”宋芊芊心中猛地有种不好的预感,大声喝道。

    “我能够说谁?自然是你!”那侍卫冷笑地看着宋芊芊,“自己家亲娘才死了一天,恐怕尸骨未寒,你却做出这样的事来。若我是太子,干脆把你这种小姐一刀杀了得了,也省得每天恶心人!”

    “你、你胡说……”宋芊芊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

    “你说什么呢?现在她晕过去了,我们怎么办?”另外一个一直没出声的侍卫不由得出声责怪道。

    “这能关我什么事?”那侍卫不由得皱了皱眉,“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谁知道这宋家的大小姐不仅仅没廉耻,还不能说……”

    “行了行了,赶紧把她送回去才是正事。”另外一个侍卫不由得无奈地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心想这样的差事怎么就落到了自己头上呢?

    ……

    “快走快走,等会儿就来不及了!”

    向晴和若瑄跑得气喘吁吁,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向晴方才捏了捏包裹当中的东西:“四小姐好像没给咱们装什么东西呢。怎么轻飘飘的?”

    若瑄也好奇地将头伸了过来:“打开来看看。”

    向晴便将那包裹打了开来,有几支赤金的簪子“当啷”地掉在地上,若瑄连忙将那簪子拾了起来,小心地擦了擦。

    “好像没什么东西了……”向晴有些犹疑地说,“这簪子虽然贵重,可也不够咱们花销啊。”

    “好像还有两张纸。”若瑄的眼睛要比向晴的尖些,上前将那两张纸打了开来。

    “这,这……”若瑄的手都有些不稳了,“一张五亩地的地契,还有一个两进的宅子,足够咱们吃穿不愁了……”

    向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她们手中也攒了加起来有上百两银子,再加上这房契地契……就算不嫁人,两人生活一辈子也是足够的了。两人长久地沉默着,半晌若瑄突然跪了下来,朝着宋初院子的方向磕了几个头。

    向晴也有样学样地跪了下来,两人眼中全都是泪水。

    半晌若瑄才低声道:“快走吧,天黑之前我们还能赶得到小姐给我们安排的地方。”向晴重重地点了点头,马车快速地朝着陌生的方向驶去。

    再见了,那曾经的牢笼。

    宋芊芊半死不活地被拎回来的时候,全府早就乱成一团了。

    宋进贤几乎要气死,质问门口守着的两个侍卫:“大小姐呢?若是大小姐找不到了,小心你们两个人的狗头!”

    “这……”两个侍卫抖抖索索地要哭了出来,“大小姐将自己的衣服给被子套上,放在床上,我等都以为大小姐还在睡着,直到下午送饭的嬷嬷来了才发现,小姐不见了……”

    宋进贤只觉得头上的那根青筋隐隐作痛,看向那两个侍卫的眼神也更加不善:“你们给我去找大小姐回来,找不到的话就不用在府里呆着了。”

    那两个侍卫吓得浑身发抖地去了。谁知没有一分钟却又回来了,禀告道:“回、回老爷的话,大小姐找着了……”

    都找到了,怎么语气比没找到的时候还恐怖?宋进贤身边的小厮不理解地摇了摇头,看见两个衣着不凡的侍卫在向宋进贤行礼,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些什么。

    宋进贤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似乎比刚刚还要生气。他扶了扶额头,有些苦闷地和那几个侍卫说了什么,又命人给那几个侍卫拿了不少银子。

    宋进贤自然十分郁闷。没想到宋芊芊被关了几个月,十分胆大,竟然敢跑到了太子那里去。也不知宋芊芊究竟做了什么,那几个侍卫说话十分不客气,甚至还有一些讽刺的意思在里面,宋进贤下意识地看向那太子殿下的轿子里。

    宋芊芊正闭着眼睛躺在轿子里,坐着一个十分纷杂的梦。她梦见哥哥和母亲冲着自己微笑,母亲还做了新的衣服给她;她梦见宋初充满恶意地讽刺着她,她扬起手就给了宋初一巴掌,简直痛快极了;她还梦见母亲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

    “贱货!”

    一个愤怒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宋芊芊的脸上!

    宋芊芊一下子从梦里醒来,有些迷糊地看着宋进贤:“爹……”

    “住口,别叫我爹!”宋进贤愤怒地咆哮着,“我从来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你娘昨天死了,你今天就穿成了这个样子去太子殿下那里,现在全京城人都知道了!你和你那没了的娘一样,都是贱货,贱货!”

    宋芊芊一下子呆住了。

    难道说,梦里的都是真的,娘真的没了?

    “爹……”宋芊芊颤巍巍地朝着宋进贤伸出手,想要证明着一切都是假的,可惜迎接她的竟然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爹!”

    旁边的一个嬷嬷连忙上前道:“老爷,不如有什么事进去再说?这下人都看着呢……”

    宋进贤才恍然醒悟现在还在外面,即便是再愤怒也不由得暗中平息了一下怒火,冷冷地对着那婆子道:“给我把大小姐送到屋子里去,严加看守!”

    那婆子却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往轿子里看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了,即便是那婆子见过不少世面的,也是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些什么——“大、大小姐,您怎么这样子出去了?”

    宋芊芊像是一个破旧的布娃娃一样无神地被几个婆子抬进了屋子里。

    宋芊芊躺了半晌,方才回过一口气来:“来人,来人!”

    喊了半晌,一个婆子才慢悠悠地走到宋芊芊面前,丝毫没有恭敬的意思:“不知大小姐想做什么?”

    “向晴呢?若瑄呢!”宋芊芊的眼睛瞪得能够滴出血来,“让她们两个来见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