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二十六章 前去上香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转眼间已是宋初母亲忌日。ww..co宋初提前与宋进贤和大夫人做了说明,说是想去菩提寺为生母上香。宋进贤是一向不屑于管宋初的事的,淡淡地端起茶教导了几句,便同意了。大夫人也是一反常态,答应的极其痛快。

    反常即为妖。宋初淡淡地笑了笑,看来大夫人这次准备亲自出手了,她得做好准备才好。

    宋初和云晓正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宋初眼尖地看见一个纸团从窗边滚进来。因着云晓是背对着窗户的,因此并未看见,宋初便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她打发出去,小心地拾起地上的纸团。

    纸团上只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小心。”

    宋初不禁笑笑,这曹川看来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了。不过她早有对策,不怕大夫人如何暗中下手。

    第二日清早宋府的马车便早早地停在了宋府门口。穿着淡黄色裙子的女子带着一个小丫鬟慢慢地走上马车,马夫很快便驾着马车走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宋初方才穿着丫鬟样式的服装,单独从后门坐上另一辆马车。车夫是早已和宋初商量好的,看见宋初上车便“驾”地一声,鞭打着拉车的马跑了起来。

    走了半日,终于快要到菩提寺前的树林了,过了树林便是菩提寺,人多车多,大夫人定会选择在这之前下手,也就是这里了。眼前是一片较为荒芜的官道,久无人走,看起来几乎是要废弃了。

    “就在这里歇一歇吧。”马车里传出一个淡然的声音,车夫虽然觉得有些不合时宜,但也没说什么,慢慢让马放慢了脚步。

    前面果然走来一群人。有几个手中的凶器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眼神不善,看见前方的马车一愣,随即便恶狠狠地问道:“干什么的?”

    车夫吓得浑身发抖,却还没忘了宋初教他的话,磕磕巴巴地道:“回,回大爷的话,这里面是四皇子府里的丫鬟,今天告了假来烧香的。”

    一个男子面带凶相地“哼”了一声,转脸问另外一个一直没出声的男子:“大哥,要不要连这个也解决了?”

    那男子盯着轿子看了一会儿,声音沙哑地道:“不可惹事。”

    一群人便慢慢地从轿子前面走过。面带凶相的男子低声道:“大哥,要不要传个话,让寺后等着的那批也撤了?”

    男子摇摇头,“随他们去,咱们只管回去复命。”

    直到走得远一些了,面带凶相的男子有些疑惑地道:“大哥,你常说做事不可留一丝线索,怎的今日竟然放刚刚那两人走了?”

    男子从口中吐出一块石头,声音又恢复了正常:“能从皇子府里告假烧香,定然是有几分体面的,我不想节外生枝。何况那丫鬟并未露面看过我们,想来也是不想惹事,杀她实在没有那个必要。”

    这边的车夫还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宋初安静地坐在轿子里,听得那些人走得远了,这才道:“张叔,这实在太危险了,我也不想去烧香了,不如咱们原路返回吧。”

    车夫驾着轿子,没命一般往来的方向奔去。宋初坐在轿子里讥讽地一笑:大夫人为了杀她,真是下了血本,竟然在菩提寺后山还安排了一拨!

    走到另一个僻静的密集树林附近的时候,宋初怎地听见树林有奇异的“沙沙”响声,像是里面有好多人在走动。宋初心知不好,恐怕会遇见歹人,便略有急切地对车夫道:“快点,再快一点!”

    “呦,不知车上坐的是哪位呀?”车夫还来不及反应,树林之中就钻出几个男子来,带头的男子皮笑肉不笑地站在马车前面,挡住了两人的路。

    “回,大爷的话儿……老奴只是个拉车的,什么都不知道,大爷就饶了奴才一命吧……”车夫带着哭腔在地上“咚咚”磕头,殷红的鲜血顺着头皮缓缓流下来。

    “呸,谁在问你?”男子往地上啐了一口,面露不屑:“把后面的人和你的马车留下来,你可以滚了。”

    车夫能捡到一条命已经是不容易了,哪里还在乎宋初和那辆马车?赶紧答了声“是,”便急急地准备逃跑。

    “闭紧了你的嘴巴,听见没有?若让我知道你泄露一句,定然有你的好看。”其中一个男子狰狞地笑道,“想要小爷留着你的贱命,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车夫结结巴巴道:“知、知道了,小的什、什么都没看见……”

    “滚吧。”那几个男子哈哈大笑,冷冷地道。看着车夫屁滚尿流地离开,几个男子的眼中发出了贪婪的光芒。

    “不晓得马车里面的,是个小娘子,还是个男人?若是个男人,就先把财物交了,若是个小娘子的话……嘿嘿。”几个男人舔了舔嘴唇,眼中发出yin邪的光芒。

    “各位官人安好,小女子今日因祭祀生母而去往菩提寺烧香,府中众人皆知的。小女子树林中迷路,车夫逃逸。幸亏几位官人把我救了下来,府中必有重谢。”

    宋初只得从马车里走出来,朝着几个男人便是深深的行了个礼,不紧不慢地说道。

    几个男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淡定机智的说辞,况且听语气必然是大户人家,赏赐必然丰厚,不由得对视了一眼,都有一些意动。

    “莫要听她瞎说。且不论咱们是有命案在身的,轻易不能出面,何况这女人穿的是丫鬟的衣服,口气还这样的大,分明就是想糊弄咱们。若是咱们真的去了,说不定会被报官呢!”带头的男人咽了口唾液,挽起袖子道。

    “就是,这小娘子样貌不错,咱们好好享受一番再把她卖到窑子里去,大赚一笔!”另外一个男人笑道,“老子都多少天没碰过女人了,今天倒是给咱们送了个小美人儿来!”

    说着几个人便不怀好意地接近宋初。

    宋初暗暗握紧了手中的银簪子,只觉得手心里全部都是汗。现下不可能会有人来救她了,她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宋初往后退了一步,方才道:“众位官人怎能不信我说的话?我爹爹和当今刑部关系极好,若是众位按我说的做,爹爹为了报答你们,罪名定然能够洗清。今日我因着是自己出门,为着安全起见便换了丫鬟的衣服,并非故意欺骗你们。”

    “听她聒噪做什么?只管做咱们的。”带头的男子哈哈笑道,“莫非你们还怕了一个娘们儿,当日为着珠宝可是连杀五人,怎能败在一个娘们的几句话里?真是天大的笑话!”

    宋初心中一咯噔。这个案子她也有耳闻,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几个男子做的。看来这几个男子绝非普通的泼皮那么简单,是她失算了。

    难道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地?宋初心中苦笑。本以为重生一次,她定能反转命运,谁知今日竟然会栽在几个杀人犯的手里。

    “各位英雄好汉且慢,还请听小女子一言!”宋初慢慢地攥紧了手中的簪子,清晰地感觉到手在颤抖:“此处是是非之地,怎能久留?不瞒众官人说,小女子本来是要去上香的,无奈前方两公里处的那个树林发生了人命案子,两女均被杀死,歹徒还在附近并未离开。小女子害怕,因此半路便返回了。若是那批歹徒与众官人遇上,恐怕……”

    “小林,你跑得最快,前去看看。”带头的男子眯起眼睛看了看宋初,见宋初说的不似假话,便指了指身旁的一个男子说道。

    小林应了一声,果然飞奔一般的跑去了。不过片刻便回来道:“大哥,前面确实出了命案,一个小姐模样,一个丫鬟模样,身上被扒得精光,财物也没了,惨死在那里。我看血还是新鲜的,应该是刚刚发生的无疑。”

    大夫人果真心狠手辣!宋初在心里吃了一惊,默默为那丫鬟念起往生咒来。

    这件事总归是她设计让两个人上了她的马车,是她宋初对不起她俩。只是宋初如今自身难保,心中难免有几分凄凉。

    幸好没有带了云晓和玉珠出来。宋初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带头的男子看了看宋初,见她依旧镇定,心中暗暗觉得难得,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开口道:“走吧,去咱们老地方。”

    这里太过冷清,无人能够听得到她的求救。若是能够换个地方,说不得她便有机会逃出生天。宋初心中暗暗盘算着,端坐在马车里。

    竟然会有一天和一群大男人挤在一辆马车内,真是她再也想不到的。宋初暗暗苦笑,一路寻找着能够求救的机会。可惜一路上那几个男人都紧紧地看着她,她连动一下都困难,更匡论向马车外路过的人求救。

    宋初刚刚呆过的小树林里空空荡荡的,只有风声和鸟声传来。一个白衣男人皱起眉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我来晚了。”

    眼眸一转,那男子发现马车痕迹比刚刚明显了许多,脸上不禁露出沉思的神色,随即果断道:“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