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惜我如花似美眷 第二十三章 真相如何

时间:2018-10-22作者:梧桐树

    “你……”

    “好了!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见老夫人罕见地动了怒,宋芊芊识相地闭了嘴。/

    “宋初,你先说。”老夫人闭上眼睛喘了口气,拨动着手中的佛珠道。

    “回老夫人的话,初儿因当时正在做的粽子都是生的,一时半会不能煮熟。又恐怕姐姐急用,便命丫鬟玉珠到厨房去,让厨房的李妈妈送去了一份粽子。”宋初口齿清晰地说道。

    “把李妈妈叫来。”老夫人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眼皮也不抬,只淡淡地说道。

    大夫人眼皮再次跳了跳,她终于知道那不祥的预感从何而来了。府中的大厨房一直都是大夫人管教,若真是厨房里送去的粽子,她恐怕难逃罪责。

    李妈妈很快就来了,惶恐地跪下瑟瑟发抖。

    “我问你,你今日是不是往大小姐房中送去了一份粽子?”老夫人淡淡地问道,言语中充满威严。

    李妈妈早已得知了今天的事情,心中正是惶恐不已,只低着头不敢作声。

    “李妈妈,老夫人问你话,你如实回答便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必紧张。”大夫人的声音缓缓传来,李妈妈抬起头,刚好对上大夫人幽暗得像深潭一样的眼睛。

    李妈妈不禁打了个激灵,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若她实话实说,必定会被认定为是下毒谋害老爷的凶手,还不若直接否认,说不得老爷还会相信她的话。

    李妈妈便恭恭敬敬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直磕得额头上渗透出隐隐的血迹,方才声音颤抖地说道:“老夫人,老爷明鉴!今日并没有人来问老奴要粽子,老奴也未曾往大小姐屋子里了送过粽子。”

    宋进贤闻言,两眼如同利剑一般射向宋初,只恨不得现在就把宋初赶出府去。

    宋初淡漠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冷笑。

    “李妈妈,你也听到了大夫人是怎么说的。送了就是送了,缘何不敢承认呢?莫非是你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

    “四小姐,你休要血口喷人!”李妈妈厉声道,“老奴虽然蠢笨,但老爷毕竟是我的衣食父母,老奴万万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李妈妈一向忠心耿耿,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才不相信。”宋芊芊的话更加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老夫人看宋初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一丝怜悯。

    本想着这孩子是个伶俐懂事的,谁料到竟然会出了这样的事?她虽清楚这事必定不是宋初做的,但眼下为了给众人一个交代,只好委屈宋初了。

    “初儿,我原想着你是个懂事的,可谁料……唉,罢了,你去庵里静静心也好。”老夫人最终长长地叹了口气,慢慢地说道。

    宋芊芊忍不住露出愉悦的笑容。为了让宋初滚出宋府,她不惜服用了下在粽子里的泻药。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终于成功了,再也不用见到这让人恶心而又无比卑贱的庶女了。

    “李妈妈,你怎的能如此说!”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是厨房的圆儿,她因生得圆润讨喜便被大夫人派去了厨房干活,一向与李妈妈最是要好的。

    “今日下午你明明说是大小姐想吃粽子,丝毫不让我们插手,自己做了一大盘粽子亲手送到大小姐的房间去了。”圆儿丝毫不惧地看着李妈妈像是要吃人一般的双眼,径直走进来磕了个头,站起来说道。

    李妈妈机关算尽,再想不到一向最是听她话的圆儿竟会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气得几乎晕倒,只指着圆儿道:“你,你这贱婢,枉我平时那般疼你,你竟然合伙来冤枉我……”

    “李妈妈言重了。何来合伙,何来冤枉?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圆儿圆润的脸上再不复亲和的笑意,“李妈妈做粽子时有个习惯,喜欢把粽子叶子挽成花样儿的,别的人再没有这样的。老爷,小姐,不知我说的可对,吃到的粽子有没有奇异的花样儿呢?”

    宋进贤不禁愣了一下,他的确发现粽子上有奇异的花样。

    “冤枉啊!”李妈妈大呼冤枉,“这一定是别人仿着我的花样儿做的!”

    “李妈妈,你若说你未曾送粽子,那天下午你又在哪里呢?”圆儿睁着圆圆的眼睛,眼睛里全是恨意:“厨房的人全都可以作证,你那天下午的确是把粽子送进了大小姐的房间!”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宋进贤头痛不已,厉声喝道。

    “老爷,奴婢本来不愿来此揭穿李妈妈,奈何李妈妈欺人太甚,颠倒黑白,老爷明察秋毫,定能明白是谁在说谎。”圆儿脸上并不见丝毫惧色,只是坦荡地说道。

    “爹爹,我今天真的看见李妈妈往大小姐屋子里送了粽子。”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宋馨琪歪着头,有些不解地说道。

    “馨琪,莫要胡说,你晓得什么?定是看错了。”二姨娘恨不能捂住宋馨琪的嘴,只好打圆场道。

    “馨琪,来祖母这边,说说你看见了什么?等会给你做水果酪吃。”老夫人对宋馨琪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听到是她最喜欢的水果酪,宋馨琪完全把二姨娘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一溜小跑跑到老夫人身边:“奶奶,我看见李妈妈端了盘粽子急匆匆的走,便想问李妈妈要一个,可李妈妈说这是给大姐吃的,不能给我,便端到大姐房间去了。”

    宋馨琪说着,还委屈地撇了撇嘴,好像还在为那个没吃到嘴的粽子感到遗憾。

    二姨娘只恨刚刚没捂住了宋馨琪的嘴,尴尬地笑道:“老夫人,这孩子就是嘴馋罢了,没别的意思,兴许是记错了也说不定……”

    “不必再说了。”老夫人果断地站起来打断了二姨娘将要说的话,淡淡地道:“将李妈妈打五十大棍,送进官府里去。”

    “老夫人,老夫人!”李妈妈像发疯了一般朝着老夫人的方向爬去,涕泪横流道:“那粽子的确是老奴送去的不假,可是那粽子可是干干净净,并不曾放一点毒药,若老奴说谎,定叫老奴不得好死,五雷轰顶!”

    “拖出去,乱棍打死!”宋进贤大怒,朝着门口大声道。

    宋馨琪有些高兴地看了一眼宋初,似乎是在邀功一般。宋初有些哭笑不得,本来她还有后招,定能让大夫人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谁知却突然插出一个小小的插曲,打乱了她的计划。

    大夫人苦涩地上前道:“老夫人,老爷,这是我办事不利,未将厨房监管好,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情愿自罚月例三个月,抄一百份女戒。”

    宋进贤看了一眼低眉顺眼的大夫人,余光又看了一眼淡淡地站在一旁连眉梢都不曾动一下的宋初,只觉得越发堵心,腹部更是如同刀搅一般地疼痛起来,立刻便要上茅厕,便冷冷地“哼”了一声,站起来急急地拂袖而去。

    宋芊芊也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明白本来顺利的事情如何会变成这样。宋初那贱人竟然连头发丝都不曾掉了一根,母亲这边却是损兵又折将,元气大伤。

    当下宋芊芊便按捺不住,站起来怒道:“宋初,你莫要以为这样便可以把你做的事遮掩过去了!我绝不会饶了你,且看你能笑到几时!”

    “芊芊,住口!”大夫人厉声喝道,“你妹妹没有下药,是李妈妈做的,这件事已经查清楚了!你妹妹平时何等贤良淑惠,给咱们府中带来不少福气,万万不可这样说她!”

    大夫人真是好毒的心肠,一句话便让老夫人想起府中鸡犬不宁的所有事情来。宋初心中冷笑,不动声色地回道:“多谢大夫人夸奖,今日的事终让女儿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阴谋诡计总有失算的那一日。”

    宋芊芊不禁脸色更加难看,宋初这小蹄子,定是在讽刺她。但宋芊芊心知自己做错了事,也不敢惹怒正在气头上的大夫人,只好站起来敷衍地道了句“孙女告退”,便离去了。

    老夫人掀起眼皮看了眼脸色难看的媳妇和平静地立在那里的宋初,淡淡地道:“初丫头并没做错事情,反倒受了场责备,莫要觉得委屈才好。”顿了顿又道,“芊芊那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如今连礼仪都生疏起来,你也应该好好教导教导她才是。”

    大夫人垂着头应了句“是”,心中却不由得翻起惊涛骇浪。

    老夫人一向疼爱宋芊芊,何时曾将芊芊拿去和别的庶女做比较过?可见宋芊芊这次是真的让老夫人失望了。

    二姨娘何等精明,立刻便嗅到了话里话外的风向,笑着道:“可不是,初儿,你爹也是心中太过气愤,未免有些口不择言。你做女儿的莫要往心里去。”

    三姨娘看了二姨娘一眼,不明就里,但也符合着说了几句好听的,众人方散了。

    大夫人回到屋子里,一想到今日自己损兵折将,又让那蹄子大出风头,怒火便止不住的往上涌。又看见宋芊芊拿了自己新得的一只簪子在镜子前比划来比划去,不由得怒上心头,一把将簪子夺去摔在地上,喝道:“蠢到家的东西,一点不晓得上进!我为你的前程当真操碎了心,你却只晓得搔首弄姿,半点不肯为我分忧不说,连个小小的宋初你都拿不下,让你母亲没脸!”

    宋芊芊何时受过这种气,一时便哀哀哭个没完,心中更加恼怒宋初,只恨不得将宋初碎尸万段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