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爱卿如梦 第19章

时间:2018-10-21作者:污靓爷

    第19章

    张大奎走到教室后面,偷偷用废纸包着小石子扔了进去,直接砸中周一蒙的肩膀。

    “哎哟!”周一蒙痛呼一声,当他往石子扔来的方向看时,张大奎早就跑的没影了。

    周一蒙捡起砸中自己的石子,当发现上面的废纸还有废纸上的内容时,当即脸色大变。

    老婆文若娴可是周一蒙的命根子,要是李德柱把文若娴找过去,然后要对她做些什么的话,那自己不就被绿了!

    想到这里,周一蒙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冲到李德柱办公室把老婆救回来。

    可下一秒他就迟疑了,那可是校长啊,自己归人家管,要是过去后发现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该怎么办?

    迟疑了几秒,周一蒙最终还是朝着教师办公室方向跑去,还是按纸条上说的去找林嫣然。

    如果是林嫣然去的话,作为李德柱未来儿媳妇,李德柱当然不会生气。

    在张大奎的策划下,周一蒙去叫林嫣然到校长办公室看看。

    而此时此刻,李德柱也在校长办公室里烧水等着吃药。他一边烧水一边看着旁边的文若娴,眼里冒出淫光。

    “宝贝,这两天想我了没?”李德柱说着就要搂文若娴。

    谁知文若娴却往后一闪,反手指着办公桌上的万鞭宝说:“这是什么情况,你又换药了?”

    闻言李德柱有些尴尬,但还是咳嗽一声说:“没有,这就是上次拿回来的千鞭丸,他们改名了。”

    “切!你那点破事我还不知道!实话告诉你,待会你吃了要是能硬起来,那咱们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接着怎么来。”文若娴冷哼道。

    顿了顿她又说:“但如果你硬不起来,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以后你我之间的私下关系就一刀两断,谁也不准干涉谁!”

    李德柱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也猜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文若娴纯粹就是为了满足欲望才和自己待在一起的,如果自己满足不了她,那她绝对不会留下来。

    “没事的宝贝,相信我肯定能成功!”李德柱说着干脆也不烧水了,直接倒了一杯生水,打开万鞭宝吃了下去。

    万鞭宝果然比千鞭丸更厉害,才吃下去不到十秒钟李德柱就觉得浑身发热了。

    与此同时,他下面也开始有了反应,眼见着就要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同时门突然打开了,林嫣然也走了进来。

    看到未来儿媳妇进门,李德柱差点没跳起来。刚才文若娴进门时就想过待会如果李德柱不行,自己就赶紧离开和他撇清关系,所以她也没关门。

    “小林,你……你怎么来了!”李德柱大惊失色,匆忙间赶忙把万鞭宝收了起来,幸好没被林嫣然看到。

    “是这样的校长,刚才周老师说你有事找我,所以我就过来了。怎么,你没找我?”林嫣然疑惑道。

    闻言李德柱心里立刻对周一蒙破口大骂,没想到竟然是这小子把林嫣然找来的。

    不过他脸上还是勉强挤出笑容:“没有啊,我是找文老师过来,也许周老师听错了吧?”

    “这样啊,那我就赶紧回去了,还有不少作业要批改呢!”林嫣然先是疑惑的看了眼文若娴,然后就走了出去。

    周一蒙可是文若娴的老公,他能听错自己和文若娴的名字?

    等林嫣然走后,李德柱满脸阴沉:“周一蒙,这小子知道咱俩的事了?”

    文若娴也是非常震惊:“不可能,我一直都瞒着他。”

    “哼!这小子一贯的阴险,估摸着是发现什么了,所以才让林嫣然过来查看。幸好咱俩刚才没做什么,否则的话这事就瞒不住了!”李德柱满脸阴沉道。

    文若娴点点头:“我去看看,这会那废物应该在上课啊,他怎么知道的?”

    不知为何,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张大奎是知道自己过来的,难道他泄露给周一蒙了?

    但是转念一想她也觉得这不太可能,先不说周一蒙正在上课,按照规定张大奎根本不能过去打搅上课。

    就算周一蒙在办公室里,张大奎是个傻子,也没办法去通知他啊!

    文若娴走后,李德柱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赶忙用手抓了抓自己某个地方,毫无反应!

    他瞬间慌了,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马上就要起来的时候被吓到的缘故?

    想到这里他又吃了两颗万鞭宝,吃完坐在那里静等效果。一如既往的发热,只不过那个地方却是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李德柱瞬间懵逼了,他不是蠢人,当然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今以后,他李德柱恐怕吃什么都起不来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周一蒙!要不是周一蒙找林嫣然过来吓自己一跳,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德柱满脸阴沉,心中更是恨意滔天,他现在真想冲出去把周一蒙给宰了。

    不过他终究是老油条了,要对付周一蒙当然不会用那种低级的方式,他已经开始在思索该怎么才能让周一蒙真正的痛彻心扉!

    看到老婆文若娴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躲在附近的周一蒙才松了口气,重新跑回教室里继续上课。

    不过他心里的疑惑却是更重了,到底是谁给自己扔的字条?

    字条上的字迹他对照过了,和学校里任何一位老师的字迹都不同,而且又不像普通大老粗写的,那字写的很漂亮。

    张大奎从小学时候就喜欢练字,所以他虽然成绩不算太好,但是写的字却是不输给这些老师们。

    “难道是某个老师用左手写的?”周一蒙忍不住想。

    除了思考给自己扔纸条的人以外,周一蒙还在思考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究竟有没有被绿。

    这到底是文若娴第一次去李德柱办公室,还是去了不止一次了?

    各种念头充斥在心头,周一蒙也没心思再上课了,直接挥了挥手让学生们自习,自己则是坐到椅子上思索起来。

    此时张大奎正乐呵呵的和门卫大爷聊天,给周一蒙送了字条后他就来这里了,当然也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虽然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来。

    虽然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但至少李德柱这次没干到文若娴,这点就已经达到张大奎的目的了。

    自己搞过的女人,那就只能由自己继续搞,这是他现在的行事原则。

    就在这时,李德柱突然从学校里往这个方向走,而且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

    看到李德柱这神色,张大奎心中一喜,李德柱越是脸色难看,那就情势就对张大奎越是有利。

    “大奎,你过来!”走到近处,李德柱阴沉着脸把张大奎叫到一旁。

    看到他的脸这么黑,就连门卫大爷都没敢吭声,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再惹怒了李德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