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强婚蜜爱,老公么么哒 250酒醉菇

时间:2018-08-04作者:空心菜菜

    250酒醉菇

    一问啊,人家说着傅家老大的女朋友,是方家的姑娘。”

    就像是口干了似的,她喝了口咖啡:“我一寻思我们这个圈子有头有脸的方家,数来数去也就你们一家,我就以为,那个方家姑娘就是你来着!

    结果一打听,人家说不是,是一个叫做方子期的姑娘!你现在这一说,原来是你妹方子期,我就全都明白了。”

    “你明白啥呀,我现在都还没明白!”方晔华丧气得很。事情都漫山遍野地传开了,她这个当事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完全被蒙在鼓里,你说让她情何以堪?

    “你还不知道吧,其实这件事情,我可是个妥妥的知情人哦,我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听?”白清皖神秘地看着方晔华。

    “你知道什么事情?”方晔华瞪大了双眼。一个刚回国的人都知道那么多,这个事情的传播范围得有多广啊!方晔华快要绝望了。

    “因为,当时还有知情人和我说,这个方子期啊,其实是从姐姐手上把傅沛璟给抢到手的,换句话来说,这傅沛璟本来是她姐夫!”

    你说现在,我看到了你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白清皖看着方晔华摇头。

    方晔华快要崩溃:“怎么连这样的话都传开了吗?”她是想和傅沛璟发展没错,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对外界表过态啊,别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傅家的事情吧,本来就有万千双眼睛盯着呢,你说,稍有点风吹草动,哪里不是传得波澜壮阔的?再说了,你以为很保密的事情,难说有的人巴之不得赶紧传出去呢!怎么可能有不透风的墙!”白清皖撇嘴。

    方晔华想和傅沛璟发展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就家里的人晓得。方晔华不相信自己的亲哥哥和爸爸会出卖自己,那最容易嘴把不住关的,恐怕也就是方子期和她的妈妈安亦心了。

    而且,踩着她上位的话,对这母女俩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呀,所以,动机八成是这母女两串通了把消息透露给外面的!

    现在,白清皖的话中有话,让方晔华毫不犹豫地以为,就是方子期和安亦心把消息给走漏了的!方晔华越想越咬牙切齿。

    那白清皖就像是看不到她的不快一半,接着煽风点火,偏偏还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妹妹,也是遇到了你,知道是和你有关的事情,我气不过,才告诉你的,据说傅沛璟这人,是杀人都不见血的,你可是别把我给供出去,否则,我就要悲惨了,这家伙太狠了!”

    这信息量太大了,方晔华呆呆地,一时半晌消化不了有些撑。

    “晔华,我和你说,这个傅沛璟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他就算把你妹妹带到了他家人的面前,他自己还要封锁消息,对外都不说的!我也是和你交情好,不想你被蒙在鼓里,所以才告诉你的。你自己心里也有个谱,别发生了什么,到时候还回不过神来吃大亏!”那女的说完后,还做了个封嘴的神情,然后猛喝了一口咖啡。

    “不行,我要赶紧撤了,万一让傅家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我就会成为怀疑对象了!”白清皖说完后,就要火急火燎地告辞,就像是和她方晔华是来接头,一不小心就会事情败露被抓起来一样。

    方晔华起身送人:“不会,你放心好了,我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连累你!”她信誓旦旦地保证。

    等白清皖离开,方晔华要靠深呼吸才能抑制住自己摔东西的冲动!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的!?

    现在方子期和傅沛璟走得很近,两个人的事情,看样子圈子里的人知道了不少了!傅沛璟带着方子期去公众场合不说,还带回了傅家!光这条就让方晔华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当初傅沛璟先来找的是她,可他最后居然还选了那个小蹄子,你说那小蹄子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她母亲吃了方子期母亲的亏,她作为女儿,还要来吃对方女儿的亏!还有没有天理了!她可不乐意!她一定要找回场子来才行!

    方晔华真的是气得七窍生烟,她真的真的恼火透了,没想到事情这么不顺,什么人都能来骑在她的头上是不是?现在她这是怎么了!

    那方子期和傅沛璟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她都快要被气疯了!

    “方子期,我和你没完!”方晔华咬牙切齿地。虽然没说出口,不过内心里安亦心显然也是她的敌人了。

    方晔华所不知道的是,白清皖走出了咖啡店,慢悠悠地拐了个弯,四周看看没什么异常,这才朝大树下停着的一辆私家车走了过去。

    那辆车的玻璃全黑,根本看不见里面。白清皖拉开车门就走了进去。后座的人隐在黑暗中,白清皖兴高采烈地报告状况:“这个方晔华,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蠢,三言两语她就深信不疑了,还害我酝酿了半天,弄好了好几套说辞,结果,完全没有一点挑战性!”

    后座的人没吭声。不过车子倒是开动了。

    白清皖倒是想起个问题来了:“姐,你说我们让这么一个人去出头,她那智商,你确定会成事?”

    ——我是又回到岛上的分割线——

    方子期在餐桌之间穿梭着,尽量不去看那几个熟悉的身影。李子方、小辣条、酱汁鱼、顾励都来了。能确定他们都安全,方子期松了一口气。

    不过稍后那心就在嗓子眼里提着了,她相信胡春妮不可能叛变,那真有人收不住投降了,也就是在这四个人中。

    李子方虽然昨天是被对方做过特殊处理了,可是方子期算是识破了对方的意图,还是没法相信他会叛变,在内心里已经将他排除了。

    昨天见到的小辣条和酱汁鱼,都没有告发她,那现在,就剩下一个鼓励了。鼓励的嫌疑简直是第一大了好吗?

    今天鼓励和她碰面,会是什么个场景,那恐怕是最能说明问题了!

    只是事到如今,方子期只能赌一把了!要她再退回去藏起来,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尽职尽责地在桌子间送菜。

    那烤全羊,真的如同老胖说的一般,是外焦里嫩,入口即化,非常好吃。别问方子期为什么知道,查灵利用职务之便,在开炉后弄来不少在厨房里分吃了。她连带着沾光,也尝了鲜。

    方子期四处走动着,已经做好了要被告发的准备。

    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也许是要等宴会结束也说不准呢,或者老魏就误判了,他们的人中,就没有叛徒。方子期默默地想着各种可能性。

    她做着最坏的打算,也抱着最好的期望。

    因为有烤全羊,这一顿晚饭吃得特别热闹,后来方子期才知道,因为是络腮胡子也就是这岛上的老大山哥的生日,所以才有这么好的待遇。

    既然老大的生日,那喝酒是必须的了。每个餐桌都放了酒,只是并不多,想来也是有一定的警惕心的,不可能让大家都烂醉如泥,就算是老大的生日也如此。

    有酒有烤羊肉,就算还有别的菜,不过那气氛也就起来了。瞧大家伙都吃得很嗨,方子期反而躲到厨房去了。

    查灵老胖都叫她出去,她不肯。

    听着外面人声鼎沸,说实话,方子期的心里是忐忑的。

    可她还没忐忑多久,就有人进来了。

    “你叫小红?”来的人笑嘻嘻的,满脸善意。是个面露稚气的小伙子,不过五官很清秀,看起来还算帅气。

    方子期愣了愣,想起查灵介绍自己的时候,是给自己取了个“小红”的名字,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这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方子期想起来了,早上带头来帮抬包子笼子的时候,就是这个人。

    “你是本地人?”小伙子问。

    方子期点头。

    想来是知道她不会说话,这小伙子的问话都很有技巧,只需要她答“是”,或者“不是”,也算是很体贴的了。

    可是,方子期想起了查灵说的,要给她找男朋友的事情,眼前有忽然来了一个男的在面前,方子期那叫一个抗拒。

    她瑟缩在墙角里,什么话也不说了。

    厨房里被人给堵住了,外面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完全不知道啊!方子期可不敢确定,所有的人都会被那酒醉菇给放翻!如果那酒醉菇的效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的话,她要对付的何止是一个两个人那么简单啊!

    而且,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是不是这个男孩子,其实是被派来监视她的,而她的身份,其实早已暴露?!

    这么一想,方子期又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别紧张,我就是和你聊聊天,没什么恶意的。”那个小伙子看她那一副惶恐的样子,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虽然这样有些唐突,柯鸿昌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姑娘,那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他当时就没来由地心跳都不规则了,后来查灵说她还没有男朋友,他那叫一个狂喜啊!

    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如果他再不主动点,还有他的机会不?

    所以他才趁着方子期一人在厨房,而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进来找她说说话。

    方子期一听他这话,连连点头,似乎也不那么怕了。她甚至起身,舀了一碗汤给那小伙子喝。

    小伙子见她居然给自己吃的,也是有些意外,意外之后,还是有些高兴的,这姑娘这样的举止,是不是表示,对他也不反感?

    他喜滋滋地把那碗汤给喝了,感觉那汤味鲜美,实在是他来到这人世间喝到的最好喝的汤了!

    他叫柯鸿昌,今年刚好二十岁,一激动之下,那小伙子自顾自地开始“聊天”。把他的家庭情况都向方子期交代了个遍。

    方子期羞涩的表情是做得很到位的,不过她的内心很焦灼。怎么这个酒醉菇是一点奏效的意思都没有啊!照这个想法的话,她今天怕是别想救出她的同僚们了。

    虽然有一个送上门来的试验品,让她试试她做的汤到底有没有用。可是这么久了,显然一点用处也没有啊!

    那位柯鸿昌,话是越说越多了,逻辑清楚,口齿伶俐,哪里有一丝一毫酒醉的模样?

    方子期更加着急了。心里暗暗懊悔,自己真的不该这么冒险,启用一种自己根本不熟悉的东西!不知道这蘑菇的药性,也不知道它的奏效时间,居然就贸然采用,的确是太冒险了,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是要泡汤的节奏啊!

    柯鸿昌看着方子期那深思恍惚的样子,倒是更增加了几分让他难以自制的心动。

    “小红,不瞒你说,我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柯鸿昌终于还是没忍住,直接就开问了。

    方子期愣住,这位柯先生的表白,是属于民风彪悍呢,还是因为他已经有些醉意了,所以开始有失控的征兆了?

    否则,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连二十四小时都没有,就这么表白,那实在是有些超出常人所能做到的范围啊

    她警惕地盯着面前这位小伙子的神色,妄图从中看出一丝一毫异常的端倪来。

    可是,这些似乎都不足以让她下结论。人家的脸色潮红,完全可以理解为表白时候的激动,人家双目发亮,那也不能说他有醉酒的倾向,还完全可以说他是对她情深款款的表现!

    怎么看也看不出有酒醉的倾向啊!真是让她绝望啊!下了一剂猛药还不奏效不说,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表白者给堵在了厨房里,她这是犯的什么烂桃花啊!

    方子期已经打算放弃了,暗暗寻思着,实在不行,她就今天晚上趁着那位老大过生日,难说会有些松懈,那她就就着这个机会,能救出几个算几个了!

    就在这时候,那位刚对她表白了的柯鸿昌,晃了晃脑袋:“咦,我没喝酒啊,怎么感觉到有点晕啊!”

    方子期忽然觉得来了希望,紧张地看着他。

    那个柯鸿昌似乎也努力在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小红,你别晃来晃去的呀,我都看不清楚你了。”

    她?小红?晃来晃去?方子期自己就那么定定地站着啊!哪里晃了?

    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就松动了,差点就要笑了。

    那柯鸿昌百忙之中还不忘赞了句:“小小红,我,我,你,你,笑起来,好看。”

    瞧着光景,是有点醉的意思了。刚才还说他没喝酒,那只能说,他喝汤了!喝了她加了酒醉菇的汤!

    方子期的心里又充满了希望,紧张地关注着那位柯鸿昌接下来的动作。

    那位柯先生还真的不负他望,嘴里嘟哝着:“好困小红睡会”,然后人也慢慢地往地下滑。

    方子期赶紧地搭了把手,把他扶到就近的椅子坐下。那家伙还真就这么睡着了!

    艾玛,这就是酒醉菇的效果吗?让人睡了过去?方子期大喜,这效果杠杠的呀。

    她安置好那位柯同学,赶紧地就出厨房往外看。

    艾玛,这效果

    让方子期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才好。

    只见外面吃饭的那些人,真是人生百态啊,那模样就像是喝了不少似的。每个人都面红耳赤不说,还有的是直接趴下了。

    因为是和喝多了的症状很相似,就算是那些看起来还正常的,似乎也并不起疑。又或者他们也喝了,只是还没进入发作的状态而已,这都说不准。

    方子期火速回归到厨房,取了解药汤,也就是她多采了的那些植株熬出来的,为了让自己不那么一眼就让人看出与众不同,她还特地打了几碗药汤,其中还盛了些有酒醉菇的汤掺杂在其中,用托盘抬着往外面送。

    她观察着那些人的表现,顺带挨着桌子送汤,那些看起来很正常的,她就送上蘑菇汤帮他们一把。

    艾玛,真是杀敌三千,自伤八百啊。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吃了酒醉菇的症状,就连她的那几个战友都不例外。

    李子方眼神涣散。方子期果断把解药汤放在他面前,脚用力地碾了他的脚。

    在李子方吃惊的目光中,方子期瞪了李子方一眼,又看了那碗汤一眼。

    李子方还意识尚存,显然就回过神来了,赶紧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场上的状况有些混乱,大家都自顾不暇,没有人注意到两人之间那异常的举止。

    方子期如法炮制,也给了酱汁鱼和小辣条一人一碗汤。

    那两个倒霉孩子,一只手还是被手铐拷在椅子上,不过还认得方子期,也很顺从地喝了。

    顾励和李子方是一样的,是没有带任何束缚的。方子期其实是最怀疑顾励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顾励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家的事情,她也只有争取他了!

    她在顾励面前也放了一碗汤。其实,顾励估计就没怎么吃东西,所以,他其实是完全清醒的,见到了方子期的这番举止,他脸上的吃惊表情,让方子期立刻就明白,这家伙其实并没有吃了酒醉菇的症状。
小说推荐